第七十七章 走穴

    “你认识啊?”范小爷问。

    “不认识不认识。”褚青忙道。

    范小爷斜了他一眼,伸手就要掐,这家伙经常对某些陌生人表现出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偏偏还死不承认。

    “哎呀看看你。”褚青攥住她腕子,掏出手绢给她擦了擦油乎乎的手,捏着手指一根一根的很仔细,道:“喝茶的时候不能吃羊肉,来吃块槽子糕。”

    “我不爱吃。”

    “那听相声。”

    范小爷往台上瞄了瞄,一个跟猪头肉似的,一个戴着小眼镜,载歪个膀子,抱怨道:“有什么好听的啊?”

    褚青拽过她,搂在怀里蹭了蹭,笑道:“你现在不听,以后可就没这地儿买二十块钱的票了。”

    “来的人不少,头排都快坐到台上了,后边的……”那胖子调低话筒,说了句开场,然后手搭凉棚瞅了瞅,晃着脑袋道:“后边那二位,您跑这搞对象还是听相声来了,哎呀,考虑一下我这种身材的感受……”

    丫头看前排的纷纷回头,连忙从男朋友怀里坐回原位,又把口罩戴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位大伙都熟悉,张闻顺张先生……有认识我的有不认识我的,学生叫郭德刚,相声界一个小字辈。”

    老郭在台上开始贫,张老头稳稳的压住场,不时蹦出几句蔫了吧唧又恰到好处的捧词儿,从容淡定,平凡中大见功夫。

    褚青一直觉得这老头比于大妈要捧得瓷实,于大妈那叫卖萌,而且男团里面那些个人,也只有这老爷子才能压得住郭胖子。

    从98年后期开始,老郭的男团就不像头几年那么难了,仨人就要撑上一场,一天才挣十块钱。现在搁京城剧场茶楼这片,也有点小名,团队成员涨到了十来个人。不过还是勉强维持,每人每天能挣上二三十块钱,这就算不错的了。

    这货在哪巴拉巴拉的说,褚青听了一会觉着不太好笑,基本功倒是扎实,只是这会风格还没成型,大多在照搬段子,而且显得很刻意,远不如后来的自然顺畅。

    要说他见过那么多幼年期的明星,多是抱着一种路人的心态,但对老郭,是真挺喜欢。当然了,只是喜欢他的相声,至于这个人,也说不上好或坏,只能说太精,反正他是不太想打交道。

    与之相比,褚青更佩服的张闻顺,社里所谓的四老,张李刑王,说实话另外三个本事真心一般,还属张老爷子活儿最好(这词怎么这么怪),而且品性一流,可惜去得早,没见着真正辉煌的时候。

    他一偏头,小声叫过服务生,问:“你这有花篮没?”

    服务生明显一呆,过后才反应道:“有。”

    “多少钱一个?”

    “咱这都是按对卖,有二十一对的,四十一对的。”

    褚青稍想了想,道:“四十的,来五对。”

    服务生喜道:“您稍等,马上给您送上去。”

    五对,就是二百块钱,范小爷看得莫名其妙,但也没阻止,问:“你今儿这么舍得花钱,给那胖子的?”

    褚青笑道:“给那老爷子的。”又捏住她的手,问:“歇够了没,咱走吧?”

    范小爷正无聊要死,忙点点头,于是他起身结账,出了门,在门口回身一瞧,见匾上三个大字:广德楼。

    那边服务生把花篮送了上去,十个太多,摆不下,就摆了一半,然后在每个篮子上披个红缎子条,意思说,这是一对儿。

    老郭和张闻顺正说着,见了都特惊讶,嘴上没停,眼神都不自觉的往花篮上飘。

    像茶楼戏院,一般都有卖花篮的,等于观众给角儿们打赏,也有让返场再说一段的意思。比如褚青花了二百,这个钱就是演员和茶楼分成,有的还得给主持人分点。不过这些年传统曲艺都不吃香,市场萎靡,别说打赏,京城多少个老牌场子都亏黄了。

    说完了一段,老郭没走,对着话筒有点小激动,道:“谢谢这位朋友捧场,说实话,咱爷俩东跑西颠快三年了,头回收着这个……”

    一般这时候,恩客都会在场下挥手示意,并报以“这都不算啥”的微笑。结果老郭瞄了半天,都老实坐着,心里也纳闷,当下顾不得,跟张闻顺又说了个返场小段。

    等俩人下了场,服务生连忙把花篮撤下去,这可是得接着卖的。

    进到后台,老郭实在憋不住,就招过来经理,问:“谁送的花篮啊,您看着脸儿没?”

    “就你说人家来搞对象那二位。”

    …………

    这一个白天走了太多路,打车回到小区,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

    俩人在范小爷家楼下分别,她拎着两件羽绒服,一袋烧羊肉,以及一部手机,跑上了楼。自她老爸老妈来了之后,褚青就很少去她家了,总觉着很尴尬。

    回到自己家,懒得再做别的,就闷了一锅饭,就着羊肉吃。

    边吃边鼓捣那手机,先把女朋友和老贾的号存里,又想了想,别人都没啥印象,干脆找出电话本翻了翻。还有楼烨、赵微、刘晔、姜闻,顾常卫好像也有,但不知道号码。嗯,还有周公子,哪会总说想买个手机,也不晓得买没买。

    至于苏友鹏和林心茹,倒是有手机,不过那特么可是国际长途啊!

    然后,往下翻,又看到一个名字,是王瞳,本子上记着她的呼机号和出租房的座机号。

    褚青不由一怔,看着那两串数字发呆,这似乎是挺久远的事了。

    有些人,只有在你翻电话本的时候才会想起来,有的是没记住,有的是不愿意去想。直等你看到某个名字,才会发现,最初的那种感觉原来一直都在,并没有随着长时间的不见面而慢慢消失,只是散落在了心底。

    他忽然有种给她打电话的冲动,又生生忍住,就算打了,可说什么呢?

    你最近怎么样?

    你好不好?

    我很好……

    然后,无话可说。

    尤其他这个呼机还是当初王瞳送的,现在买了个手机就跟人家得瑟,这种行为太渣。

    他正愣神的功夫,就听门外哗啦哗啦钥匙声响,然后门被拉开,随口就问了一句:“你吃完饭了?”

    丫头没吭声,换好了拖鞋,站到他跟前。

    褚青看她脸上很不高兴的样子,还撅着嘴,拉过她的手坐在自己腿上,问:“咋了?”

    “我妈让我去外地演出。”

    “啥演出?”

    “就是走穴,说都联系好几个地方了,必须得去。”丫头道。

    这会正是过年之前,各地演出市场最火爆的时候,别说地级市,就一小县城你不办个晚会啥的都不好意思见人。国内有专门的一批人,负责牵线搭桥,联系演员和地点,简称中介,俗称穴头。

    她老爸老妈之前在胶东的公司,其实就有点演艺中介的意思,只是不那么露骨。这些人一般资源共享,互帮互助,人脉关系遍布全国。范小爷解约后,老妈就成了她经纪人,根本没接触过这种专业性的东西,还处在慢慢摸索阶段,接戏不接戏另说,起码先把眼前这份钱挣了。

    对于走穴,丫头没什么反感的,拿钱办事,还不用交税。她不开心的是,刚跟男朋友热乎几天,这又得分开。

    褚青对这事也没啥讨厌的,就是很好奇,以前老家县城也请过两回明星来给商场揭幕,可惜都过气的不能再过气了,一个是黄小娟,就是跟本山大叔演《相亲》那位,一个是汤震宗。

    “都去哪啊?”他问。

    “我也没记住,就南方的几个地方,明天上午就走。”

    一听时间这么赶,褚青也闹心了,搂着她腰道:“那得几号回来?”

    丫头把头埋在他肩膀上,闷闷道:“得十来天呢。”

    褚青咂巴了下嘴,道:“就是头过年才能回来呗。”

    范小爷抬起头,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妈肯定同意。”

    “人家专门请你去的,我跟着算怎么个事……”他顿了顿,没往下说。

    那是人老妈给自己女儿联系的工作,他真要死皮赖脸贴上去,丈母娘嘴上倒不能说什么,但心里肯定在吐槽,这小子真不拿自个当外人。

    “你就去个十来天,比拍戏强多了,乖,别撅嘴了啊。”褚青还得哄着女朋友,又转移话题道:“哎,那你是不还得唱歌啥的?”

    “嗯。”范小爷点点头,有些抓狂道:“明天晚上就有个晚会,我妈说你自己得撑四十分钟,我都疯了!”

    “他们晚会没安排么?”褚青奇道。

    “有倒是有,让我先唱歌,然后做游戏……哎呀!”她一提这个就脑袋疼,愁道:“我长这么大就没做过游戏。”

    褚青笑道:“反正你到那边态度得好好的,找你签名照相啥的,别不耐烦。跟人家说话小点声,有点礼貌,别像跟我似的……”

    “跟你咋啦?”范小爷吼道。

    “……”

    好吧,就是这样。

    “哎那你唱歌是真唱假唱?”褚青又问了个很感兴趣的事。

    “当然假唱了。”

    他诧异道:“你下午才到那边,晚上就演,那还有功夫录音么?”

    “录啥音啊,放的就是原唱,我嘎巴嘴就行,现场音响那么差,人那么多,谁管你那个。”

    许是家学渊源,丫头说得头头是道。

    褚青就感觉三观尽毁,这也行啊?假唱也就算了,这个所有人都知道,可你连放的录音都不是本人唱的,这这这,这钱也太特么好赚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