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孤单

    窗外阳光稀薄,天光冷淡,蓝底织花的帘子半掩着窗户,往卧室中透过了一丝微亮。

    褚青躺在床上,睁开眼,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闭上缓了会,却发现又有睡过去的意思。忙扭动了几下身子,伸长胳膊,抻了个大大的懒腰。

    下午睡觉,如果时间太长,醒来时就会觉得心情抑郁。特别是黄昏时候醒来,只感觉世界太灰暗,自己太没人爱,特想死。

    他每次醒来都很压抑,但还是睡,因为实在很无聊。

    晃晃悠悠的走到卫生间,放开冷水洗了把脸,还是很晕,索性拿盆接了水,把脑袋埋里面,这才感觉细胞活泛了点。

    范小爷走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中戏也放寒假了,门都进不去,因为要把地方腾出来给寒假培训班。郝容倒是借了他一本课堂笔记,但也不能抱天看啊。至于别的,看电视,写书法,练台词,都不是真正可以打发无聊的事情。

    因为这份无聊,不是缺个事,而是缺个人。

    呐呐,肯定又有人说,丫太没追求了……

    他京城的朋友是不少,但这会快过年,都有自己的一摊事忙,谁像他这么个没爹没娘没女朋友在身边的可怜虫?

    褚青买了手机后,就一一给人打电话,聊几句,问个好,拜个早年啥的,根本不用特意说,人家自然会把你的号码记着。

    他上辈子的朋友不多,每个都是真心实意的,平时再没时间聚,逢年过节也会特意打个电话神侃一通。

    这个习惯被很好的保留了下来,他可真干不来那种“亲爱的朋友们,我是褚青,这是我的新手机号,以后还要继续保持联系哦,么么哒!”

    呕……

    老贾这货回老家养伤去了,姜闻居然还在张家口打晃,那片子估计得拍到奥运会去。刘晔那孙子也放假回家了,还琢磨着要不要让他帮代购点吉林土特产啥的。

    还有楼烨,苦逼的继续在找资金,不过最近有点眉目,德国一个电影机构表示了扶持意向,正在商谈中。褚青顺便从他嘴里问到了周公子的消息,果然买手机了。

    周公子嗓子还是那么哑,接到他的电话十分十分的诧异,这姑娘刚在《绍兴师爷》里轧了个小角色后,现已经正式进驻《大明宫词》剧组。

    俩人很开心的唠叨了半天,就像在苏州河边晨聊那样,丝毫没有生疏感,一个扔出梗,另一个保准能接住,还能扔回去。这种默契,跟范小爷的默契不一样,一种走脑子,一种是走心。

    五点五十分,褚青骑着那辆破车出了门,今儿约好去程老头家吃饭的。

    小院里是萧索的冬景,老头种的那些花花草草枯黄一片,葫芦藤也没剩几片叶子,只有那套石桌椅还很结实。

    他刚进门,黄颖就迎了出来,穿着旧毛衣,个子好像又高了点,愈发的像根水葱。她妈妈身体好转,能下地干农活了,她也就放心,过年不打算再回去。

    夏天的时候,褚青曾带着范小爷来窜过门,两个姑娘距避暑山庄那次之后又相见,只不过其中一个已经变成了他的女朋友。从那以后,黄颖就极少再主动联系他,安安静静的上着学。

    老太太做了俩砂锅,一锅红烧肉干豆角,一锅炖河鱼,还有大豆腐,不拌酱,拌她自己腌的咸菜,吃的褚青舌头都打颤。

    “你小子,忒不地道,红了就不稀的搭理我们了是吧?”

    程老头端着一盅酒,咂吧咂吧嘴道,老太太不让他多喝,一顿一两,得小口小口的抿。

    褚青讪讪一笑,道:“我不真没功夫么,再说我算啥红,跟别人比差远了。”

    “哎!别跟别人比,到死你都比不过,得跟自己比,你一收废品的能到今天,这就是进步。”程老头习惯性的开始显呗他那点人生阅历。

    他们家人都听不得这个,老太太立马就瞪了他一眼,喝道:“闭嘴,吃饭!”说完,自己却转头问:“哎青子,你那还珠格格第二部什么时候能播啊?我等着看呢。”

    褚青汗道:“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得等台湾那边先播,完了才能轮到咱们。”

    “啧啧,赶紧收回来得了,看个电视都这么费劲。”老太太不满。

    “……”

    这家人都够彪悍的,他只好闷头吃饭。

    “褚青哥,我今年就准备考个会计证。”这时黄颖忽然说了一句。

    “那好啊,准备的咋样?”

    “挺简单的,我肯定能拿下来。”她的声音不大,却非常自信。

    这话可不像黄颖的风格,褚青微微惊讶,方才还没注意,这会看过去才发现,一段时间不见,这姑娘气质变化的太明显了。

    尤其那双眼睛,以前算是清澈柔美,但略显怯怯。现在则像剥了石头皮的美玉,闪动着一种透亮和明慧。

    他很高兴见到她这种变化。

    吃过饭已是八点,褚青婉拒了程老头下盘棋的邀请,骑上车匆匆赶了回去。

    …………

    范小爷最近真的很辛苦,不是在晚会上,就是在去晚会的路上。有时候一天要跑两个场子,中午演出完马上坐飞机到下一个地方,晚上接着演。

    都是南方的城市,闽粤居多,有的连二线都算不上,顶多是三线拔尖。但就这些小地方,也真把她惊着了,一个个太尼玛土豪了,花钱就跟吃饭似的。招待的也极为周到,豪华套房,大奔接送,演出费实打实的分毫不差,少的两三万,多则五六万,临走了还有土特产送。

    还珠首轮播完之后,其他的地方电视台也逐渐开始播,该剧的影响力也从最初某几座城市,慢慢扩散到全国。

    说实在的,丫头现在撑死也就是个三线出头二线不到的小明星,但架不住这些糖衣炮弹轮流猛攻,被捧的还真觉得自己有点名号了。

    “范小姐刚才唱的歌真是绕梁三日,来我敬你一杯。”

    “谢谢。”

    范小爷忍着不快,跟这个油腻腻的胖子喝了一杯。

    这顿饭吃了快俩小时,桌上的酒瓶都已经空了,老爸老妈去和那些个老板联络感情,她跟在后面敬完一圈酒后就回到座位。没坐一会,这胖子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往旁边一墩,死皮赖脸的搭话。

    丫头对他有印象,是本地一个挺有名的企业家,也是这次演出的赞助方之一。

    “不知范小姐芳龄?”胖子一派斯文的接着问。

    她微微皱眉,还是道:“十八。”

    “跟我女儿差不多嘛,那我拖大,就叫你兵兵了。”

    “呃,呵呵……”

    丫头在酒桌上的经验近乎为零,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只得干笑几声想蒙混过去。

    那胖子也笑道:“兵兵,你那部《还珠格格》我可是反复看了五遍。你说也怪了,里面我谁都不喜欢,就喜欢金锁。”

    范小爷一愣,问:“电视台都重播那么多回了?”

    喂喂丫头,你的关注点很奇葩好不好!

    “啊,买的VCD。”那胖子也略微尴尬,拽不下去了,直接上大白话,道:“不瞒你说,我最近打算成立一家影视公司,兵兵,我觉得你的实力和潜力,比什么赵微啊林心茹啊都要强。你要是跟我们签约,我一定力捧你……”

    说着,把那只毛茸茸的肥手搭在了她手背上。

    “嗞……”

    范小爷瞬间把手抽回来,汗毛都立起来了,俩大眼睛咕噜咕噜乱转,开始满桌子找作案工具。

    拿酒泼?酒瓶都空了,还得现启开。

    直接拎瓶子削?可万一把他打死咋办?

    ……

    范小爷本来是可以直接闪人的,但不坑丫一把,她心里不爽,合计了片刻,哎呀不管了!她悄悄抬起腿,偏了偏身,对准他的方位,角度稍稍往上,打算用最大的力气蹬翻桌子,然后起身就跑。

    “哎王总,您搁这呢,我找您半天!”

    还没等这脚踹出去,范爸爸就小跑着过来,手里拿杯啤酒,挡在女儿身前,笑道:“今天晚上您忙前忙后太辛苦了,来来我敬您一杯!”

    说着隐蔽的踢了下丫头,丫头撇撇嘴,自行闪人。

    看那胖子一脸不愉的跟老爸搭话……她特么更不爽,回到宾馆后还在抱怨。

    “我爸要是不过来,我就掀桌了!看他脸往哪放!”

    范妈妈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爸那个性子的人,为了你跟那胖子低眉顺眼的,你懂点事行不行?”

    “我怎么不懂事了?我就是不挣这钱,我也不愿意跟那种人打交道,也不愿意你俩受委屈。”范小爷撅嘴道。

    范爸爸在卫生间已经吐得不行了,范妈妈进去照看了一下,又出来,看女儿死倔死倔的一张小脸,难得没发脾气,而是叹了口气。

    那胖子别看生意在本市,但人脉极广,万一被惹恼了,发了狠,跟方方面面打好招呼,以后她就甭想再来这省演出了。

    这些个事,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小孩子也未必想不到,只是不愿意往坏的方面去考虑。

    她了解女儿,知道只是一时犯倔,事后自个也能想明白,就没再多说,摸了摸她的脸,看那一脸倦容,叹道:“行了,这么晚了,你去睡觉吧。”

    “哦!”

    范小爷闷闷的应道,转身出门,老妈又在后面喊:“别打太晚电话啊!”

    “知道啦!”

    最近每天晚上九点之后,褚青就不再出门。范小爷会在活动结束,或是酒宴散场后,用宾馆的电话跟他联系,因为不用自己掏钱……

    今天却晚了,十一点多了,家里那部座机才响起来。

    “那帮人太能闹了,死活都不散场。”丫头解释着原因。

    “哎听说那边人吃猫肉,你吃着没?”褚青八卦道。

    “猫肉倒没看着,哎呀!”丫头似不堪回首,道:“我就看有个砂锅,里面不知道啥东西,还挺好吃,吃完了人告诉我,这是蛇羹,呕……”

    褚青能想象她当时的表情,笑了几声,道:“你喝酒没?”

    “喝了一瓶多,我爸喝多了,回来吐了都。”

    “叔叔没事吧?”他关心道,知道范爸爸不太能喝酒。

    “嗯,没事,这会睡着了,就是我,我……”

    范小爷咬了下嘴唇,还是忍住没告诉他席间发生的事儿,不想让自己男朋友知道。

    “你,你,你要说啥?”褚青还笑道。

    “我想你了。”她忽地轻声道。

    “……我也想你了。”他沉默了几秒钟,也道。

    夜色阑珊,俩人一南一北,相隔数千里,从未觉得如此的思念彻骨,都轻不可闻的微微一叹。

    他们并不害怕孤单,怕就怕,尝过了不孤单的滋味儿之后,偏偏还得经历着离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