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三十万

    2月14号,也就是除夕的头一天,范小爷总算回到京城。

    再过几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这天当个节过。我们很嫌麻烦的,连过年都要过两次,元旦一次,春节一次,直到正月十五后才有种一年总算过去的感觉。

    大家都这么忙,何苦呢?所以一天的节日,是最受欢迎的了,可以调剂一下,又不至于太折腾。

    褚青没去机场接,在她家里准备了一桌子菜。范家三口明显都瘦了不少,偏偏还不显得干巴,每天都好吃好喝的,营养过剩,于是就形成一种很有油光的消瘦感,总之挺奇怪。

    吃过饭,老爸老妈回房补觉,这十几天就没踏踏实实睡过一宿。范小爷也累,不过还是跟了男朋友回他家。

    没什么互诉衷肠,甜言蜜语,丫头就是踮起脚亲了亲他,然后晃晃悠悠栽倒在床上,死也不想动弹。

    褚青家的床是那种老式的双人铁床,俩人躺上去有些嘎吱嘎吱响,还不至于塌。

    她倦得话都不想多说,趴在他怀里微闭着眼,随时都能睡过去。这段日子算把她折腾崩溃了,见了各式各样的奇葩和操蛋事,就是个糟心。

    褚青舍出去半拉身子任由她抱着,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不像以前的顺滑,毛扎扎的蹭着手心。

    “明天就三十了,啥也没准备呢。”躺了一会,范小爷迷迷瞪瞪的来了一句。

    “我都买了。”

    “买啥了?”

    “吃的用的贴的,都有。”

    “哦。”丫头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说话气息很微弱。

    褚青笑道:“行了,别吱声了,睡吧。”

    “嗯……”

    时钟滴滴答答的转着,下午刚过,傍晚不到,不上不下的一个时间,窗外也是不明不暗的天色。

    他保持着一个姿势,动都不敢动,脑袋里空空的,感受着喷在下巴上的温热,慢慢也有了困意,合上了眼睛。

    他睡的很不稳当,明明已经陷入黑暗的识海,偏偏还能感觉到一点外界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一丝细微的呼吸凑过来,脸上还搭着几缕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不停的扫来扫去,弄得他很痒,不由晃了晃脑袋。

    范小爷抬起头,正对上他睁开的眼睛,笑道:“你怎么也睡着啦?”

    他含糊不清的问:“你干嘛呢?”

    “我在非礼你呀。”

    她拱了拱屁股,笑道:“你现在就是我的人了!”

    褚青歪了下脖子,简直无语,随即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缓了几秒钟又睁开,这才清醒了点,右手搭在她背上。

    大冬天的,她起码穿了三件衣服,显得鼓鼓囊囊的。

    褚青笑道:“睡饱了?”

    “嘻嘻!”

    范小爷贼兮兮的笑了一声。

    “犯病啊?”褚青揉了揉她的头。

    “哎,你知道我这一趟挣了多少钱么?”丫头问。

    “我上哪知道去。”

    她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睛上方晃了晃。

    “三万?”

    “有点出息行不行?”丫头咬了下他脖子,得意道:“三十万。”

    褚青的手一顿,捧起她的小脸,夸张道:“哇!小富婆啊!”

    “哎呀太假了!”

    范小爷撇撇嘴,扒拉开他的手,表情十分不满。

    褚青笑着亲了亲她,问:“你妈都给你了?”

    一听这个,她小脸立马就垮了,道:“给了我十万,剩下的说帮我存着。”

    好吧,全天下的爹妈都会这招……

    “反正这钱也是还他们的,就没想到能这么快。”丫头笑问:“你现在有多少了?”

    褚青想了想,加上《鬼子来了》的三万块钱,道:“也有十二万了。”

    “我加上以前的,手里有不到二十万,还有你的……”范小爷一本正经的算数,忽道:“咱俩买个房子吧!”

    …………

    丫头说的,是小孩话,就算她很认真的在说,褚青也没往心里去。

    首先,这房子或是他买,或是她买,房本上只写一个人的名,都好说。但如果俩人一起拿钱,就算褚青忽然脑残了觉着挺好,她爸爸妈妈也肯定不会同意。

    一个二十三,一个十八,人家老爸老妈只是觉着他人不错,才同意跟自己女儿处对象看看。怎么还没咋着呢,就要买房子结婚了?

    还有,即便是买房子,那也是她爸妈买,轮不到她这么个小屁孩。再说了,买了房子她自己住?不还是得跟家里人一起住么。总不能,她一个小姑娘颠颠儿的跟男朋友去同*居,把爸妈扔一边。

    所以,褚青就担心一点,那老两口根本就是在这定居的意思,京城的房价现在也不过几千块钱,跟大白菜一样。范家完全可以在三环里买套相当像样的房子,真到那时候,人家把闺女带走了,留丫一人还在这租房子……

    想想就跪了好么?

    这些话,还不能跟范小爷说,那就真太恶心了。

    转天到了大年三十儿,所谓的年货早不像以前的复杂,褚青主要就是买食材和酒水,然后就是春联,虽然是租的房子,贴着也喜庆。

    她老爸老妈是实在折腾不起了,才留在京城过年。胶东那边的亲戚倒多,丫头还有个姥爷,以及一帮子姨和舅舅,但除了跟老头好,其他人关系都挺一般。

    范妈妈留下来,主要是还有一部戏的邀约,得及时谈一谈,她为了女儿,可真是拼了。

    褚青没留下吃年夜饭,身份太尴尬,只是下午的时候四口人吃了一顿,然后他就回到自个家。

    没让女朋友跟着,一年到头好好陪陪爸妈。

    到了晚上,他靠在床头,看着春晚,不时无聊的笑几声。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很响,听不太清电视里的声音,也懒得调大。

    “叮铃铃!”比鞭炮还吵的电话蹦了起来。

    “喂?”

    “你干嘛呢?”女朋友元气十足的声音传过来,嘴里似乎还在嚼着东西。

    “看电视呗,还能干啥。”

    “哟!说的这么可怜,要不我过去陪你呀?”

    “得了,你陪陪你爸妈吧。”

    “我妈给你包的饺子吃了没?”

    “刚吃完。”

    “真乖,行了不跟你说啦,明天你得第一个给我拜年啊!亲一个!”

    挂了电话,褚青笑了笑,去年她可是连电话都不敢给自己打,现在却能在老妈眼皮底下大方方的说亲一个。

    外面安静了些,电视里正演着陈小二最后的一个春晚小品《王爷与邮差》。

    “启禀王爷,这是哪儿?”

    “万国运动场!”

    “我问你,您干什么来了?”

    “这不是跟洋人比赛跑腿儿吗?”

    “错了!咱们奉太后老佛爷的旨意到这玩玩儿。”

    “玩玩儿,咱是公费旅游来了!”

    “咱们是跟洋人玩玩儿。”

    “跟洋人玩,谁玩谁啊,是洋人玩我还是我玩洋人啊?”

    “这不废话,你能玩过洋人嘛?”

    “您的意思是要洋人玩我啊,姥姥!”

    “什么?”

    “我的意思是好啊!”

    ……

    褚青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心里乱糟糟的。

    他发现自己陷入一个很不妙的境地,那个陪他过第一个除夕夜的人,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更可怕的是,大概以后每年的这天也不会忘。

    犹豫再三,还是拿起电话呼了下她。

    “嘟嘟嘟嘟……”

    听着一连串的等待音,他心里不禁后悔,想挂掉,手却偏偏不听使唤。

    正纠结间,话筒里哔的一声,有人接听。

    “喂?哪位?”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姐,我。”

    “……”

    那边听了,忽然沉默了片刻,才笑道:“哟!你现在都成腕儿了,还记着我这么大岁数的女人呢?”

    褚青尴尬道:“姐,你别埋汰我了!我这不是,不是……”

    “哎,行了行了,你那点小心思就别显呗了!”她笑道。

    话说他和王瞳一开始还通过几回电话,后来就少了,现在差不多半年都没联系了。在范小爷面前,自己还能有点主动,可在她跟前,完全被秒,渣都不剩。

    比如他这会刚想接着问,就听王瞳笑道:“你可千万别问我最近怎么样,我可不爱听,忒假,咱俩不兴那个。”

    一下就把他顶回去了,只得道:“那你拍啥新戏没?我好看看。”

    “去年就拍了部《达摩传奇》。”

    “吕梁伟那个《达摩传奇》?”褚青忙问。

    “对,哎你知道啊?”

    “……”

    他汗都下来了,自己巴巴跑了三百公里去探过班,能不知道么!

    “啊,听说过,你演的哪个单元?”

    “第一个。”

    还好,范小爷是第六个,不然看她俩演对手戏肯定特别扭。

    “不过我那部《扁担姑娘》倒是通过审查了,五月份还得去趟戛纳。”她话一转,笑道:“你答应我那柏林影*帝可还没影儿呢!老爷们说话得算数,什么时候拿一个回来?”

    “这我说的不算啊。”

    “怎么不算啊,你丫就一癞皮狗,不踹不走。”王瞳笑骂一声,顿了顿,又问:“你跟你那小女朋友挺好的?”

    “呃,挺好的。”褚青很意外她会问这个。

    “挺好的就行,好好对人家!行了,我得包饺子去了,先挂了啊!”

    “哎……”

    “嘟嘟……”

    褚青拿着话筒发呆,说了半天,她在京城还是在老家,她最近好不好,自己一概不知。

    已近午夜,正是接神的时候,楼群里的鞭炮声又响了起来。

    去年此时,也是这两个女人给了自己唯二的问候,只是一年光景过去,变了太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