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没羞没臊

    唱歌跑调,这是硬伤,没办法,吃药都不好使。

    褚青长这么大,就给范小爷唱了那么一次生日歌,可人家那是相亲相爱的女朋友,才不会嫌弃。

    这个群体最可怕的不是跑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跑调,从自个嗓子眼里喊出来再传进自个耳朵里,反正都挺好听的。

    梦季调*教无果后,只得放弃,后期用配音解决。

    喜剧片是个很特殊的类型,有的人天生适合,有的人天生就演不了,比如明叔……但好的演员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搞笑风格。

    就像梁佳辉,在九二黑玫瑰里,那种贱到骨子里的骚劲,谁也模仿不来。

    这第一场戏,褚青给梦季的感觉,就是像拍正剧一样的拍喜剧,不似孙星那般手到拈来,显得过于用力,好在效果还是很逗比的。

    其实不只是他,剧组这帮人,本身性格和角色性格反差都特大,上了戏和下了戏,瞬间变身,给工作人员整的都非常惊悚。

    徐铮憋着嗓子摇头卖萌,小桃红眼泪汪汪的装琼遥剧女主,这些都能接受,唯独陈鸿,就别扭了点。

    嫦娥这种极度自恋的中二病,得是万人迷那样的逗比小姐才能HOLD住,陈鸿美貌是够了,但太过端正,没有丝毫笑点。好似周星星点的秋香,美则美矣,就是跟全片的风格压根不搭调。

    褚青演的吴刚,跟她的对手戏最多,俩人差了八岁,要没羞没臊的谈情说爱,好在一个显老,一个化上妆也面嫩,倒也合拍。

    “这玩意靠谱么?”他心里抽抽的问。

    “没问题,保证安全。”特效人员把一个小机关绑在他的袖子里,手心里连着个开关,轻轻一按,就会从袖子里喷出一股白烟来。

    这场戏拍的是,乌天师装神弄鬼忽悠百姓求雨,看着嫦娥美貌,就劫持到庙里,然后吴刚赶过来救美。

    “放开我,放开我。”被下了蒙汗药的陈鸿,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

    乌天师一脸犯贱道:“小乖乖,你真是个美人。”

    他一边哆哆嗦嗦摸着美人的手,一边笑道:“嘿嘿,要不要尝尝我亲嘴的味道?”

    “……”

    再过一年,这句话会被广告商抄去,捧出了一个叫高媛媛的女生。仅凭这点,这剧就算是功德无量。

    “你滚开!”陈鸿骂道。

    乌天师一扯她衣服,露出半个骨感匀称的膀子,道:“你不要挣扎,你越挣扎我会越兴奋的!”

    褚青坐在边上看这货装淫贼,蛋疼无比,心里特佩服编剧,绝逼有生活体验啊,不然能写得出这么接地气的台词?

    然后镜头一晃,钉在他脸上。话说救美人的英雄登场时总会有这么个大特写,甭管是卖羊肉串的楚留香,还是道明寺附体的八阿哥,连角度都一样。

    这大概是褚青拍过最彪的一次打戏了,只需要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交叉,幻想自己手指头上冒着绿光,然后就那么一指,就那么一指……乌天师“哇”的一声就飞出去了,飞出去了……

    不然怎么说,那些个演员乐意拍神怪剧呢?省事啊!

    “你知不知道得罪我乌天师会死的很惨!”这货爬起来放了句嘴炮,然后小嘴一张,喷出一条火龙。

    就看俩工作人员拿着根木头,前半截已经烧脆了,直直往褚青那边冲过去,旁边的轨道车上架着摄影机急忙跟进,这得拍出那种飒飒烈火法力无边的敢脚,才能给主角英明神武的打脸行为做好铺垫。

    即便没人追究,为毛一条火龙从嘴里出来后就变成了一截木头?

    褚青抬起右手,一按机关,从袖子里喷出一股呛人的白烟。那木头的裂缝中缠着许多细铁丝,早就烧脆了,两边人再这么一拉,瞬间四分五裂,就像炸开了一样。

    “嫦娥,吴刚来迟,让你受惊了。”褚青走到蜷成一团的陈鸿跟前,一拱手。

    “你怎么也来人间了?”她惊慌未定。

    “你不要问这么多了,我能为你尽点微薄之力,常伴你左右,就是我吴刚今生最大的幸福。”他故作斯文。

    一个要送,一个不肯,陈鸿挣扎着起身,晃晃走了几步,身子一歪就软在他怀里。

    褚青露出一种“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表情,无奈又宠溺道:“你看你,药力还没散去,还是我送你吧。”

    说着一探身,把她横抱了起来,走到门口。

    “好!过!”

    梦季大声喊道,表情轻松,现场人员也都一脸的无压力。

    他们不大清楚另一组的拍摄情况,只晓得自己这组真是幸福无边,演员脾气好,戏更好,极少出错,进度是嗖嗖的快。

    褚青轻轻放下陈鸿,瞅了她一眼,手指了指头发。

    陈鸿会意,伸手拂掉鬓边蹭上的一根稻草,忽笑道:“我挺沉的吧?”

    “不沉,特轻。”褚青实话实说,刚才抱她的时候感觉跟抱团棉花似的,又道:“你太瘦了。”

    他说完,似忽然想到什么事,张了张嘴,但没出口。

    “怎么了?”她问。

    “没事没事。”他赶紧摇头。

    “快说,别费劲!”陈鸿斜了他一眼。

    褚青只好支吾道:“呃,我是想问,你这么瘦怎么演唐朝公主啊?”

    “谁告诉你唐朝公主都是胖子了?”陈鸿又好气又好笑。

    “嗯,对对。”他打着哈哈,心虚不已。

    其实还有一句他没敢说:虽然那公主叫太平……

    …………

    “哎哟!”

    褚青一进化妆间,就捂脸往外闪,浮夸的叫道:“我啥也没看见,你俩继续。”

    “行了别装了!”小桃红笑道,大大方方的,她正拿着一盒蛋炒饭,一口一口的喂徐铮吃。

    徐铮这会还很瘦弱,演猪八戒需要他胖嘟嘟的,所以每天都得在脸两边贴满胶泥,显得圆润些。胶泥糊着脸很紧,这东西没干透之前不能张大嘴,不然就容易掉。

    就因为这,他早上不吃饭都快成习惯了。小桃红别看跟傻大姐似的,心地可好,常去外面买来吃的喂他。

    见他进来,徐铮微微点头示意,很不好意思,比不得小桃红敞亮。

    褚青坐在椅子上,暗自撇嘴,勾搭的倒快,这对奸夫淫妇。

    之前他和徐铮俩人分别跟陈鸿搭戏,基本见不着面,直到两天前,才算正式拍了场对手戏。

    他跟小桃红的话还要多些,因为这姑娘太讨人喜欢了,瞅着她就跟过年似的。徐铮性子很闷,和他同种属性,这就出现了两个男人之间没啥交集,但跟那个姑娘都聊得挺欢的诡异场面。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二男争妻的狗血戏码。

    徐铮不擅表达,心里对褚青印象却不错。他们的表演方式很像,都是一本正经的在搞笑,虽然没面对面交流过,但搭手的时候就能感觉出来,那是种特虔诚的态度,对戏,对角色。

    说起角色,他对吴刚这个人物的理解,最让徐铮感兴趣。

    在戏里搭手时,褚青看向陈鸿的眼神,说他贱,说他痴,甚至说他恶心,都行,但唯独没有吴刚最该有的一种眼神,色。

    这叫徐铮很期待,期待他能演出怎样的一段好戏。

    嫦娥奉命下界,来找后羿转世的二牛,好把多出的太阳射下来。二牛是个烙饼的,转世了几千年,早忘了嫦娥偷他药的事儿,不然还不得掐死她!

    嫦娥嫌这人又蠢又窝囊,在饼店过的很不开心,就去找吴刚。

    吴刚给她讲笑话,带她去捉蜻蜓,坐着马车游山玩水,她被热的病倒,马上找来猪八戒男扮女装的丫鬟,专门给她扇风,可以说费尽心力。

    “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在一家酒馆里,褚青和陈鸿对面而坐,徐铮穿着大红衣裳,脸上浓妆,梳着丫鬟头,惨不忍睹的站在旁边扇风。

    “还可以吧。”陈鸿懒懒的喝了杯酒,她这几天真的很开心,却不踏实,总觉得这种开心很虚浮,随时都会消失。

    褚青捻着袖子给她倒酒,笑道:“这里虽然比不得天上繁荣富贵,可这里自由自在逍遥快活。”

    陈鸿看了看他,偏过头,纠结道:“可最近天上总是有两个太阳,弄得人间很多疾苦。”

    褚青不以为然道:“哎,你管什么人间疾苦呢?只要我们有吃有喝有乐有玩,不是神仙也胜似神仙。”

    陈鸿笑了笑,扭头问徐铮:“小戒,你说是天上好呢,还是人间好?”

    徐铮蹲下身,装傻卖萌道:“天上嘛,我看也不过如此,毛毛雨,一般般。”

    “呵……”

    褚青轻嗤一声,细长的手指拈着酒杯,眼里透着几分醉意,笑问:“小丫头,我问你,一个是天上的神仙,但他没有自由,一个是地上的凡人,可他落得个逍遥自在。你选哪个?”

    这个神态,让对面那俩人都是暗暗一怔,你台词没说错,可你那份落寞是怎么回事?剧本里可没写这出。

    徐铮眨眨眼,接了过去,声音放低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只是个小丫头,我不是神仙,也没有自由。”说着还扯出丝苦笑,道:“我只会扇扇子。”

    “你错了!”

    褚青看了他一眼,转头直视着陈鸿,道:“幸福是靠每个人自己去争取的!”

    随即语气又一转,变得软绵绵的,似怕惊扰了她,唤了声:“嫦娥……”

    陈鸿此时的情绪,被那俩货带动的完全上瘾了,嘴角微微的往右边歪了一下,笑着轻应:“嗯?”

    褚青摇了下头,直直的盯着她,似叹似笑,又满是无奈:“我可是一直在为你努力啊。”

    陈鸿合上眼睛,又缓缓睁开,眸子里似有溪泉流转,偏过脸不敢看他,欢喜又害羞,小声道:“瞧你那傻样儿。”

    徐铮夹在中间,晃着脑袋左右瞅瞅,觉着气氛十分古怪,处男猪可不懂大人们这点事,苦恼暗道:这个色魔想干什么?

    本山大叔有教过,俩人搞对象,若是连“傻样儿”都出来了,那基本就百分之八十了。

    褚青眼中一喜,稍稍起身,向她伏过去,抬起手想碰,又不敢,一脸期待道:“那今天晚上,我们要不要就那个,就那个嘛……”(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