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电话

    “阿飞,我好冷,抱着我,我好像到了冰天雪地一样。”

    范小爷倒在吴晶怀里,一身大红喜服,唇妆化得很苍白,气若游丝。贾静文坐在旁边,居然拿了床棉被给她盖上。

    “小红姑娘,你要好好爱阿飞。”她攥着贾静文的手道:“因为阿飞他是个好男人……”

    范小爷表面上一副快死的样子,其实心里在狂吐槽:都是穿喜服,为毛第一次就能跟男朋友羞答答的拜堂,这次就得被人一刀捅死,还要说这种交党费的对白。

    话说这剧到后半部分完全就崩了,演员自己拍的都蛋疼。甭提白发三千丈这种狗血人设,荆无命居然变得很萌,孙小红还跟阿飞搞在了一起,上官飞从龙套上位成大配角……更吊的是这编剧还是古龙生前好友,你确定是好友,而不是高级黑?

    “过!”导演卢晓威喊道。

    袁八爷主要导武戏,他则是文戏导演,代表作是《渴望》。嗯,所以《小李飞刀》里的感情戏,才特有种八十年代老京城四合院里的家长里短气质。

    “兵兵你休息一下,衣服不用换。”卢晓威吩咐一声。

    “知道了,导演!”

    范小爷应道,套上外套,跑到旁边坐着。

    横店这天气湿冷冷的,黏在身上很难受,她拿起褚青给买的小保温壶,倒了热水,小口小口的喝。

    在男朋友手把手教导下,她的某些生活习惯显得非常成熟独立。比如一些应急药品的备用,还有随身携带的小玩意,实用又方便,这都让组里比她大上一轮的老爷们刮目相看。

    “还有水没,给我倒点。”

    任权也披着个大衣,凑过来蹭水。范小爷看他那比暖壶还大上一圈的水杯,吓道:“你泡澡啊?”不过嘴上这么说,还是把剩下的热水都倒给他,刚能盖住杯子底。

    任权耸了耸肩。握在掌心里捂手,他在戏里演上官飞,成天顶着个西门无恨同款STYLE的刘海到处乱窜。这人属于性格超好的那种,就像块柔软的小面包。谁都能欺负欺负。光按男人这个标准来说,范小爷对他的印象是中等偏上,又都是内地的,俩人不时还能聊一会。

    “你那组完事了?”她问。

    “我是彻底没事了,刚被捅死。”任权轻松道。明天就可以离组了。

    “我还剩点戏没拍。”

    范小爷撇撇嘴,最烦这种不按套路走的,自个都挂了,还特么能活蹦乱跳的去跟孙小红抢男人,情绪转换的太拧巴。

    她喝完水,把盖子扣在暖壶上,忽然“嗞”了一声,不由揉了揉胳膊。那里有块淤青,前几天肿的吓人,白药红花油什么的一通乱喷。现在才好点。

    丫头是组里最拼命的,袁八爷导武戏时严酷得让人欲仙欲死,一个武打镜头就要拍两天,有时候焦恩隽都感觉很辛苦,她却硬挺了下来。除了特危险的场面需要用替身外,都是亲身上阵。

    任权对这个小姑娘也很佩服,看她揉胳膊,不禁笑道:“你跟我一个好朋友挺像的,都特拼。”顿了顿,又道:“嗯。连名字都挺像。”

    范小爷对他的好朋友才不感兴趣,随口客气道:“那哪天得见见。”

    “哎你晚上还有戏么?”他忽问。

    “没啊。”

    “我昨天在外面发现家很好吃的馆子,要不我请你吃?”他笑道。

    范小爷扭头瞅着他,伸出根白嫩嫩的手指头。睁大眼睛道:“我告诉你啊,我可有男朋友了,你别打我主意!”

    任权一脑袋黑线,就是看这小姑娘年纪小,还都是内地的,想照顾一下。他刚要说话。就听一阵手机铃闷闷的响起来。

    范小爷从包里划拉出手机,一看这个号码,不由眨了眨眼,跑到僻静地方,接了电话。

    “喂,何姐?”

    …………

    一支圆珠笔在五根修长的手指中间来回转动,速度极快且充满节奏感,如穿花蝴蝶……好恶心的比喻。

    上中学的时候,褚青可是班里第一转笔高手,话说这又有什么可得意的?他无聊的看着前面的郝容,郝容也无聊的看着他。一个不爱讲,一个不爱听,底下同学们也都昏昏欲睡。

    这课叫影视表演艺术创作研究,褚青听了一节半,愣没搞明白到底是干嘛的。他现在课上的太别扭了,上半年和下半年的内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以前还能教些干货,结果春季一开学,光看那份蛋疼的课程表,就晓得这学校终于暴露出办班捞钱的本性了。

    郝容倒霉催的被派到这么个活,这都是黑历史啊!他也想教表演,排大戏,但资历浅没办法,还好再熬个几年,就能调到本科班,去尽情的享受那些小鲜肉的崇拜。

    褚青又坚持了一会,实在听不懂,连转笔的心思都耗干了,翻开空白页,在笔记本上画圈圈。

    “嘬嘬!”

    他猛地抬起头,皱皱眉,似乎听到了一丝很古怪的声音,四处瞅瞅,又没发现谁在抽风。

    “嘬嘬!”

    又响了起来,这回确定是从后门传来的。

    他坐在倒数第二排,回头一瞅,见后门打开条小缝,猫着个人,露出鼻梁到人中的那一条很吓人的面孔。看他望过来,往回一闪,跟午夜凶铃一样。

    褚青咳了一声,冲郝容眨眨眼,然后猫腰开门钻了出去。

    郝容无语,你丫能不能别这么光明正大的翘课?

    他溜到外面,就看着刘晔拎个塑料袋,戴个帽子,正在楼门前等。褚青盯着他的嘴,越看越奇怪,这货怎么能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

    嘬嘬,嘬嘬……

    “你没课啊?”

    “没课。”刘晔嘿嘿一笑,露出满口大牙,递过塑料袋,道:“我从家里带了点山货,这是给你的。”

    褚青也不客气,接过来开始翻弄。随口问:“啥玩意?”

    “黑木耳。”

    “……”

    “这可是长白山的黑木耳!”

    “……”

    “给他们都是银耳,这黑的特意给你留的。”

    “……”

    褚青扯了扯嘴角,很辛苦的抬起头,又很辛苦的说了声:“谢谢!”管它黑木耳白木耳呢。都是人家的心意,他打开看了看,很小很干,挺寒碜的样子。

    “哥你最近忙啥呢?”

    “串个小配角。”

    “行啊!”刘晔很羡慕,他拍完《那山那人那狗》后。很长时间没人来找拍戏了。

    “行个屁,那戏太彪……”

    褚青咂吧了下嘴,止住话头,刚才第一眼瞅他,就觉着这货有点不对劲,这会总算看出来了,手一伸,摘下他帽子,露出有棱有角的一个光头,惊道:“我操你剃秃了?”

    “哎!冷冷!”

    刘晔忙抢过帽子扣上。道:“要排大戏了,这是形象需要,咱们班男生全剃了!”

    “什么大戏?”

    “《灵魂拒葬》,纯爷们戏!”这货一竖大拇指,好像很吊的样子。

    “没听过。”褚青很迷茫。

    刘晔很习惯他的无知,得瑟道:“这可是美国名剧,反战的……”

    “得!得!”褚青打断他,道:“你就告我啥时候演?”

    “嘿嘿,还没排呢。”他又露出一口大牙。

    褚青懒得理他,道:“行了我回去上课了。”说着转身进楼。就听那货在后面喊:“这俩月排练室咱们班包场了,哥没事过来看看啊!”

    看个毛线,话剧那玩意太高端,自己可没兴趣。

    却说他回到教室。继续上着无聊的课,总算熬完了一下午。

    骑着那辆破车往家奔,正是下班时间,开车的,坐车的,骑车的。走路的,满满登登挤得这座挺大的城市,一瞬间显得特狭小。

    他停在路口等红灯,斜挎着车,一只脚蹬在地上,心不在焉的四处瞅。并排还有六辆自行车,后面是十来个行人,都蓄势待发。对面绿灯一亮,褚青使劲踩上车蹬,车把扶稳,一下就滑出去好几米,那六辆自行车也都是相同的动作,气势生猛犹如七剑下天山,流水般漫过马路。

    “买辆车好像也不错。”

    他混在人堆里,忽然就闪出这么个想法,起码跟女朋友去哪能方便点。

    进了小区,先上范小爷家转了一圈,没啥问题才下来。范爸爸呆在胶东,范妈妈却飞到羊城去了,说是谈部戏约。

    到了自己家,洗了把脸,压根没心思做饭,直接摔在床上。脑袋里也没想什么,空空的,眯着眼,似睡非睡。

    再睁开,发现窗外已经天黑了,晃了晃头起来拉上窗帘,又摸了摸肚子,饿的难受,还是得吃。

    刘晔给的木耳正好派上用场,拿水泡开后,撕成两堆,一半凉拌,一半炒肉。

    “嗯?”

    褚青吃了一口,很意外这种野生原始的味道,正合他的胃口,算是今天最开心的事儿了。就着大米干饭吃的正香,就听床上手机响,像车喇叭一样的难听铃声。

    他这手机,从买来就没接过几次电话,拿起来一看,是女朋友的号,不知道为啥没用宾馆电话打。

    “吃饭呢?”范小爷开口就问。

    “嗯。”

    “刚睡醒吧?”

    “嗯。”

    “自己在家是不是特没意思?”丫头上来就三连杀。

    褚青翻了个白眼,道:“都知道你还问!”

    “嘻嘻。”丫头笑道:“那告诉你个有意思的,今儿何姐给我打电话了。”

    他忙问:“找你干嘛?”

    “哎呀不是找茬。”范小爷安慰了下,道:“她说还珠二马上就播了,台湾一家电视台请我们过去玩,造造势啥的。”

    “都谁去啊?”褚青松了口气,又问。

    “不知道呢,反赵微肯定得去。哎你也得去,她让我说一声,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褚青嘴里嚼着黑木耳,对此事不热衷,也不反感,就当去旅旅游也挺好的,道:“那你戏拍完没?”

    “还剩,剩点,回来……回来再拍。”

    “你干嘛呢?”

    褚青奇怪道,听她气息忽然就喘的不太均匀,好像很忍耐,又很想使劲的样子。

    “上厕所呢!”

    他筷子一顿,无奈道:“姐啊,咱矜持点成不?”

    “矜持个屁,矜持能拉出来么?”

    褚青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揉了揉脑袋,道:“你买点地瓜,熬……”

    “我上哪熬粥啊!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范小爷此刻,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明显非常非常的不爽,只能冲男朋友发泄发泄。

    褚青把手机拿开半米远,等她吼完了,才贴在耳朵上,道:“那吃点香蕉。”

    “……”

    说着,那边又忽地没声了,静悄悄的。

    “喂?喂喂?”

    还是没动静。

    “呃……呼!”

    又过了片刻,话筒里头才传来一声通透至极的爽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