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吴刚与嫦娥

    台湾中视计划让还珠二在4月28号上档首播,其实有第一部的受众打底,根本不必担心收视率,邀请他们过来,只是锦上添花,就像除夕晚上饺子里的硬币一样。

    此行人员,有赵微、周洁、张铁霖,这三位是主演,实际上只要赵微去了,别人就妥妥的跑龙套了。皇后、令妃这些人,份量不足,容嬷嬷倒是人气高,可岁数大了,折腾不起那份行程。范小爷能搭上顺风车,一是因为三个人少了点,拿不出手;二是因为她青春靓丽,大小是个明星,影迷就算不喜欢,看了起码也不会瞎眼。

    而现在,除了她,又搭上了男朋友。这个倒不是看脸,完全基于他剧中的表现,在台湾意外的很受好评。

    褚青接到范小爷电话后,并没有太多准备,到日子跟着走就是了。这段他又是剧组学校两边跑,戏份已经拍得差不多了,估摸了下进度,他就跟学校请了两天假,打算在离京前把余下部分一口气完工。

    梦季也表示理解,尽量的调整拍摄时间,集中拍吴刚的戏,毕竟早拍完早利索,拖拖拉拉的都没好处。

    这组里,褚青没交下什么朋友,也就陈鸿因为对手戏的缘故,说话会多些,还有小桃红也能聊几句,不过这姑娘跟谁都很热络。

    至于徐铮,俩人一个比一个闷,压根就没怎么交流过。

    最后这天的戏,剧情很连贯,演员都喜欢拍这样的,情绪能很好的顺下来,不用转换的很突兀。上午是在影视基地,长长短短几条街,三十多栋民居,叼根烟从头走到尾毫无压力。当然,价钱也是真便宜。

    群演来来回回就是那十几个人,每天的任务就是换上不同的衣服,围观起哄。梦季根本就不用调度,什么大场面,什么重头戏,导筒都用不着,挺脖扯一嗓子全能听见。

    褚青拍到现在,可谓感触颇多,对还珠就油然生出一股敬意,特真诚。别老说还珠雷了,起码人家走心了。

    “Action!”

    就见乌天师站在祭坛上,装模作样的开始忽悠:“七七四十九天前,天上出现两个太阳,从此天越来越热,衣服越穿越少,弄得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底下的群演十分卖力的配合。

    “噗!”褚青和陈鸿都掩嘴一笑,互相看了看,对这种逗比台词无能为力。

    嫦娥每在人间呆一天,就会老十岁,这天醒来,发现自己一夜白头,猪八戒就拿墨汁帮她遮掩。吴刚却偏带她来看求雨,嫦娥就一直坐立不安,生怕露馅。

    不过这会镜头没扫过来,俩人还能偷偷摸摸的悠闲一下。

    “……突然我的天目一开,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设坛求雨!”

    乌天师在台上咋咋呼呼的,丫其实是个王八精,法力低微,说求雨,还是老大吴刚暗中帮忙。

    “来,先喝杯茶。”褚青笑道。

    这时一个黑衣侍从端着茶盘过来伺候,帮陈鸿倒的时候,手一抖,不小心把水沾到了她头发上。

    陈鸿脸色瞬间变了,惊慌地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忙道:“我们走吧。”

    “不!好戏才刚刚开始。”褚青道,说着用手指蘸了下水,然后一弹。

    话说剧组没下限到连个喷水车都不租,直接后期搞定,要不是技术不过关,怕是连外景都想用那五毛钱的特效混过去。

    群演也很辛苦,头上明明是大晴天,还要装出下雨的样子,欢呼雀跃。

    陈鸿盯着他,大声道:“你是不是疯了?连这种人也帮,你就不怕玉帝骂你么?”

    褚青合上扇子,眼睛往天上一瞟,笑道:“我早就被那个高高在上,无情无义的玉帝给逼疯了。”

    陈鸿气恼他的作为,又怕自己的头发露馅,起身道:“我要走了!”

    “等等!”

    褚青眼神一怔,把她拉回来,探身过去,讶然道:“我好像发现一根白头发。”

    “别碰我。”陈鸿慌乱道。

    褚青摸着她的头发,比她更加慌乱,道:“怎么这么多白头发?”他看着手上乌黑的墨汁,目光瞬间碎裂开,就像心里那个最美好的东西崩塌了,喃喃道:“难道,你的美丽是假的?你为什么要骗我?”

    “停!”

    梦季喊了一声,顿了顿,似犹豫了片刻,才接着喊:“过!”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褚青刚才的情绪,他觉着有点古怪,但好在没影响效果。

    ……

    事实上,对吴刚这个角色的理解,俩人从一开始就不同。

    梦季的水准和见识比褚青强百倍,可他是以一个商业剧导演的身份去看待剧中人物,只想着怎么才能把它拍得好看,更加的搞笑,不冷场,这样才能吸引观众。

    褚青则是跳出这个框架,单纯的从角色本身去感受。

    吴刚其实跟嫦娥很像,他对嫦娥的感情,可细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表面的:俩人都很中二,自认为一个是天底下最帅,一个是天底下最美。所以,他觉着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她,同样也觉着只有她才能配得上自己,

    第二种是隐藏的:嫦娥被玉帝关进广寒宫几千年,吴刚砍树也砍了几千年,都一样的寂寞,一样的痛恨玉帝。这种同命相怜就是基础,在他看来,嫦娥是最好的一个伴侣。

    但吴刚不仅仅有痛恨,还充满反抗,所以他始终向嫦娥灌输着一种“自由才是最重要”的理念。可嫦娥不一样,她再怎样骄傲,归根结底只是个弱女子,她从未想过反抗,只有逆来顺受。

    而抛开这些,单说感情方面,与其说吴刚喜欢嫦娥,还不如说,他喜欢的是那种极致的美。

    他喜欢嫦娥看谁都是翔的高冷范儿,喜欢她对自己不假辞色,甚至抬手就打。不是他求虐,而是他觉得这样极致的美,做什么都可以原谅。

    所以当嫦娥的美毁灭的时候,吴刚就崩溃了,惶恐了,甚至可以说,他心里一直追求的东西,轰然坍塌。

    呐,我这么装逼的一分析,是不瞬间觉得编剧高大上?

    ……

    前面的部分,吴刚多是逗比的场景,褚青若是正经的去飙戏,这才是作死。但这最后一天,没有搞笑的戏份,他觉着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试试。

    当然了,梦季如果觉着不好,也无所谓,那就重来一遍呗,他还没傻到跟导演较劲的地步。

    由于二牛浑浑噩噩的不争气,猪八戒也帮不上忙,嫦娥已经完全绝望,走投无路,只好回来找吴刚。

    “Action!”

    “那,你现在是……”褚青给她倒了杯酒,站起身,扇着扇子道。

    “我是来求你一件事情。”陈鸿脑袋上包着头巾,明明还露出大片的白发,愣是设定成别人都看不见。

    “求我?”

    褚青扯出一抹很复杂的笑容,没按剧本走,忽然转了个身,背对她道:“嫦娥仙子是何等尊贵,从来都是别人求你,今天你来求我?好,你说。”

    “嗞……”

    梦季坐在监视器后面一拍大腿,这小子!

    从一开拍,上午那种古怪的感觉就越来越明显,直到他这一转身,梦季才回过味儿,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身为一个商业剧导演,他只需要对制片人负责,对收视率负责,至于演员,甭管你用什么方法演,只要别砸了我的戏,我可以不管。可如果让人看着别扭,那不好意思,你就得演到顺畅为止。

    褚青此刻的表演,虽有点意外,但不至于别扭,所以他没喊停,还想看看效果。

    就见陈鸿也是微微一怔,接道:“求你帮我返回广寒宫。”

    “你要回去?”他背身问。

    “我不能在这呆了,多呆一天,我就会老十岁,我会慢慢的老去,我会慢慢的老死!”陈鸿的语气也渐渐激烈。

    “嫦娥!”

    褚青猛地回身,睁大了眼睛,一步步逼近。

    陈鸿看他走过来的样子,稍稍低着头,两手缓缓从背后伸出来,就像只豹子要吃了自己。那种缓慢且充满压力的动作,让她呼吸不由变得很急促,心里也在酝酿着情绪,一点点积蓄着,直到他抬手摘下自己的头巾,露出了那一头白发。

    “啊!”

    酝酿到满值的情绪瞬间迸发了,陈鸿双手按住头,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声,身子蜷缩成一团,像得了麻风的病人被扔到了太阳底下,不断的重复一句话:“把头巾给我,把头巾给我……”

    褚青拿着头巾,还深深的闻了闻,眼睛里没有丝毫笑意,偏偏还咧着嘴角微笑,组合成一副特扭曲的表情,道:“想要?你过来求我。”

    “我求求你,不要看我!”陈鸿嘴唇都在颤抖,没有丝毫考虑,马上接道。

    “为什么不看你?你不是很喜欢别人看你?”

    他脸上那种扭曲更加强烈,拍了拍巴掌,从里间转出来三个莺莺燕燕的姑娘,“什么事呀公子。”

    褚青一手搂住一个,笑道:“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个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的大美女。”

    其中一个龙套姑娘上前,打量了陈鸿一番,不屑道:“就是这个白头发的怪女人啊!”

    “你们想知道她是谁么?”

    陈鸿也猛地背过身去,蜷缩着,哀求着:“不!我求你不要说!”

    “你们听见没有?她在求我!天宫上的第一美女嫦娥在求我!”

    褚青几步就冲上前,用力把她转过来,惊讶,痛惜,愤怒,憎恨,这几种情绪杂糅在一起,都裹在他的眼睛里,道:“你怎么老是求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求人了?你这样会变得越老越老,越老越丑!”

    “不!”

    陈鸿痛苦的大喊,接着手一扬,“啪”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扇在他脸上。

    “咝!”

    现场人员都抽了口凉气,连摄影师的镜头都差点晃了晃,梦季连忙起身,手往下一压。

    这戏里,吴刚一共被嫦娥打过三次,前两次都是假打。陈鸿一抬手,褚青一偏头,后期加上“啪”的音效,就算过。

    谁能想到,最后一场的时候,居然来真的了!还打得那么爆,脸都肿起来了。要说这俩人有矛盾,借机黑一下,他们是不信的,只能说戏演到这个地步,每句话每个动作都是自然而生,情不自禁就扇了一嘴巴。

    一时间,现场人员都有种“演员果然是不可理喻的生物”的即视感。

    褚青就觉着一阵风刮过,然后从耳朵根到腮帮子这一条,全都火辣辣的,不用看就知道肯定一个红印子。

    这也就罢了,更古怪的是,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隐隐有丝兴奋。就像那种自己使出全力,然后得到对方全力回应的兴奋感。

    陈鸿这巴掌扇出去,也呆了一下,但她经验丰富,知道不是发呆的时候,身子一扭,跑出了镜头外。

    褚青看她跑出去的眼神,也极为恰当,疼!真特么疼!(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