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死不了

    “咳……咳……咳!孙贼!你也就是欺负我不会动,有本事你告诉我你住哪儿,我买一枚运载火箭,带上核弹把你们家全给炸了!老子是尼玛有火箭发射公司的人,我问你怕不怕!”洪涛被一口水呛得鼻子里像着火一样,都快死了,居然还有人欺负自己,这还有天理嘛!

    “啪嗒……啪嗒……”自己的骂声没人回答,刚才那个尖利的嗓音也消失了,可是耳边传来的声音让洪涛有点迷惑,这很像是海水拍打物体的响动,当年自己驾着帆船环球航行时,对这种声音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难道老鼠超人号漏水了?不应该啊,连阿蒙森那么靠谱的人都骗自己,这世界可就真要完蛋了。

    “嘶……”突然,洪涛觉得有点不对了,自己身上居然打了一个哆嗦,逐渐感觉有点冷了!

    自打身体瘫痪之后,别说冷热,就算用刀子在身体上随便划,自己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可是现在居然感觉到冷了,这尼玛不科学啊!还不光是冷,好像还能感觉到胳膊腿在不停的划动,洪涛原本那种沉沉的睡意瞬间就被驱散了,他努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完蛋艹!这真是不得好死啊?我怎么跑到海面上来了,我的老鼠超人号呢?”随着一阵刺眼的阳光,洪涛终于看清楚了,自己不是在船舱里,而是抱着一根破木头,漂浮在海面上,四周根本就没有老鼠超人号的影子。

    “哎……我能动了……我能动了……哈哈哈哈哈……咳咳咳!”随后,洪涛很自然的发现,自己的胳膊腿都能动了,如果不能动的话,怎么抱着那根木头呢。这个巨大的惊喜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仰天大笑是必须的,不过这个场合不太合适,刚张开嘴还没笑痛快了,一个海浪就劈头盖脸的扑了过来,灌了一嘴苦涩的海水。

    “这儿不像加勒比海吧?远处那个也不像金字塔岛,我的金字塔呢?”在确认了自己身体已经能动之后,洪涛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这一观察,他立刻发现了很多地方有问题。首先就是海水的颜色和温度,都和加勒比海区别很大;其次,远处朦朦胧胧有一个小岛,但形状和规模都不像金字塔岛,上面也没有会反射太阳光的金字塔;最后,他发现了一艘小船在他左侧时隐时现,具体船型看不清楚,但肯定是艘船,好像还有帆。

    “哎……救命啊!这边……这边……”洪涛大概算了算,自己距离那座岛至少有2公里远,有这根破木头,游过去是没问题,但很耗费体力啊,如果能搭个便船走,岂不是更省事儿?于是,他踩着水,努力把这根两米多长的破木头在水中立了起来,然后一边喊,一边让木头拍倒在海面上,通过水传播的声音,要比通过空气传播的远。

    不知道是洪涛的方式起作用,还是那艘船的行驶方向正好向着洪涛,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洪涛的心也越来越凉了。这艘船太小!它的长度不到5米,一根很矮的桅杆上挂着一面棉被大小的黑色风帆。船上总共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扶着桅杆站在船舷上,另一个人站在船尾,手里还扶着一个东西摇来摇去,很像是橹。由于距离还是有点远,洪涛看不清两个人的相貌,只知道他们都光着上身。

    这幅打扮和这条船的摸样,让洪涛有点疑惑。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划着这样的小船出海,还光着上身,要是放在解放前还凑合,可是现在早就没有这种打渔方式了,至少在洪涛去过的地方没有,难道是到了非洲?洪涛有点后悔了,万一对方是索马里海盗咋办?还不如自己费点力气游到那个岛上去呢,这要是在大海里被他们给弄死,真是太冤了。

    船上的人显然也看到了洪涛,正伸手向这边指,后面那个摇橹的人明显加快了摇动速度,前面站着的人拽着绳子调整了风帆的方向,小船冲着洪涛这边直直驶了过来。

    “东南亚?”当小船离自己还有百十米的时候,洪涛稍微放心了那么一点点,他看清楚了,船上的人不是黑人,但也不白,个子不高,有点像东南亚人种。但他还是后悔,东南亚人也不太靠谱,马六甲海峡周围也是海盗频发地区,当地的渔民碰上鱼群就是渔民,碰上落单的游客很可能就当海盗了。

    “喂……伢子!%¥&&*%¥?”当小船就要靠近洪涛时,摇橹的人不摇了,风帆也被放了下来,站在船头那个头发胡子都有点花白的老年人冲着洪涛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让洪涛又放心了一点点,虽然他没全听懂对方说什么,但至少能确定,是中文,有点像闽南话。

    “我叫洪涛……船翻了,就我一个人……”不过洪涛还是没彻底放心,这两个人的打扮太怪异了,光着上身不说,那条裤子的布料看上去很粗、很厚,腰上不是腰带,而是一条布带子,看上去很是古香古色。洪涛是谁啊?都穿越2次了,如果这次还是穿越的话,就是三进宫,满身都是心眼子。在没搞清楚身处何种境界之时,最好别表明自己的身份,否则一会编瞎话都没了余地。

    “拉住……拉住!”船上的两个人并没马上拉洪涛上船,甚至都没让船过于靠近洪涛,而是凑到一起嘀咕了几句,然后那个老头又把帆升了起来,后面摇橹的中年人从船里扔下来一根绳子,示意洪涛拉住,又开始摇橹了。

    这下洪涛算是真放心了,因为他从摇橹这个男人的眼神里看到了戒备和警惕。合算不光是自己不放心人家,人家也不太放心自己,这样就好办了,说明他们至少不是海盗。洪涛还看出一个事情,就是人家根本也没打算让自己上船,只是给了自己一条绳子,让自己抓住,然后小船就继续行驶了起来,像拖死狗一样,拖着洪涛向小岛方向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