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疍民

    洪涛本来是想和船尾这个摇橹的汉子套套话的,可是一张嘴就是一口海水,试了好几次,也就放弃了。老老实实当死狗吧,有什么事儿上岸再说,虽然这两个人救了自己,但洪涛决定要让他们吃点苦头,因为他们对自己太不礼貌了。

    小岛很快就露出了全貌,它太小了,方圆不到200米宽,上面全是石头,说是岛,其实就是一片露出海面的礁石群,岛上也没有任何建筑物,用寸草不生来形容很贴切。小船并不是要去岛上,只是和小岛擦身而过,这时洪涛隐隐约约的看到,前面好像是一片大陆,海面上又看到了几艘摸样差不多的小船。

    随着离那块大陆越来越近,洪涛的身上越来越凉,牙齿都开始打哆嗦了。这艘船拖着他走了足有十公里左右,幸亏这里没有旗鱼群和鲨鱼群,否则到岸边之后,绳子上还有没有自己都是个大问题。不光是身上冷,心里也凉,哇凉哇凉的。为啥呢?因为遇到的小船越来越多,不管大小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破破烂烂外加没任何机械动力,除了帆船就是后面带个橹靠人摇。船上那些人的打扮也和他们的船一样,就一个字儿,破!补丁已经是常态了,补丁摞补丁也不少见。

    洪涛很会分析啊,他琢磨来琢磨去,也没琢磨出来中国能有这种状态的沿海村镇存在。如果有的话,那必须成为全国知名的旅游胜地,可惜他干了好几年旅游公司,真没听说过。如果没有,那他们说的又是中国话,那说明什么呢?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儿,时代不一样了,换句话说,洪涛觉得自己百分之九十九又穿越了。至于穿越到了什么年代,他并不能准确判断出来。从没有机动船这个特征看,应该是解放前,但不是清朝,因为他们两个没留辫子。可是他们俩都蓄有长发,也不应该是民国,所以明代或者更往前的可能性很大。

    “我就日你先人板板!你这叫耍赖!”洪涛在心里做了一番评估之后,干脆抱着绳子躺在了海面上,反正也是死狗了,还管它什么姿势呢。更主要的是他想和天上那个东西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讲讲条件,别让自己穿越到古代,自己脑子里这点知识放到古代屁用没有啊!可惜嘟囔了半天,那个曾经在迷糊状态下和自己说话的声音始终没出现。

    还没等洪涛和天上那位连通上,船速突然慢了下来,有女人的声音出现,正在和船上的人打招呼。洪涛抱着绳子翻了一个身,这才发现已经快到岸边了,水面上漂着三艘大一些的木船,并排靠在一起。一个穿着蓝衣蓝裤,带着花头巾的女人正冲这边挥手呢。此时她也发现了水中的洪涛,很是吃惊,不禁捂着嘴瞪大了眼睛和洪涛对视起来。

    “阿爷!……¥%¥#……”这个女孩子个头不高,皮肤很黑,大概20岁左右,下身的蓝裤子裤腿很短很粗,吊吊着就到小腿肚子,光着脚有点后世七分裤的感觉。上衣和裤子一样也是深蓝色,只是领口和袖口都有一圈黑色的镶边,而且样式很古老,有点像明清时代的圆领布褂。她的胆子很大,虽然被洪涛吓了一跳,但没跑没躲,声音清脆的询问起船上的那个老人,可惜洪涛只听懂了一个词儿,这个老头好像是她爷爷。

    “土人……%¥¥”那个老头把小船靠在大船上,一边把缆绳扔过去,一边回答着,洪涛又听懂了一个词儿,土人!

    “我不是土人,我是汉人,南洋的汉人!”居然叫自己土人,洪涛很气愤,他已经大概看出来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了,瞎话也就可以开始编了。

    如果光看见这两个男人,洪涛还不能确定他们是谁,自打这个女人一出现,洪涛就觉得眼熟,稍微一琢磨,就想起一个非常奇特的民族来,疍人!准确的说,疍人并不是一个民族,他们的起源说法很多,有的说是南越人的后代,有的说是秦人的后代,还有说是从长江中上游迁徙过来的,各个民族都有。

    之所以叫他们为疍人,是因为他们的船两头高,中间还有个窝棚,看上去圆圆的像个蛋。这不是洪涛杜撰的,而是后世在三|亚的博物馆里看来的。洪涛不止一次带着旅游团到过这边旅游,不光海南岛上有疍人,整个广|西、广|东、福|建的沿海地区都有疍人分布,甚至连东南亚各国都有,他们独特的生活习惯成为了当地一个旅游项目。

    疍人世代都生活在水上,一家人一条船,几家人几条船连成一排,就是他们的村落。除了捕鱼捞虾之外,还用船做一下运货、载客的小生意,著名的采珠女,就是疍人女孩。疍民一直到清朝末期才陆续搬到陆地上去居住,但他们依旧以大海为主要活动区域,比如在海上经营鱼排搞近海养殖什么的,每家疍民基本也都会把渔船当成家里最重要的财产,不光陆地上要有房子,水里也必须有条船,才算生活美满。

    疍民的服饰很简单,男人就是黑色或者蓝色的布衣布裤,裤腿粗大且短,赤脚。女人的衣服稍微讲究一点,在袖口领口裤口处会封上一条或者几条黑色的镶边,头上则包裹着一条单色或者花色的头巾,有的还会在头巾上戴上一顶竹斗笠。不过疍民自古就很穷,因为各个朝代对他们都比较歧视,基本不准他们上岸居住。因为他们常年在海上作业,养成了一种彪悍的性格,一言不合就以命相搏,且居无定所,不好管理。

    “出海三分命,上岸低头行。”这就是疍民的生活写照。每次出海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所以也没有存储的习惯,生活过得紧巴巴的,完全靠老天爷吃饭。洪涛曾经在三亚一个疍家人村子里看过他们的老照片,一条裤子补丁摞补丁,缝得和帆布差不多厚,这是疍家人的常态。以至于汉人把疍家人穿的衣服叫做九日干,意思是他们的衣服洗完了,晒九天才能干,补丁太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