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只小蚂蚁

    这个女孩穿的就是标准疍家人服饰,不管是什么朝代,疍家人依旧是疍家人,没什么太大变化。洪涛并不怕疍家人,越是淳朴、简单的人他越不怕,他就怕碰上太有文化的,那些人规矩太多,心眼也多,自己不好骗啊。

    “你是汉伢子,船沉了?”这时摇橹的那个中年人拽着绳子把洪涛拉上了船,抬着头看了看比他高一头多的洪涛。虽然他的话口音也很重,咬字也不太清楚,但洪涛还是听懂了。

    “沉了,我漂了一天多才碰到你们,能不能给口水喝?”洪涛确实有点渴,海水那个玩意,喝进去苦涩苦涩的,吐出来之后嘴和鼻子里也是火烧火燎,很难受。

    “阿珠,拿碗汤来。”中年人示意洪涛先上大船,然后冲着船上那个女孩子说了一声,那个女孩子一路小跑就钻进了船篷里,还没等洪涛在大船上站稳,就端着一个黑乎乎的大碗又跑了出来。

    “谢谢啊!你叫阿珠?”洪涛接过碗看了一眼,里面有一些海菜,说不清是什么,还有半个贻贝,闻起来味道不错。不过他没喝汤,而是咧开嘴冲着那个女孩笑了笑,打听起人家的姓名来。

    “版主!……”女孩很大方,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号,然后扭头就向旁边的船上跑了过去,船和船中间隔着半米宽的缝隙根本就难不住她,几个跳跃就跑到三艘船的另一侧,钻进了船篷。

    “版主!”这个名字雷得洪涛晕头转向,他又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古代了,难道说在古代就有人起了这么高大上的称号?

    船上的老头和那个中年人并没有搭理洪涛,他们俩正用一个木桶从小船的船舱里装鱼,洪涛站在大船上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收获真不咋地。有两三条一尺多长的鲅鱼,一条比目鱼,两只螃蟹,看来这就是他们两个出海的收获,按照太阳的方向算,应该已经是下午了,一天就捞这么点海货,还不够家里人自己吃的呢。

    “小哥,你是哪里人?”洪涛碗里那点海鲜汤还没喝完,刚才跑开的女孩子拉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又回来了,这个中年人一开口,居然有点山|东口音,这让洪涛感觉很亲切,至少是能听懂啦。

    “老先生,我家在南洋澳洲,我姓洪,名涛,这次是载着一船香料去泉州贩卖,不想在海中遇到了巨鲸,把船打翻了。我漂了一天一夜,才被这两位恩人所救,甚是感激,只是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您老怎么称呼?”既然有能交流的人了,洪涛这个瞎话就和涛涛海水一样喷涌了出来。他努力让自己把话说的更文言一些,可惜从小就没学好文言文,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该如何称呼别人和自己,只能是尽量吧。

    南洋澳洲,根本就没这个地方,既然是编瞎话,自然要找一个不容易被人识破和查证的出处。中国南部沿海地区,自古就和东南亚各国有贸易往来,所以洪涛不敢用这些国家的地名冒充,他也不知道这些地方在古代都叫什么,万一他们认识或者有经常往来那边的熟人,这不就麻烦了。

    鲸鱼这个东西,洪涛可以确定,自古就叫鲸,而不是鲲鹏之类,这也是他喜好钓鱼没事瞎翻从网上翻来的。《古今注》里就有言:鲸鱼者,海鱼也。大者长千里,小者数十丈。其雌曰鲵,大者亦长千里,眼如明月珠。

    您听听,大者都千里了,弄翻一艘货船,不管怎么说,也说得过去,就算放到民国时期,普通百姓也不敢说自己瞎编呢,而且还无从查证。

    “自家姓陈,名名恩,救小哥的是半福和他的二儿子半小二,这是他的女儿半猪。此地是广南西路吉阳郡,宁远湾。泉州倒是听说过,走水路恐怕要20日,要到琼州坐乘大海船才可,只是不知这个澳洲是何处?”这位陈名恩说话挺明白,几句话就把洪涛的问题全回答清楚了,可是洪涛心里的疑问却更多了。广南西路?吉阳郡?宁远湾?历史老师死得早啊,这尼玛三个地名,洪涛是一个都不记得在哪儿了,只有最后一个琼州他大概知道,这不是海|南岛吗?

    听了这三个地名和陈名恩讲话的方式,洪涛基本可以确认了,自己被天上那个孙子扔到了古代。那孙子算是找到一个好玩意了,就是自己,这就和小时候自己玩蚂蚁一样,把它扔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它爬来爬去找不到家就傻乐。你说一个天上的神仙,怎么这个素质就这么低呢!没事和自己这只蚂蚁置什么气啊,骂你两句你就听着呗,又不是没挨过骂,每天全世界得有多少人在骂你啊!

    “澳洲离此万里有余,坐大海船需百日不止,我也是第一次离家贩货,就遭了海难。泉州我就不去了,货物和行李都没了,去了也得饿死,不知陈先生您这里需要不需要帮手?我会打渔,我家也住在海边,每日能管饭就可以。”现在别的都是瞎扯,赶紧给自己找个吃饭睡觉的地方是真的,眼看天色就暗了,如果没人收留自己,这两眼一抹黑的,上哪儿睡觉去啊?浑身湿漉漉,就算天气不冷,晚上睡沙滩也够呛吧。

    “你会打渔?你不是僧人?”还没等陈名恩回答,一旁的那个叫版主还是半猪的女孩就插话了。她一直都在陈名恩身边听着两个人的谈话,也不知道回避,两只大眼睛瞪的溜圆,上下左右把洪涛看了一个通透,好像是在看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动物。

    “僧人?不是,我们那边都留这种短头发……”洪涛听到僧人这个词儿,确实动了一下心。其实到古代当个和尚还是不错的,据说在古代和尚可以经商、当地主,不用交税,甚至还能娶妻生子,这尼玛是特权阶级啊。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连句佛经都不会念,古人又非常迷信,一旦知道自己是冒充的,还不把自己绑上大石头沉了海,老老实实当渔民吧,保住命要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