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怕憋死

    五个女人在洪涛的指挥下,很快就用麻线把8个竹辫子支撑固定在了大网筒内,一个地笼的雏形就做好了,至于洪涛说的要在网筒周身剪开口子缝上漏斗的工作,她们又给了洪涛一个惊喜。只用梭子和麻线,女人们很快就在洪涛指定的位置直接织出来一个漏斗状的入口,根本看不出来渔网上有剪断的痕迹,一个完美的地笼不到中午就做完了,都不耽误吃中午饭。

    今天可没有海鲜火锅了,一大堆芋头和咸鱼干,吃得洪涛直瞪眼,他怀疑这玩意吃多了还能不能拉出屎来。说到个人卫生问题,洪涛也很无奈,疍家女人小便时,都会拿出一个劈成两半的竹筒,就蹲在船尾解决了。然后把这半个竹筒放到海水里去洗干净,再舀上海水来洗身体。

    那大便呢?更简单,直接蹲在船舷上,往海里拉吧,完事还是舀水洗一洗。其实洪涛觉得这样挺卫生的,至少比用什么树枝、竹片刮屁股卫生多了。问题是她们并不避着人,想了,直接就蹲下,这让洪涛很不习惯。更不习惯的是,不光那些结过婚的妇女这样,泊珠也是这样。最不习惯的是,自己也得这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可以蹲在船头部分拉,她们只能蹲在船尾。

    这一上午,一边干活儿,洪涛一边和泊珠交流了交流疍家的生活习惯和风俗,学习学习嘛,免得以后不知不觉就得罪人了。疍家的规矩还挺多,比如说这个船吧,上面就全是规矩。首先就是女人,任何女人也不能坐在船头,他们认为那样出海很不吉利,船尾才是女人该待的地方,同时那里也是家里的厨房,她们可以一边摇橹一边煮饭,绝对两样都不耽误。

    吃鱼的时候,也不能说把鱼翻过来,要说顺过来,同样也是为了吉利。当初自己落水时,泊小二不救自己上船,而是扔根绳子让自己拉着,这也是疍家的风俗。他们认为水里的人有可能是淹死鬼冒充的,所以不会去拉你,顶多是给你跟绳子让你拉着。

    每月的初一和十五,疍家人都会在自家船头摆上好吃好喝供奉龙王、妈祖。疍家人自诩为海蛇神的子孙,喜欢在身体上刺上一条海蛇,男女都有。在这一点上,洪涛比较自豪,他脱下外衣,给泊珠看了看自己后背上那个五彩斑斓的大老鼠脑袋,看得泊珠眼珠子都直了。她一是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在后背上纹个大老鼠脑袋,二是不太明白,怎么样才能把纹身做得这么漂亮,她上臂也有一条海蛇,可只有一种黑颜色,和洪涛那个大老鼠脑袋比起来,简直就是个蚯蚓,丑陋且渺小。

    “这是我家乡的手艺,以后我要是有了大船,就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然后也给你弄一个更大、更漂亮的海蛇神!”洪涛对于泊珠的疑问,只能是忽悠她了,反正这个诺言实现起来没个准日子。

    “%¥……”泊珠好像是真信了,就算她皮肤很黑,也能看出脸蛋都红了。不过她没有躲,而是坐在船尾,高声歌唱起来,唱的什么洪涛依旧听不懂,但是看到其他几个女人的神情,大概意思洪涛也猜出来了。完蛋,这下算是捅娄子了,至于什么地方捅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泊珠长得并不算美,怎么看都是个一般人,而且皮肤很黑,唯一值得夸耀的地方就是有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有一嘴白白的牙齿,很整齐,这在没有牙齿矫正、牙齿护理的古代很难得。至于身材嘛,可能是由于长期在船上操劳的缘故,她的手脚都非常粗糙,个头也不太高,顶多也就一米五几的样子,胳膊腿上都是圆鼓鼓的,没有纤细的腰肢,更没有前挺后翘。她才17岁,搞不好还是虚岁,应该是没发育好呢。头发啥的洪涛看不到,她整天戴着一个头巾,只露出脸蛋。

    对于泊珠的表示,洪涛不反对,他虽然不是很喜欢她,但也不讨厌,按照目前自己的处境,如果泊福家提出这个要求,自己还真很难拒绝。而且洪涛也没把这件事儿当成什么难事儿,连非洲的辛巴族女人他都娶了,还有什么不敢娶的?娶了就娶了呗,古代又不是一夫一妻制,以后碰上中意的,还能再娶,只要不对不起泊珠就没什么可过意不去的。目前首要的任务,还是让自己脱离整天吃芋头的命运,以免整天便秘,别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再给自己活活憋死。

    “阿珠,来来来……我们先出海去试试地笼怎么样?”想出海,那就得有船,洪涛已经看了,除了刚才那条小船之外,就没别的船了,总不能驾着连排船出海吧,这玩意自己玩不转,还得靠泊珠。

    “阿爷不让我独自赶海……”泊珠心里是愿意去的,只有有点为难。

    “我们两个去就不是独自了,不跑远,你认识附近有没有鱼比较多的地方?”洪涛就像是狼外婆,一步步的引诱泊珠上钩。

    “嫂子不会同意的……”泊珠还是有顾虑。

    “嫂子,我和阿珠去把网洗一洗……走啊!”洪涛干脆不等泊珠答应了,冲着船篷里喊了一嗓子,拉着阿珠的衣袖就往船边走。

    “别跑远……带着鱼虾一起去!”船篷里传来了二艘的声音,同意是同意,但是给安排了两个小尾巴。

    “来,小鱼小虾,上船喽!”船头那两个小孩子一听可以跟着姐姐出海了,嗖的站了起来,但是对洪涛还有点认生,没敢过来。洪涛倒是不介意带着两个7、8岁大的孩子,他们也不是废物,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昨天吃完饭的时候,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在帮着姐姐和妈妈洗米洗鱼,很乖。

    “升帆喽!我们去哪边?”上了小船,阿珠很自觉的就站到了船尾,拿起了木橹,洪涛则学着泊福的样子,站在那根小桅杆旁边,稍微琢磨了一下,就明白这个破帆是怎么用的。它很简陋,就是上下两边竹片夹着一块满是补丁的破布,顶端的绳子穿过桅杆上的一个铁环,拉着绳子帆就升起,松开绳子帆就降下,至于帆的方向,全凭手动拨动竹片控制。这玩意也就小风还管点用,风稍微大一点,竹片就变形了,根本吃不住多少风,聊胜于无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