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先进生产力

    “有道理,不管怎么说,小鱼小虾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就好,就好……”陈名恩并没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的问题上多纠缠,他拍着小鱼小虾的脑袋,转头冲泊家父子点了点头。

    “阿爷!阿爷!我还会数数了,可以数到三十!”泊鱼还嫌大人夸自己不够多,又开始背诵乘法口诀。

    “好啊!好啊!这是九九歌,背得没错!”陈名恩觉得自己这个干儿子没给自己丢人,半天时间就已经教给孩子们这么多东西,至少不算吃白饭的。

    “学那个没用,我们疍家仔多打鱼才是好孩子。”泊福看来是和洪涛较上劲儿了,凡是洪涛拥护的他就反对,这时又是他出来扫兴,连泊小二和泊小三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阿珠,让你阿爷看看我这个新疍家仔是不是好孩子,我们去起地笼!”洪涛并不讨厌这个泊福,老人嘛,有的开通有的固执,这和人的好坏没有必然联系。与其和他在嘴上争辩,不如给他来点实际的,那个地笼也下了一下午了,多少总该有点收获吧?

    小船有石锚,虽然有海流,但漂不远。洪涛起了锚,泊珠猛摇橹,很快就在几十米外找到了那截竹筒,洪涛从船上探身抓住了竹筒,顺着下面的麻绳开始慢慢往上拉。别看三片网加上几圈竹辫子在岸上没多重,到了水里死沉死沉的。这时候还不能玩命猛拽,一旦网体挂在水底石头上,就有可能把麻绳拉断,这玩意比后世的尼龙绳强度差远了。

    随着海底一阵水泡翻滚,洪涛觉得手里微微一轻,好了,地笼被拉起来了,这就好办,紧倒几把,一个黑乎乎的圆筒挂着一些海草就露出了水面!

    “啪啦……啪啦……啪啦……”随着一阵密集的撞击声,洪涛提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了下来,不管鱼多鱼少,反正这头一炮算是没放空,听声音笼子里不止几条鱼,还等着什么,拉吧!

    “鱼,好多鱼!噗通!”泊鱼站在船头眼疾嘴快,还没等地笼完全出水,他就发现里面鱼很多了,干脆直接就跳了下去。海边的孩子没有不会水的,疍家孩子更是从小就泡在海水里长大,下水之后的泊鱼一个猛子就扎到地笼下面去了,背着地笼往上拱,生怕绳子不结实或者网不结实,把这些鱼跑掉。

    “别拉……下水抬!太沉网会漏!”这时福伯也顾不上和洪涛斗嘴了,地笼已经基本拉出了水面,里面一片黑乎乎、白花花,不光有鱼,还有虾、蟹,挤成了一大团。洪涛粗略的估计了估计,大概三十多条吧,百十斤得有了,个头没有太大的,但也不小,其中有几条大石斑让他忍不住都吞口水了,这要是弄点豉汁上锅清蒸……

    泊珠反应也不慢,几乎跟着泊鱼一起跳了下去,再加上黄浪,三个人在水里抬,洪涛和泊虾在船上拉,终于算是把地笼安全的弄了上来。其实渔获在洪涛看来,并不太多,8个格子只装满了一格半,大概就相当于直径一米、高一米二的一个大桶装满了,一百四五十斤的样子。不过泊、黄、陈三家人对地笼这个收货明显有点喜出望外了,可见他们真是没怎么有过大收获,还好意思自称水上人家呢,丢人啊!

    一个只钓过鱼从来没正经打过鱼的后世混子,到了古代就比专业渔民还牛X吗?确实,只要和白洋淀、河|南、山|东一带的专业渔民接触过,是个人到了古代,就是捕鱼的祖宗。这不是洪涛厉害,而是后世里那些善于总结、善于发明的渔民们太厉害了。

    洪涛不止一次在水库里见过他们捕鱼,也不止一次用几包烟、一瓶酒贿赂过他们,从他们手里买几条十多斤重的鲜活水库野生大胖头鱼,然后切成两半,放到泡沫箱子里用冰块冻上,拉回城里熟悉饭馆,让厨师给做鱼头泡饼吃。那个味道好极了,从市场上买的鱼任凭厨师手艺再高,也做不出这种味道来。

    除了买鱼之外,平时这些渔民劳作之余,也会到洪涛钓鱼的阵地上聊聊天、喝喝酒,大家一熟悉,又没什么厉害冲突,话题自然也就好聊多了,能说的不能说的他们都会和洪涛说。就打渔这个手艺,发展到后世,已经到了极致,不管是海里还是淡水水库,你只要敢承包给他们,他们就百分百能让你这里一个巴掌大小的鱼苗都见不到,直接就给你清了库了。

    90年代上过他们这种当的水库不止一个两个,很多水库觉得他们给出来的承包打渔价格合适,就承包出去了。结果等这群人一走,直接就变成了死水,连放鱼苗带换水,折腾好几年都缓不过来,就这么厉害!

    他们既不用电也不用炸药,绝对守法,使用的办法就是迷魂阵和地笼。对于打鱼人来讲,中下层鱼是很难捕捞,尤其是鲤鱼,它们碰到网之后,不像草鱼、鲢鱼一样四处乱撞,而是顺着网向下游,找到网底和水底的缝隙之后,就钻出去跑了,这一点在北方山区水库尤为明显。

    用地笼,大大小小各种规格的地笼来捕捞底层鱼,效果非常好。中上层水域再布上迷魂阵,来来回回清几遍,这个水库里基本就没鱼了,如果网眼够小的话,连虾都没有了。这不是洪涛的智慧,这是世世代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不管这个智慧是好是坏,它也是智慧,所以说洪涛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借用了别人的智慧而已。就算疍家人再专业、再专精,差了上千年的积累,他们相对洪涛来说,也是徒弟辈儿的。

    “你真厉害,比我阿爷还厉害!”当泊珠被洪涛从水里拽上船,她都来不及抹一把脸上的海水,就呲着大白牙给了洪涛一个甜美的笑容。此时洪涛终于看到她的身材了,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还不错,勉强及格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