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合作社

    另外这顿海鲜锅还换来了一个重要消息,就是泊珠的问题。她今年已经开18岁了,按照疍家人的习惯,她早就该是孩子妈啦,不过泊珠却很难嫁出去。原因嘛,很简单,泊珠是个不祥的女人。她出生的时候就把母亲方死了,难产!而在她十岁那年,她又把她的大哥,也就是泊福的大儿子一家三口全都方死了。当时她大哥正要赶大海,结果她蹲在她大哥的船头嘘嘘了一泡尿,然后他大哥一家三口的船就再也没回来。

    有了这两个事迹,泊珠就嫁不出去了,疍家人对大海非常迷信,由于出远海追逐鱼群很危险,所以他们把对大自然的不解全都归于神灵,任何对神灵不敬的行为都被视为大敌,对神灵不敬的人,谁敢娶回家去啊,就算泊珠长成疍家人里的第一美女,也没人敢娶。

    这倒便宜了洪涛,泊福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纵然她被其他人视为不祥,泊福还是希望能给她找一个归宿,结果洪涛正好来了,还入了疍民,这不是天赐的女婿嘛。别人可以嫌弃泊珠,但洪涛应该不能。再说了,泊珠自己好像也对洪涛很中意,泊福之所以能容忍洪涛指手画脚干涉疍家人打渔的事情,也全是为了他这个宝贝女儿。

    当晚,洪涛又失眠了,其实他穿越过来之后,一共就睡了两晚,全没睡着。这倒不是在想泊珠的事情,而是在想如何能尽快让自己富裕起来。买不买船先放一边,先给自己在岸边盖一座竹楼吧,再弄一张木床,中间用几层麻绳编成细密的网,这就是原始的席梦思床,否则天天睡这个梆硬的船板,还得睡不着!

    可是吧,想来想去,一个迅速致富的办法也没想出来,只能是先把捕鱼的效率提高。据黄海说,一条两斤重的鲅鱼可以卖八文钱,一贯就是一百多条啊!就算全是那种可以卖二十多文钱的石斑鱼,这也得五十条啊!一只两斤重的大青蟹才卖十多文钱,这尼玛是谁定的价格?吃海鲜难道比吃大米还便宜,还有没有天理啦!

    骂是这么骂,其实洪涛自己也知道,这个价格很合理,因为这边太穷了,不光疍家人穷,陆地上那些土人们也穷,顶多比疍家人强点有限。大米饭都吃不饱,没事还得用芋头充饥,谁有那个闲钱来买海鲜吃啊?要想卖出高价,那就得把鱼拉到振州、琼州去,那里有市舶司,往来大陆和东南亚的客商很多,他们才有闲钱去吃海鲜,越是珍贵的渔获,在那里就越能卖出高价去,如果能把这些鲜鱼贩到广州,那价格就更高了。

    可是吧,不管是振州、琼州或者广州,当地的疍家人渔船很多,用后世的话讲就是渔业资源有点枯竭了。要是从远处贩运吧,船速太慢,光靠手摇橹一天也走不了多远,把人累死也不可能及时把海鲜送到。如果海鲜不新鲜了,那谁还吃啊,有些鱼种出水即死,放半天口味就变了。靠风帆吧,更不靠谱了,什么时候刮风、什么时候不刮风,谁也说不准,顶风顺风更是无从提前预判,光指望一年两次的季风不管用。

    其实疍家人也不傻,人家早就知道靠着大城市能卖好价钱,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疍家人聚集在大城市附近的海域,虽然渔获少,但售价高,背着抱着一边沉。

    琢磨了一宿,合算洪涛白琢磨,又回到了原点。想多挣钱,就得多捞鱼,想躲捞鱼就得远离大城市,想远离大城市又多挣钱,就得船速快,想船速快就得造新船,想造新船就得有钱……这一大套说一百年,还是一个问题也解决不了,所以洪涛揉了揉眼睛,干脆还是起床吧。外面已经有动静了,今天自己还有不少任务呢,带着一群姑娘媳妇去沙滩上继续制作地笼就是首要。

    昨天的收获,已经让大家认识到了知识的力量,一个小小的地笼加上一个外乡人、一个姑娘、两个伢崽,一下午的收获和他们五条船基本持平,而且还不用往远处跑,毫不费力。如果这还不能说明问题,那洪涛也就不用在这里混日子了,没出路。就连最保守的泊福也把船舱里的一张旧网、一张新网都贡献了出来,因为洪涛昨天分配渔获的时候定下了规矩,以后地笼、滚钩、螃蟹笼子这三种捕鱼方式将是这个小团体共有的财富,谁也不许独自经营,要想用,就得大家一起凑份子办个合作社。

    啥叫合作社,大家都不清楚,反正这个外乡伢子嘴里全是新鲜词儿。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家投入的人力、物力多,谁家就能多分渔获,除了洪涛那三成技术投资不变之外,剩下七成都是按照这么算的。疍家人也不全是活雷锋,怎么能让自己家里多赚一些,这个帐谁心里都清楚。

    在泊黄陈三家里,泊家最富,因为他家儿子最大,劳动力也最多,要不是大儿子一家死得早,现在孙子都能独自下海了,说不定重孙子都抱上了呢。黄家稍稍弱一些,他家两个儿子结婚的彩礼钱刚还完没几年,家里没有什么积蓄。陈家最穷,陈名恩只有一个儿子,老伴儿也死得早,劳动力严重不足,这也是他要收洪涛当干儿子的目的之一。

    洪涛既然想借助他们三家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就必须平衡三家之间的贫富差距。人这个玩意,往往是能共患难但不能同享福的,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人性。没有合作社的时候,大家一起吃糠咽菜都挺乐呵,一旦有了财富,那谁多了谁少了就是个大问题。轻则互相起了猜忌,感情越来越淡,重则直接起矛盾,合作社也别合作了,大家全都自己单干去了。目前又没有什么专利限制,地笼、滚钩、螃蟹笼子都是非常容易学的手艺,谁看几天都会做,到时候自己就成了光杆司令,光靠陈名恩父子的力量,自己得何年何月才能积攒够造新船的财富来啊?所以必须要让他们平均,大家共同致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