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全体动员

    洪涛和三家商量好了,泊家、黄家都不能超过三成股份,自己和陈家也只拿三成,剩下一成是各家妇女的,很多后勤工作以后还需要她们帮忙,一点利益都不让她们占,洪涛觉得会严重打击她们的工作积极性。虽然这个年代的妇女基本就是男人的附属品,没什么社会地位,一分钱不给也得干活儿,但洪涛不会去入乡随这个俗。他坚信,男人能做的工作,妇女大部分都能做,自己提高了她们的社会地位,是雪中送炭的好事儿,早晚会有得到回报的一天。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去做呢?

    泊黄陈三家人并不清楚洪涛这个带着上千年超前记忆、披着羊皮的饿狼心里在琢磨什么,他们只是本能的觉得洪涛办事儿很有古人之风,很公平,很对他们胃口。于是这个合作社的事情,就慢慢成了洪涛来主导,泊黄陈三家为辅助。这就有点像一个董事会了,洪涛当董事会主席兼CEO,泊黄陈三家是董事,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一起商量,洪涛权利稍微大一些,但也不能为所欲为。

    平衡!这个词很重要,一切想持久的事物,必须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否则无法持续下去。不管南宋朝还有多少年会完蛋吧,反正洪涛要做好在这里生活大半辈子的准备,并不是玩一把就跑,所以一个可持续发展、又能让自己所控制的基层小组织是非常非常必要的。这就是自己以后发展壮大的火种,能不能平地起高楼,就看这个地基牢固不牢固了。

    “伢子,阿爷要进城去了,你真不想跟咱去看看?”当洪涛还蹲在船帮边上,用一根小木棍蘸着粗盐在嘴里来回捣鼓的时候,陈名恩已经收拾了要拿去崖城镇换东西的渔获,站在小船上看着自己这个怪异的干儿子,满脸都是慈祥。

    “您去吧,我以后有功夫了再去看看,路上小心些,早去早回。噢,对了,铁钩子的图纸您拿好了吗?一定要用最好的钢来做,不怕贵。”洪涛是真的很难把阿爷这个词儿叫出口,他已经私下和陈名恩沟通过了,自己会慢慢适应,让他别见怪自己不经常用阿爷称呼他,这不是对他生分,而是还不太习惯。

    “放心吧,阿爷不是你福伯,不小气也不糊涂!”陈名恩对洪涛的叮嘱没有厌烦,反倒觉得有个小辈儿能关心自己挺自豪的,顺便还挤兑了一下每天都和洪涛做对的老伙计。

    “我也跟着你去,那么多财货,我不放心!”泊福并没生气,他的守旧、固执也不是这一天两天才表露出来的,洪涛没出现时,他也是这个做派。听了陈名恩的话,他干脆跳到了小船上,表示对陈名恩一个人进城不放心。

    “你啊,就是一辈子操心的命,伢子们已经大了,不用你整天盯着……”陈名恩也不在意老伙计跟着自己一起去,多个人还能多个聊天的呢。当下摇起木橹,驾着小船慢慢向西边那个河口里驶去,一边摇还在一边规劝泊福。

    “铁钩我不心疼,可那多黎布做何用?你家伢子说的你就全应承,就不怕他败光你的家!”泊福也不示弱,大声和陈名恩争辩着,海上人家说话都是大嗓门,声音小了被海风、海浪一搅合,听不见。而且这些疍家人也不在背后议论人,不管好坏,他们都会当面说,不怕被人听见。

    “伢子,别听那老汉的,他是指望着攒出嫁妆来给阿珠呢,早晚还不都是你的,哈哈哈哈!你们几个利落些,磨个刀要磨到太阳出来嘛!”看着陈名恩和泊福的小船慢慢走远,风中还不时飘来两个老人的争论声,洪涛停下了刷牙的大业,蹲在船上心里有点压力。这时给他增加压力的人又来了,黄海也蹦到了小船上,一边拿洪涛和泊珠的事情说笑,一边招呼着黄家、泊家和陈家的几个儿子赶紧出发,他们要去山上给洪涛砍竹子。布匹、铁钩、麻绳这些东西疍家人不会生产,只能用渔获去和黎人、汉人换,但竹子就不需要了,有的是力气,自己砍吧。

    “嘿嘿嘿嘿……”几个汉子听了黄海的喊声,也纷纷拿起砍刀,跳上了船,还不时回头冲洪涛傻笑。这三家的几个儿子,虽然最大的都30多岁了,性格却和小孩子一样,除了干活、吃饭之外,全是闷葫芦,一脚踢不出两个屁来。高兴的事情他们就笑,不高兴的事情他们就低着头不出声。

    “阿珠!开工啦!”洪涛就算是脸皮再厚,被一大群大老爷们盯着,还不时呵呵笑几声,也不太自在。牙也不刷了,这个麻绳太硬,蹭得牙床子生疼,刷牙成了他目前最艰巨的任务,只能轻轻的、慢慢的一点一点蹭。

    三家的好渔网都已经被合作社征用,很快就会变成地笼,仅剩下两三张破渔网也无法再出海打渔,于是昨晚吃饭喝酒时洪涛这个董事长顺便给各位董事们开了一个小会,安排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重点。

    陈名恩、陈琪鸿父子负责去镇上交换、出售渔获,这个工作只能由他来干,因为他识字,汉话和黎语都会,以前这个工作也都是他去,不容易上当受骗。这些渔获除了换一少部分大米之外,剩下的全部用来换取铁钩子和黎布。铁钩子的图纸洪涛已经用木炭在一块木板上画好了,大小都有尺寸,拿着木板去找铁匠打造即可。黎布陈名恩也有样品,那是一种非常厚实的棉麻混合织物,原本是用在疍家女的衣服上,就是袖口和领口那一圈黑色,洪涛觉得拿这玩意当帆用应该不错,虽然比不上后世那些化纤织物,但有总比没有强。靠手摇木橹和原来那种破布帆,小船跑不远也跑不快,他要把后世OP艇上的三角帆弄出来,给疍家人的小木船插上一对儿小翅膀,不敢说能飞吧,至少是能扑腾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