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宋朝OP艇

    “我家船多,用我家的试,你阿爷要太阳落山时才回来,还有两个时辰呢,不等他!”但黄海是个急性子,他看到洪涛把两张破帆缝合在了一起,上面还缝上了一大串竹辫子编的圆环,还带着上下两根横杆,很是好奇,拉着洪涛就让他用自己的船做试验,还主动让儿子把小木船拖到了沙滩上搁浅了。

    “这根绳子是升帆索,把帆拉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绑牢就可以了。这根绳子是操帆索,穿过隔板这个洞,用来操纵帆的方向,找到合适方向后,把绳子在这根竹筒上绕几下,卡在这个洞上就固定住了。”洪涛在大家的帮助下,把做好的这张破帆装在了黄海那艘小木船上,然后开始给大家讲解这张帆的主要构件用途和它们的使用方法。不光黄海和那几个表哥们要来听,洪涛还把沙滩上的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包括三个孩子。

    这种帆很好操作,熟悉了之后,只需要一个人一只手就足够,后世里十多岁的小孩子经过简单的训练都能一只手操帆、一只手掌舵,洪涛相信这些以大海为家、以船当坐骑的疍家人至少不会比后世的那些城市孩子差。

    没有滑轮没关系,把船尾的隔板上钻出一个洞,打磨光滑之后也能勉强代替,再把麻绳上系一些结防止手滑,用一个一尺多长的竹筒当锁缆器。需要固定操帆索时,在上面缠几绕就卡在小洞上了。这样的话,只需要坐在船尾的船帮上,一只手拉着操帆索就可以控制帆的方向,把操帆索全部拉紧,帆就和船体平行了,这时候就能选择是左舷吃风还是右舷吃风。只要根据风向把操帆索松开不同的长度,再固定住,帆就会吃满风。这时上下横杆和斜拉杆就会把帆布撑起来,让它无法过多变形,只能被风吹成一个鼓包,带动着小船前行。

    至于操舵的问题,洪涛也是按照OP艇的模式做的,就是在舵把上固定一根横着的竹棍,不用太粗,镐把粗细即可。这样坐在船尾的船帮上,左手通过这根竹棍,就能推拉舵把,右手通过操帆索,就能控制帆向,同时升帆索也绑在船尾的隔板上,想升帆降帆都不用别人帮忙,一个人全都能做。

    这就大大解放了船上的劳动力,不用再轮换着去摇木橹,光操作帆和舵,可以省下绝大部分体力,只有在无风或者需要赶路时,才需要木橹的辅助,一艘手摇船基本就变成了以风帆为动力的帆船。至于这样改造成不成,能不能达到洪涛的预期效果,洪涛也不清楚,试验嘛,就得试!

    “升帆喽!”安装完、讲解完,洪涛就要来个处女航了。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这艘小木船重新推回大海,洪涛坐在船尾,扯着嗓子大喊一声,然后拉动升帆索,把那张全是补丁和破洞的帆升了起来。

    什么叫科学?科学就是只要方法对,在什么地方都管用的学问。虽然小木船比OP艇大、沉,虽然厚粗布没有合成原料那么轻、那么密,但大致原理都是一样的。小木船稍微在海面上飘荡了几分钟,当洪涛找到了正确的风向之后,那张帆就鼓了起来,然后小木船就开始动了,并且越来越快,向着大海中驶去。

    “阿珠,你的眼光就是好,给嫂子讲讲,为啥他一来你就看上了?”岸上的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小船越走越远,这个速度已经比摇橹要快了,而且小船好像还在加速。男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个东西,以后就可以不摇橹了,脱离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就能下海摸更多的鱼蟹。女人们当然也知道男人为啥高兴,泊珠的二嫂把功劳都归功在自己的小姑子身上。

    “我去织网了……”泊珠被二嫂问了一个大红脸,她和洪涛之间的状态别人知道归知道,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直接说出来,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网都织完了,你不如帮心上人多编点竹辫子吧,说不定再过些日子,你们就有自己的船了呢,正好用得上!”二嫂也是个碎嘴子,开小姑子玩笑也不怕被记恨,泊珠都躲了,她还追着补了一刀。

    “哈哈哈哈哈哈……”沙滩上的男女立马就曝出一片笑声,有了自己的船就意味着两个人成家了,这是疍家的规矩。

    洪涛已经听不见沙滩上的笑声,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帆的形状,然后慢慢增加帆的吃风面积。由于不太掌握这块拼接起来的破布有多大强度,更不了解这些竹条的韧性,他不敢贸然让风帆全部吃满风。把风帆撑破倒是小事,万一把桅杆搞断那可就麻烦了。

    “黄伯,您也来试试?”试验了一小会儿,洪涛已经把风帆调整到三分之二,听着那些竹条和桅杆发出的吱嘎吱嘎声,应该可以挺住,此时小船的速度已经和手摇橹全速差不多了。看到黄海和黄浪坐在船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操作,洪涛才想起这条船是人家的,于是假客气了一下。

    “阿爷,我先来!”假客气最拍遇上真实诚,黄浪显然就比较实诚,洪涛话音刚落,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了起来,连他阿爷都不谦让,自己先走到了船尾。

    “你就坐对面,左手抓住这个绳子,右手拿着竹棍……”洪涛根本没动地方,这套装备坐在左舷右舷都可以使用,直接面对面递给黄浪就可以。原本洪涛还想教一教黄浪操作的技巧,可惜黄浪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左右手稍微适应了一下,就开始自己操作了。对于一个常年和大海打交道的疍家人来说,如何找风、如何让帆吃风都快成他们的本能了,只需要熟悉这种感觉就足够,根本不用别人来教授。

    “阿爷!%¥¥#,省力气!%¥%¥#……”黄浪的汉语说得不咋地,洪涛只能听懂比较短的单词,后面一个字儿也不明白,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和黄海夸赞风帆好用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