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试验成功

    “黄伯,这里有没有大鱼喜欢出没的海域,我弄的那个滚钩是专门钓大鱼的,最少也得二三十斤往上一条,太小了不好用。”看到黄浪玩风帆一点都不比自己次,洪涛也就不在对面盯着了,离开船尾来到船头,和黄海并排坐在隔板上,开始算计以后的捕鱼大业。

    “有,以前要赶潮水、赶风向去,一走就是一天多,如果天气不好、风向不合适,好几天都回不来。泊珠她大哥一家就是那么没的。现在有了你这个澳洲帆,就省事多了,不用人摇,可以一直赶路,找个好天气咱带你去!你福伯好福气啊!”黄海把装水的竹筒递给洪涛,看着不远处的鼓岛,心情非常不错。往常要想到这个岛,就算顺风也得半个多时辰,现在虽然时间上没快多少,可是基本没出什么力气。这种舒服的赶海方式他一辈子都没敢想,却被身边这个高高大大的外乡小子轻易实现了,连他这个很想得开的人都不得不赞叹泊福的运气,海里随便捡个落水鬼都能享福。

    “您认识会造船的人吗?我想给自己造一艘新船,澳洲摸样的新船,比咱疍家的船跑得快好几倍。有了快船,咱的海货就能运到琼州或者广州去卖,可以换回来更多的东西,然后就能造更大的船!”洪涛也被成功所鼓舞,开始畅想下一步了。按照他的计划,打渔这是获取资本的第一步,等有了足够大的帆船之后,他就要扬帆起航了。四海都是家,随便带点货物就能赚来补给品。他想驾着自己的大帆船再来一次环球航行,什么哥伦布啊、麦哲伦啊,全玩去吧,后世人唯一知道的就应该是自己,洪涛!

    “振州就有造船的好把式,不过造新船要好多钱,先不急,有了你的地笼和这种帆,到了冬天,就够你造一艘连排船的了。打渔先不忙,趁着春节把你和泊珠的婚事先办了,然后你就不是伢子了,做什么都能自己做主。到时候再弄你的快船,挣多挣少都是你自己家的,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快船,就带着泊珠回你的家乡去看看,给父母上上坟,也让他们知道你洪家还有后。”黄海会错了意,他以为洪涛要造快船回家乡,所以婉转的提醒洪涛,还是先娶了泊珠再走,否则光靠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支付新船的费用。

    “我不打算回家乡,就算娶了泊珠也不想走。咱们的合作社里还有我的股份呢,和大海要吃食,一个人、一家人再有本事,也斗不过它,必须大家团结起来和它抢和它夺。我父母在世的时候就和我说过,他们的祖辈就是从大唐过去的,让我早晚要回来。现在我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轻易回去,等我有了几百吨的大帆船,再回去把他们接回来,埋到故乡去。”洪涛听出黄海的画外音,没辙啊,还得编瞎话,这回连父母都饶上了,一出游子归乡的戏码上演了。

    “好伢子!有出息……刺啦……哎呀。”黄海让洪涛这番慷慨激昂的说辞感动了,拍着洪涛的肩膀,刚想鼓励鼓励洪涛,说点掏心窝子的话,船尾突然传来一声惊叫,船速突然顿了一下,慢了下来。洪涛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怎么了,那块破布被风撕开了。

    “你个憨货,……%¥##”黄海吓了一跳,直接就从隔板上跳了起来,几步跑到船尾,一边骂一边照着黄浪脑袋上就是一巴掌,然后还嫌不解气,从船舱里抄起一根支网用的竹竿就要打,幸亏洪涛来的快,赶紧把他给抱住了。

    “黄伯、黄伯!别动气,一张破布,撕了就撕了,等我阿爷回来,换上新布,多加一层,就没事了。哥啊,这下得劳烦你了,咱们得摇回去。”洪涛看了看那张帆,已经完全从中间撕开了,黄浪可能玩得高兴,偷偷把帆给升满了,这张大补丁摞二补丁的破布经受不住如此的拉力。此时这个儿子都6岁的汉子,抱着脑袋蹲在船尾,就好像自己犯了多大错误一样,头都不敢抬。

    “还不赶紧摇船!”黄海气哼哼的把手中的竹竿往船舱里一扔,冲着黄浪大喝了一声,然后抬头看了看那张破布,眼里满是可惜。没办法,疍家人穷啊,衣服穿破了补了又补,实在不能穿就拆开当挂在连排船上的布帘,或者缝补好放到船上当风帆,谁家舍得用新布当帆,那不是败家子吗。

    驾着风帆出去,摇着木橹回来,来回这么一折腾,到海滩的时候,陈名恩和泊福已经回来一会儿了,正在从小船里往连排船上卸货物。他们这次总共拉过去两大筐海货,近200斤,换回来一斗米、两匹黎家厚布、两捆粗麻绳和两捆细麻绳。另外洪涛要的20个铁鱼钩正在铁匠铺里加工,后天才能去取。总共卖了两贯钱,经过这么一折腾,陈名恩手里只剩下150多文铜钱。主要是这种黎家厚布比较贵,一匹要500文,想起要拿这么贵的新布去当风吹日晒的船帆,泊福疼的脸上都抽抽了。

    “贵点也值了,这简直就是帆布,还带着麻!”洪涛原本还打算把两层黎布像纳鞋底一样用密致的针脚缝制在一起,这样比较结实耐用。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种黑色布料之后,立刻就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这种布已经很厚重了,而且里面不光是棉,更多的是麻,比后世的帆布还紧密,只要不长期潮湿,一层也足够当帆用的。要是再把上面刷薄薄一层桐油,那就是很理想的帆布。当然了,这是相对而言,和后世那些合成面料相比,这种布小面积使用还凑合,面积太大之后,就太沉了,沾上水之后自重更大,一个人够呛能拉的起来。

    “阿珠,还得麻烦你和嫂子们,就按照那面破帆的大小缝制吧,四边都要双层,打眼的地方要双面加布眼多缝几层。这也就70多公分宽,一匹有多长?”洪涛对布料很满意,但是对幅宽有点鄙视,才不到一米宽,太窄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