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水捞饭

    “四丈!”泊珠已经成了洪涛的应声虫,洪涛说啥她都点头,而且立刻执行。

    “四丈,小鱼小虾小蛟,都过来,帮叔叔算算,四丈是多少尺?”洪涛一点都不放过扫盲大业,他心里已经得出了答案,还让泊珠带着3个孩子自己算出一个答案来。

    宋朝的一匹布长度不到13米,这种黎布幅宽还是最窄的,只有不到70公分。这样的话,一匹布连同双层边角算上,将将也就做出两张帆来,两匹布四张帆,仅够黄家和泊家四艘小船用的,泊珠和自己家的三艘船还没帆用呢。但是这也没办法,钱不够买不起那么多厚黎布,想要更多的帆只能去打更多的鱼。为了这个目标,沙滩上立马就成了竹制品加工厂,男人们劈竹条编蟹笼,女人们就着篝火的亮光开始裁剪缝制帆布,就连孩子也得帮大人打下手,晚饭是简单的咸鱼、芋头和白米饭,就在沙滩上凑合吃。

    洪涛不会编竹器,对目前这种大针粗线的缝制方式也不拿手,于是他主动担任了厨师的职务,把泊家两位嫂子替换了下来。蒸米饭和芋头洪涛还是会的,而且他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蒸得好。宋朝人恐怕不知道啥叫水捞饭吧?这玩意做出来比蒸、闷都能多出三分之一,特别出数。不过也仅仅是看着多,真吃下去,该是一斤米还是一斤米,全是骗眼睛用的。

    这里要说清楚一个概念,这个水捞饭和后世饭店里那些鲍鱼捞饭、鱼翅捞饭不是一个概念。水捞饭是困难时期大家为了多吃几口白米饭而想出的一个烹饪方式,先把大米放到水里泡十多分钟,然后放到滚开的水里煮,就像熬白米粥一样。但是,别把米完全熬熟,当有七八分熟的时候,就把大米捞出来,再放到屉上蒸个十多分钟,就可以了。这样弄出来的大米饭特别蓬松,完全涨开了,看着也特别多。不过吃起来口感没有焖米饭和蒸米饭好,营养更是被米汤带走了不少,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后世里已经很少有人再这么吃米饭了。

    可是在宋朝,很多普通百姓每天只吃两顿饭,遇上出力的活计才加一顿。疍家人更别提了,海南岛本来就缺少大米,他们连两顿大米饭都吃不上。要不是为了照顾洪涛,人家顿顿都是芋头,每到初一、十五祭拜龙王和妈祖的时候,才会全家吃一顿白米饭。

    洪涛本来是想入乡随俗来着,可是吃了一顿芋头,他就随不了这个俗了。为了让自己的大肠不至于便秘,也为了自己身体健康,别被活活憋死,还是腐化一下吧。不光要顿顿大米饭,以后还得买点更金贵的小麦面来蒸馒头和包子呢?一个虾仁馅的海鲜包,你说你馋不馋吧!沾点醋和辣椒油……嘿,洪涛每次想起来,都口水湿枕头!哦,对了,这时候还没辣椒呢,那就光醋也成啊!没醋都可以,啥也不蘸照样能吃五个大包子!

    可说是这么说,再没皮没脸也不能自己吃大米饭,眼看着旁边的人都啃芋头,更何况还有几个孩子呢。所以洪涛已经和自己的干阿爷陈名恩说好了,每次去城镇里卖鱼,都要换回足够的大米,三天可以吃一次芋头,剩下的时间都吃大米。自己有把握可以让大家过上这种腐化的生活,如果捕不到那么多渔获,洪涛宁愿自己离开。一个穿越了三次的现代人,连三家人的大米饭都挣不到,还有脸穿越啊?一头撞死在礁石上得了,说不定还能穿回金字塔岛上去,继续去当他的土皇帝。

    不过目前这个捕鱼大业刚刚起步,用钱的地方太多,大米饭还真有点不太够了,洪涛只能很无耻的连自己的肚子带着其他人的肚子一起蒙。水捞饭加上蒸咸鱼干,再来点海菜,也算是海鲜捞饭了不是,反正小鱼小虾他们三个孩子吃得挺香。泊福那个抠老头虽然一脸的不高兴,但是手里的竹筷子可没停,两碗饭之后还就着米汤饶了一个大芋头,也不知道晚上他吃那么多干嘛,不怕体重超标啊!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和阿珠带着孩子们出海下地笼,大家在岸上休息两天吧!”为了尽快把蟹笼和帆弄好,洪涛在第二天一早又提出了新的工作方式。目前只有一张破帆可用,与其让大家再划着船费时费力的出海捕鱼,不如集中精力把工具做好,等四张帆都做好之后,再出海不迟。其实他也是有私心的,编蟹笼、缝风帆他全不会,别人都忙着,就他一个人闲着有点不好意思。另外他也不想看着阿珠干那么多重活儿,既然早晚都是自己媳妇了,那就得体贴点,让她也少干点活儿。

    别人听不懂洪涛说的啥意思,陈名恩听懂了,觉得也很有道理,于是洪涛把那面重新修补好的破风帆又装到了泊珠船上,带着泊珠和三个孩子出海了。这次去的地方还是鼓岛周围海域,既然上次收获不错,那就不换地方了,把这一片先捞干净了算逑。这里的深浅也合适,地笼这个玩意不适合放到太深的地方,那样一旦挂住就捞不回来了,目前只有三条地笼,丢一个就是极大的损失。

    “阿珠,你是姑姑,先给孩子做个榜样,加油哦,全背对了我就教你使帆!”洪涛这次没让别人动这张破帆,它已经撕过一次,虽然缝上了,但强度肯定更弱,还是自己控制着放心。不过他也没让泊珠和孩子们闲着,一边驾船一边还得考核泊珠和孩子们这两天的功课。九九歌、自己的名字都要考的功课,为此船上特意放了一个木盆,里面全是沙子,这就是洪涛洪老师的黑板。

    “七九……七九……”刚背了多一半儿,泊珠突然愣住了,嘴里结结巴巴的卡在七九上,脸憋得通红,两只手绞在一起,表情很痛苦。

    “七九六十三!叔,我都会背了……”泊鱼忍受不了自己姑姑的不上进,插嘴把答案说了出来,然后高声背诵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