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分工合作

    “没错,黄伯说的对,我们还在起步阶段,不能马上把技术传给别人。等以后我们有了更好、更高的技术,才可以把旧技术传授出去,这叫代差!只有保持住代差,我们才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才能咬到最肥的一口肉吃。”洪涛觉得古代人一点儿都不傻,经济学原理他们没学过,甚至没听说过,但是他们懂。

    “那咋办?”泊福虽然每天都在叨唠洪涛,但心里还是看重洪涛的意见,不看重也不成,人家就是捞鱼多。而且也不是外人,看到自己女儿那个眼神,老人就明白了,早晚这个大个子会成为自己的女婿。

    “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不是一个合作社吗?就是一家人了,算一个整体。这样的话,我们在生产中不用再分泊家、黄家、陈家,应该是一个整体,就像一个人一样,有脑袋想问题、有手拿东西、有脚来走路,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最合适的位置。如果一个人有两个脑袋、四只脚、一只手那不成怪物了,您们说是不是?”洪涛对陈名恩提出的这个问题早就有计划,不过不能直接说,一定要等他们自己琢磨出来,然后再引诱他们按照自己的思路想,这就叫洗脑。

    “涛伢子,有话你就说,我们疍家人不像土人一样那么多讲究,谁有本事谁就做话事人!”黄海反应最快,他已经有点明白洪涛的意思了,陈名恩和泊福还楞戳戳的没琢磨过味道呢。

    “我的意思嘛,就是我们大家分工合作!有专门出海捕鱼的人,有专门运输渔获去振州出售的人,有专门在家给大家做饭、织补渔网、制作工具的人,有专门和土人联络买卖货物的人,这样就像一个人了,有头有手有脚,哪儿都不多、哪儿也都不少。”得到了黄海的支持,洪涛又把话挑明了一些。

    “谁当脑袋谁当手脚呢?这个东西怎么分?”陈名恩好像明白了,不过他没吱声,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洪涛。泊福话密,性格最直,他没全听懂洪涛的话,不明白就要问清楚。

    “我是这么打算的,我阿爷懂的汉话和汉家规矩最多,他最适合当这个对外联络的人,福伯您做事儿最认真,黄伯在疍家人里交往最广,我的表哥们都是出海的好手,嫂子们都是缝缝补补的好手,这个事情就好办了。我阿爷和福伯负责去振州卖货买货,黄伯负责去联络更多的疍家人加入咱们的合作社,人数先不要多,最好找大家都信得过的人。我和表哥们出海负责打渔,嫂子们在家负责做饭和制作工具,这样分配成不成?”既然黄海和陈名恩都默认了自己的主导地位,洪涛就不怕泊福一个人不同意了,于是就把自己的计划合盘托了出来。

    “你个伢子脑子灵活,还是你和你阿爷去振州吧,我带着他们出海,下海苦啊!”泊福这回算是全明白了,他果然有意见,不过这个意见让洪涛有点意外,他并不是嫌自己分配不公,而是要照顾自己,话里话外还是不愿意自己出远海去受罪。

    “福伯,我是个20多岁的大小伙子,再苦也比您能抗。看看您的手和膝盖,刮风下雨阴天就会疼吧?就别去和大海讨生活了。您和我阿爷、黄伯操劳了大半辈子,不就是为了把孩子们拉扯大。现在我表哥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您们几位也该过几天舒服日子了。再说我是个外乡人,既听不太懂大家的话,又不懂这里的很多规矩,到了振州平白给我阿爷添麻烦,您说是不是?”洪涛不是不想享福,但是在宋代的贫民阶层,能享到什么福儿?还不如自己出海劳累劳累舒服呢。再说了,洪涛想出海还有另外的打算,他想试试自己在后世学到的那些航海知识管用不,能不能在宋朝活舒服喽,这些技能必须要弄明白,否则自己的计划就是镜花水月,根本无从谈起。

    “好伢子!就听你的!小二、小三!以后你们俩出海的时候一定看好你们弟弟,把他弄没了,我拆了你们的排船!”泊福让洪涛这一顿暖心窝的话彻底打败了,眼窝里都有水花了,借着回头喊自己儿子的机会,老人伸手抹了抹脸,用一顿怒骂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哦……”蹲在后面的泊小二和泊小三到现在为止都不明白自己咋又挨了阿爷骂,不过他们并不辩解,都被骂习惯了。

    “福哥,要不我去把翁家也叫回来?他们窝在振州连芋头都快吃不上了,我过来的时候没叫上他们,怕你这边鱼也不多。”黄海对洪涛的分配没有什么意见,立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嗯……他家女人多,日子也苦……涛伢子,翁家是你小三哥和沙哥的亲家,全家只靠他一个人下海,要不让他们过来?”泊福这次没自己做主,特意给洪涛解释了解释翁家的情况,把定夺的权利让给了洪涛。

    “嘿嘿嘿,这事儿您和黄伯做主就成,先别叫太多人来,等我们试试新方法到底好不好用再拿主意。”洪涛赶紧谦让了一下,自己虽然距离董事长的位置越来越近了,但这几位老人还是主心骨,必须不能急着抛开他们,自己在这里根基太浅。

    “开饭!拿我泡的海龙酒来,明天咱们就走一趟振州,给伢子们奔一条出路去!”泊福看到洪涛还这么尊敬自己,心情大好,吼着让儿媳妇端饭端菜端酒。洪涛到来这几天是他过得最舒服的日子,每天都有白米饭吃,还有酒喝,那些被风湿病折磨着的骨头节好像都不那么疼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名恩、泊福和黄海就驾着一艘小船,带着所有的渔获,张开黑帆沿着海岸线向东而去。他们此去的目的不光是要卖鱼,也不光是要把翁家叫回来一起加入合作社,还要按照洪涛的提议,看看能不能在振州找到可以大量收购海产品的固定客户,哪怕价格稍微低一些都可以,这样以后就不用再发愁渔获的出路了。批发、零售这对词儿又从洪涛嘴里蹦了出来,当泊福问他为啥要降低自己渔获的价格时,洪涛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听着也挺有道理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