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要钱不要命

    “吃过了午饭,咱们就回去找黄浪,我们船小,装不下了。”泊小二坐在船头,一边啃着洪涛做的烤鱼,一边看着船舱躺着的那两条大鱼,吃一口就笑一声。如此轻松的捕鱼日子他从来没过过,连想都没敢想过,美是从心底绽放出来的,掩饰都没用。

    “这就是我让黄伯多找一家人来和我们一起干的原因,我们自己带不走那么多鱼,就算把连排船划过来,这些鱼也不能久放。以后还需要一艘船专门运输,抓上一两条,直接就送回振州去,越鲜卖得越好。”洪涛现在底气也足了,不管蟹笼好用不好用都无所谓,自己这个董事长算是当定了。有了这个成绩,泊福再说什么都没用,以后的工作安排自然而然就会由自己定。

    “应该把二嫂家里人也叫过来,不过他们有点远,在琼州那边帮土人运大米呢。二哥,抽空让人带个话过去,别在那里受土人气了,回来和咱们一起干吧。”泊小三很赞同洪涛的话,疍家人原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在不同的海域里生活,主要原因就是生产力不够,大家凑在一起也捕不到更多的鱼,索性各过各的。现在生产力上来了,有更多的人手才能获得更多收益,就算他不懂什么叫生产力,却也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我已经让黄伯去振州给他们带话了,他家能下海的人多,不回来捕鱼去当摆渡,吃土人的官饭,给疍家丢人!”泊小二对他的老丈人明显有意见,看样子两家人以前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阿爷!鲨鱼!好几条!”泊蛟吃饭快,也不愿意和大人一起聊天,正一个人蹲在船头盯着浮标,他对这种捕鱼方式很感兴趣,四支浮标能让他看得井井有味,每当有动作时,他就会大声提醒其他人,现在他又大喊了起来,只是声音有点颤抖。

    “涛伢子,看来今天是钓不到鱼了,它们一来扔啥吃啥,咱们赶紧把钩子收了吧!”泊小二和泊小三起身看了看,把手里的芋头一扔,就去拉帆。

    “它们咬到咱们的钩子啦!”可惜想躲都不成了,一个浮标突然倒了下去,然后附近的水里就像开了锅一样,好几条鲨鱼露出了背鳍,好像在撕咬着什么。

    “涛伢子,我去收另一个滚钩,这个不要了!它们一来就是一群,会把小船顶翻,千万不要过去!”泊小二此时已经把帆升满,为了加快船速,泊小三玩命的摇动木橹,并且不忘了叮嘱洪涛,不要去惹这些鲨鱼群,看来他们对鲨鱼还是很畏惧的,连滚钩都要放弃了。

    “别操蛋了,老子好不容易弄来的钩子,岂能便宜了它们!小蛟,这玩意能卖钱不?”洪涛一点儿都不怕鲨鱼,他上辈子、上上辈子不知道弄死了多少只鲨鱼,做为一个钓鱼人,鲨鱼和海狼就是敌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嗯嗯嗯……可是阿爷……”泊蛟听了洪涛的问话,本能的点了点头,然后马上就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指着远处的泊小二试图让洪涛改变主意。

    “阿爷个屁,你叫泊蛟,蛟是啥?不就是鲨鱼吗!有这么没勇气的鲨鱼吗?闭嘴,过去!看看你老鼠叔叔如何大战鲨鱼吧!”洪涛没功夫和泊蛟废话,把上衣一脱,露出了后背那个老鼠头纹身,眼看滚钩就要被拖走了,那些麻绳可禁不住鲨鱼牙齿的磨咬,丢一个钩子洪涛都心疼,好几天大米饭钱啊!洪涛经过这么几次穿越,有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是老鼠超人。这个人吧,一旦死不了,死了之后还能活,他就会把死视为一个屁。

    “再靠近点!别怕,你叔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转舵就转舵,把左右先给我分清楚,准备啊!”随着小船慢慢靠近滚钩,洪涛拿起一根鱼叉,站在船头上,死死的盯着海面下那些翻滚的黑影。这片海水已经被搅混了,看来鲨鱼们并不是在打架,而是在抢食。应该是有一条鱼咬到了鱼钩,但是力量不够带倒浮标的,于是血腥味招来了鲨鱼群。也不光是这条鱼,这一上午,有五条鱼的血液都在这片海域里流淌着,还有那条被砍成两段扔了的海狼,味道太浓了。

    “涛伢子!别……”远处的泊小二终于发现洪涛的船没跟上来,转头看到洪涛的姿势,就明白洪涛要干嘛了,可是话音未落,洪涛已经用一个标准的扔标枪姿势把鱼叉猛地冲水中扔了出去。

    “哗啦!”鱼叉准确的插在一条刚把脊背露出水面的鲨鱼身上,尖锐的四棱锥深深的刺进它身体侧上,一股暗黑色的血液从它身上冒了出来。这条鲨鱼吃疼之后,原地翻了一个身,直接就向深海钻去,不过鱼叉的倒钩死死的卡在它的皮肉中,连带着船上的缆绳开始一起向水下沉去。

    “小蛟,记住啊,在船上,千万不要踩着缆绳,什么船都一样。更不能把脚放在缆绳中间,看到没,鲨鱼可怕吗?扎疼了它照样是逃跑,只要你叔我想要的东西,就别想跑!”洪涛很满意自己这一鱼叉的威力,一边教授泊蛟使用鱼叉的注意事项,一边盯着缆绳的放出速度,等缆绳速度放慢之后,他就抓起缆绳,开始往上拉。

    鲨鱼这种动物,凶猛、高速,但是没耐力,还不能肚皮朝天,一旦被拉得肚皮朝天了,它就像半身不遂一样,立马就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力,具体为什么洪涛也不清楚,好像是它身体构造的问题吧。如果是一条同样长度的金枪鱼,洪涛根本就不敢用鱼叉去叉,那玩意疯起来能拉着小船跑出去十几海里不休息,即使是后世的高科技渔具,也不能百分百对付大块头的金枪鱼。不过鲨鱼就没这个本事了,很快就被洪涛拖死狗一样拖回了水面,刚打了一个挺儿,又一根鱼叉直直的扎进了它的脑袋。这下它干脆就不跑了,直接被洪涛一鱼叉给扎死了,直挺挺的躺在水面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