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鲜鱼翅

    “别光傻看着啊,它都死了还怕什么!赶紧帮叔把它弄上来,一会别的鲨鱼就该疯了!”这条死鲨有近三米长,洪涛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拉不上来它,然后泊蛟就又挨骂了,哆哆嗦嗦的跑到船边,抓住了鲨鱼尾巴,连拉带拖的帮洪涛把它弄上了船。

    “用砍刀把这个、这个、这个全砍下来,然后推到海里去,身体我们不要,装不了那么多!”洪涛脚踩着鲨鱼脑袋,把第二根鱼叉拔了出来,四棱锥的锥尖已经有点钝了,不过不要紧,还能用。看着楞戳戳的泊蛟,洪涛弯腰从船帮内侧把砍刀抽出来,照着鲨鱼的背鳍根部猛砍,溅了一身一脸的鲨鱼血也顾不上,把泊蛟看得直哆嗦,他恐怕没见过洪涛这么凶恶的人。

    有了第一次经验,洪涛的胆子就更大了,那条被砍掉背鳍、胸鳍、腹鳍、尾鳍的死鲨鱼很快就成了别的鲨鱼争抢的目标,对于洪涛这个残杀它们同类的凶手却不闻不问。自相残杀的后果就是被外人趁机偷袭占便宜,很快第二只鲨鱼也被洪涛弄上了船,几分钟之后,海面上又多了一条鲨鱼尸体。然后就是第三条、第四条,洪涛就像一个机器人,扔出鱼叉、再扔出鱼叉、拉动缆绳……泊蛟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恐惧,人和鲨鱼一个德性,见到了血就兴奋,满船的鲜血已经让泊蛟的肾上腺素分泌到了极限,手中的砍刀上下飞舞,也溅了一头一脸的鲨鱼血。

    “叔……叔……大船!来大船了!”正当洪涛杀得起劲儿,往一条4、5米长的大鲨鱼脑袋上插第三根鱼叉的时候,泊蛟又开始叫唤了,这次他抱着桅杆,指着洪涛身后,表情不恐惧,反倒很高兴。

    “船……我艹!这尼玛不科学啊!难道我又穿越回去啦?”洪涛回头一看,差点一个踉跄掉水里去。身后三四百米之外,停着一艘巨大的帆船,有多大呢?至少有30多米长,艉楼有十米高,三根桅杆和电线杆子一样,船身上一层红一层绿的画得很花哨。洪涛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大的帆船,有点迷糊,扭头又找了找泊小二那艘小木船,以便确定一下自己还在不在这个时代。

    “它……它是干嘛的?海盗?”洪涛看到船甲板上有人影晃动,好像正在往下放小木船,立刻警惕起来。

    “是鸟船,装不了太多货,可以日行千里,跑好快好快!”泊蛟看着这艘大船,眼睛里快看出花儿来了,年轻人喜欢幻想、喜欢冒险、喜欢传说,这艘大船让他很着迷。

    “千它娘的里,老子游泳都比它快!等你叔攒够了钱,造一艘真正的远洋船给你看看,和我的船比,这个就是土鳖!”洪涛也有点羡慕嫉妒恨,不过嘴上绝对不能落下风。

    不一会,一艘小船从大船上放了下来,三四个人划着桨很快靠近了洪涛的小木船。洪涛对这几个人并不太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这艘小木船带着明显的阿拉伯风格,两对长桨也是圆桨叶长柄的摸样,很有特点。不光船有特点,站在船头上的人也很有特点,他居然穿着一条灯笼裤一件小坎肩,怎么看怎么像马来人的打扮儿。

    “疍家佬!你们的鱼卖否?”一张嘴,洪涛又有点迷糊了,这位的口音好像有点江浙味道,对方说的很慢,就快一个字儿一个字往外蹦了,估计是怕洪涛听不懂。

    “土佬儿!你想买那种鱼啊?这个还是这个?”洪涛嘴上从来不吃亏,既然对方不那么尊重自己,张嘴闭嘴就疍家佬的,那自己也得找补回来。叉着腰,用鱼叉指了指海水里残留的两条鲨鱼尸体,又指了指船舱里那两条牛港参。

    “咱船主路过这里,正好看到你们捕鱼,拿着吧,这贯钱归你了,你的鱼咱全都要了,收拾收拾快点送过去。”看到洪涛这个嘴脸,船头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脸上立马没了笑容,从脚下拿起一串铜钱,咣当一声扔到了洪涛甲板上,扭头就要返航。

    “哎哎,等等!一贯钱你就想买鱼翅吃?就想吃鲜鱼鲙,你们家主人穷疯了吧?你见过这么大鱼吗?这是老鼠鲨,非常珍贵,你吃过鲜鱼翅吗?看到没,还带着血花呢!别废话,想买的话,一贯钱一片翅,海里的死鱼算你两贯钱一条吧。买不起就请走人吧啊,你看看,你们一捣乱,我的鲨鱼群都跑光了,不让你赔就不错了!”洪涛用鱼叉挑起那一贯钱,直接甩了回去,正好砸在那个中年人的后背上。然后撇着嘴就像看街边要饭的一样看着对方,用鱼叉指指点点的定下了价格。

    “你不是疍家佬!”中年人脸上顿时泛起了横肉,一张嘴就揭穿了洪涛的身份。

    “你是买鱼啊还是买人啊?要买鱼就是这个价格,要买人,回去把那条船装满金子,我立马跟你走!小蛟,升帆!”洪涛心里还是有点虚,自己这个身份没法说啊,而且他也不清楚宋朝到底有没有户籍制度。但气势不能弱,虽然对方船大人多,洪涛还真不太怕他们,大家真要跑起来,指不定谁比谁快呢,这种大商船不敢随便离开航道,万一触礁了全得完蛋。

    “成,就按你的价格,我全要了!”中年人一看洪涛吓不住,也没了办法,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沓子印着画的纸,准备付款。

    “等等,我只收铜钱,不收会钞!”洪涛认识那个玩意,那就是会钞,最小面额200文,陈名恩船上就有,出去买东西很不好用,出了城镇之外,黎人根本不收。

    “按照大宋律法,你这句话就够坐监好几年的!”中年人有点意外,居然还有人敢当众说不收会钞,还是个疍家人?

    “你少和我扯淡,爱买不买,有本事你自己捞去。现在告诉你啊,价格涨了一倍,你还是别买了!”洪涛很想一鱼叉插死这个孙子,废话太多,还句句说到自己的命门上,挣钱的事情他已经不指望了,现在他想赶紧离开这个祸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