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船上盘道

    “在下罗有德(书友隔壁老王客串),琼州罗家之子,不知壮士如何称呼,哪里人士?”艉楼顶上是一个小平台,上面放着半圈座椅,中间还有矮几,不中不洋。洪涛分辨不出来这种摆设到底是不是宋朝的规制,他也没见过宋朝人的家里到底什么样子,疍家人和陆地上的族群基本没有交往,那个朝代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意义。

    “我不是大宋人,姓洪名涛,来自澳洲……家祖来自登州以北,具体是哪里我也不太清楚。”洪涛只能是接着编瞎话,至于这个澳洲能不能蒙住这个大宋朝的海商,那就要看运气了,这个人明显算是走过见过的主儿。

    “澳洲?恕在下愚钝,这个澳洲处于何处?”罗有德显然没听说过洪涛口中这个地方,有点迷惑。

    “南番再往南几千里还有一处大陆,非常荒芜,只在沿海有一些小城,那里有一些来自各个国家的流民居住,风俗习惯与中原完全不同,我也是第一次回来,对大宋的语言、习惯也不太了解,还望海涵。”洪涛搜肠刮肚的找出几句听上去像古人的词汇来应付着,先把基调定好,以后就好聊了。

    “哦!南番诸国往南还有大陆?是岛还是大陆?”罗有德对洪涛所说什么语言习惯的异常并没太大反应,但对洪涛所说的这块澳洲大陆很热心。

    “大陆,比中原还大的大陆,我也没走遍过,太大了,交通不便。而且腹地多是沙漠戈壁,非常酷热,很难通过。”洪涛就按照澳洲的实际情况给罗有德大概讲了讲,就算他听说过也没关系,都是事实嘛。

    “嘶……妙啊!南番之南还有大陆……洪兄,可否在海图上为在下指点指点?”这个罗有德好像城府并不太深,或者说并不打算和洪涛聊什么正经事儿,性格比较随意。

    “阿郎,可点茶否?”这时三个端着托盘的年轻女人沿着楼梯走了上来,裙摆很长,腰身也很高,袖口像个小喇叭,还很短,一抬手已经露出了胳膊肘,外袍下面还有内衣,不能说是低胸,但也不高。她们脑袋上都盘着头,具体是啥样式洪涛也不认识,反正就是脑袋一边一个发圈,像戴着两个面包圈。

    “哦,点点……去叫阿财把海图拿上来,速去!”罗有德还沉浸在洪涛所描述的那个南方大陆上,皱着眉仔细琢磨,也想不出澳洲会在哪儿。

    “呵……还挺香啊,我以为这个年代没香水呢。”听到了吩咐,其中一个女子转身走了下去,两外两个女子把手中的托盘放到了矮几上,就站在洪涛和罗有德的身边开始沏茶。洪涛耸了耸鼻子,闻到身前这个女子身上有一股子麝香味道,这种香料洪涛最熟悉,因为后世的很多鱼饵里也添加。

    刚开始洪涛以为就是沏茶呢,可没想到宋朝喝个茶会这么麻烦。女子先从身前托盘上的一个黑色小陶罐里取出两块拇指大小的茶砖碎片,然后放到一个研磨中药的石碾子里,开始一推一拉的磨上了,很快把那两小块茶砖全都磨成了碎末。这时又拿起一个很小的细箩,把茶砖碎末过滤了一遍,稍微粗一些的还得重新磨碎。

    茶叶准备好了,这还能叫茶叶吗?比老北|京人喜欢喝的高碎还碎!此时她又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杯子,把碎末全放了进去,这才离开矮几,从身后的一个木头盒子里用一个带把的铁圈挑出一个瓷瓶,把里面的水倒入了茶杯,一边倒还拿着一个前面是小勺子,后面是小刀子的银质东西飞快的搅拌,和打鸡蛋一样。

    这时奇迹出现了,茶叶末子水上出现了一层白乎乎的细腻泡沫,特别特别像后世那种卡布奇诺咖啡。这个侍女还用那个小勺子在泡沫上来回划动了几下,等泡沫变成了一副很有意境的山水画,这才拿出勺子,冲洪涛和罗有德鞠了一躬,倒退着走了。

    “不值一提,雕虫小技,作画是最低级的点茶技术,据说临安城里已经开始流行在茶汤上写诗词了……洪兄,请了!”罗有德并没拿在茶沫子上作画当回事儿,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弄得他胡子上都是泡沫,也不擦。

    “请、请……”洪涛都有点脑短路了,这还不叫本事?这玩意拿到后世去百分百属于世界文化遗产啊!什么?在茶汤上写诗?这尼玛还是肉人能做的事的吗?神仙吧!

    “活该你们丫挺的亡国啊!都让别人把国家打下一半来了,你们不琢磨怎么反攻,还尼玛和这个茶叶水较劲儿呢!”茶水喝到嘴里,洪涛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原本他对大宋朝还是有点认同的,这个一个百花齐放的年代、这是政府最宽松的年代、这是一个全民的社会……可是这一杯茶,让他心凉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阿郎,海图还来!”这时,刚才那个和洪涛侃价的中年人带着两个男仆抬着一个茶几一样的玩意走了上来,把茶几放下,又把一卷绸布慢慢的展开。

    “洪兄请看,这时我罗家的海图,斗胆问一句,你说的那个澳洲处于何处?”罗有德看到那个绸布卷,立马来了精神头,蹲在茶几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洪涛,那个可怜样啊,让洪涛都不忍不告诉他。

    “这是越南?”洪涛的精神头也来了,这可是第一次看大宋朝的海图,会是什么样呢?一伸头,完蛋艹,这不是世界地图,充其量是个东南亚草图。

    “上面是交趾,南面是占城……”罗有德不明白洪涛说的越南是啥意思,他把越南分成了两部分,是两个国家。

    “这是吕宋?”洪涛又指着菲律宾的位置问,这里的绿色小点儿最多,应该是沿途的停靠港。

    “小吕宋!”这次罗有德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这是马来?”洪涛一看罗有德并不排斥和自己互通有无,也就不费劲儿去想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古称,问题是想也白想,脑子里没东西啊。

    PS:推荐票、收藏来点呗,那玩意也不花钱,但对作者是个鼓励。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