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宋朝不讨厌

    那如何让罗有德这些人能聚集到自己身边,被自己这个催化剂影响呢?洪涛觉得很简单也很困难,无非就是两个字儿,利益!有了足够的利益,在南宋这种重商的社会中,必然会吸引一大批人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或者追随者。但如何控制住这部分人又是一个大难题,人一旦有了钱、富裕起来了,就会失去最初的动力。唯一能让他们继续努力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利益,一旦你给不了,他们就会摒弃你。

    洪涛不敢确定自己能有越来越多的利益提供给他们,不过目前还是有的,至于以后怎么办,凉拌呗!自己不是思想家、改革家、政治家,想不了那么远,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最终会走到什么程度,不清楚,但是洪涛确定,走了就比不走强。

    离开厨房之后,洪涛和以前判若两人,不是表面上,而是心里。现在他已经对大宋朝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原本以为很难的地方现在没了难度,原本以为很容易的地方好像也没那么容易了。他还得把自己的计划随之修改一下,与时俱进嘛,环境不同了就得去适应。

    罗有德经过厨房这段观察,也基本确定了洪涛的番人身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融洽了。在罗有德眼中,洪涛就是个南番人,还是一个很少见、很有意思的南番人。在洪涛眼中,罗有德也不那么有威胁了,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南宋海商,虽说背后有个啥琼州罗氏,但从他的一言一行上来看,他也不是个穷凶极恶之辈。

    “等上了岸,为兄必将为洪兄亲自做一道鲨皮馎饦,这道菜的味道还不够足!”出了厨房之后,罗有德没再带着洪涛返回艉楼顶上的平台,而是进了艉楼一层的另一面,合算这个一楼就是他的厨房加餐厅,差不多一半一半吧。对于洪涛露了一手炸鱼排给他看,并且他还真没见过,罗有德很高兴,不住口的向洪涛道歉,说是船上的厨房档次太低,上岸之后一定要亲自下厨,弄一桌饭菜招待洪涛。

    “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洪涛基本上对罗有德说的每句话、每件事都有疑问,幸好这个罗有德并不在意洪涛提问,他也和洪涛一样,听不懂就问,宾主相谈甚欢。

    “哎,洪兄所言有误,远庖厨不是说君子就不做饭了,而是说君子最好别去亲手宰杀生灵。咱大宋信奉佛教者甚多,官家也信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能少杀就少杀。”罗有德又纠正了洪涛一个错误认识,不到大宋朝洪涛就不知道自己历史学的差劲,简直是太差劲了,本来就不多的历史知识,还是错的多对的少。而接下来的饭局又让洪涛觉得就像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一样,原来宋朝人吃饭是这样的!

    按照洪涛对饭食的标准,宋朝的饭菜已经足以满足他的需求了,不管是从种类上、口味上都和后世相差不太大,没有那种看着就难以下咽的玩意,甚至吃起来比后世多数饭馆还讲究、还符合卫生标准。

    首先就是餐厅,很大!饭桌只占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其余的地方都空着。刚开始洪涛以为是为了能多摆桌子用的,来的人少就一桌,来的人多了就放3、4张桌子,结果他又错了,错得离谱了。那些空余的场所是安排乐队、伴舞和游戏的场所,没错,宋朝讲究人请客,不能光吃饭就完了,还得听曲子、看舞蹈、行酒令!所以餐厅必须大。

    不光是餐厅讲究,座位也有讲究,一张圆桌上,只能坐4个人,但一般都空着对着门口的位置。为啥呢?因为这里才是主位,如果请客者家里的长辈在世,那这个位子就不能坐,以示尊重。在主位的右手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人位置,左边则是主要的来宾,后背对着房门的位置是这一桌上身份最低的座位,叫做副陪。因为这个位置是上菜用的,所以要经常被打扰,再加上它离门最近,有什么事情都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去张罗。

    中国的建筑一般都是坐北朝南的,房屋的正门也会开在南边,所以呢,主位一般都在东边,也就是东家这个词儿的来历,谁坐在这里,谁就是请客的,当然了,付账的也是他!宾位则是西边,西席这个词儿也是从饭桌上演化而来的,意味着要尊敬的客人。

    这个规制可以任意放大,比如皇帝在宫殿里请客,那皇帝本人就会坐在面冲门的位置上,因为他是最尊贵的,哪怕他还有老子活着,也没他尊贵,所以他必须坐主位。其它大臣则会分成两边坐,东边为主、西边为辅,也就是说坐在东边的大臣地位要高一些,西边的大臣地位就低一些。喝酒的时候,东边先举杯,西边的才能跟着举杯,东边不举,西边就忍着吧。

    餐厅讲究、规矩讲究,下面就是餐具了,同样,也非常讲究,是洪涛看过最讲究的,后世里仿膳的仿清朝宴会都比不上一个普通宋代海商的派头。首先就是盛具,也就是盘子碗啥的,以金具为最佳、银具次之、漆器再次,最次就是瓷器!要说宋瓷应该在历史很有地位啊,怎么会这么不招送人待见呢?

    因为瓷器太多了,不管多牛X的宋瓷,在大宋朝都上不了高级宴会,只有普通老百姓才会用瓷器,另外就是专供出口。大宋的讲究人、文人、富人是绝对不会用的,但凡是有点档次的饭馆酒楼,最次也得上木制漆器,否则有身份的人根本不会光顾。除了金、银、漆这些高档餐具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材质,比如说玻璃、琉璃。这些玩意就是极品了,好的玻璃杯子、玻璃碗,那都是宝贝级别的,按照罗有德的说法,宋朝自己也能烧制玻璃器皿,不过成色不好,太混浊了,越是透明、越是无色的玻璃就价值越高。

    PS:推荐票、收藏来点呗,那玩意也不花钱,但对作者是个鼓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