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互相琢磨

    怎么测量经度呢?洪涛会做也会用六分仪,有了这个玩意,通过太阳的夹角就能算出船只的经纬度、通过月亮和星星的夹角就能算出船只的经度,而且比较准确,精度能在五海里之内。即使在21世纪,很多大海上航行的船只依旧备着这个古老的玩意,为啥呢?因为现代设备总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说没电了、人为操作失误、遇到太阳黑子爆炸什么的。这时候只要手里有一台六分仪,脑子里再会一些几何计算公式,知道月距表,那你的船至少不会太偏离航线。这也是考取帆船A级执照为啥要学那么多古老导航知识、还必考的原因所在。驾驶帆船进行远航很危险,多会一样东西就多一条命啊!

    可是目前洪涛还做不出六分仪来,所有的原材料他都能找到,唯独一个东西没地方找去,那就是镜子!六分仪上需要两片小镜子,还需要两块透镜,所以要想把六分仪搞出来就先得能做镜子。

    其实也不是非要镜子不可,用水晶后面垫上银板也能凑合,可惜洪涛目前连水晶也搞不到。不过他自己并不着急去航海,航海的目的是开辟新的航线、开辟新航线的目的是绘制远洋贸易海图和训练水手、远洋贸易的目的是要赚钱。他连大宋城市什么样都没弄明白呢,也没有适合远航的帆船,着什么急弄六分仪啊?就算现在给洪涛一个全球GPS定位系统,他也不敢驾着泊小二那艘小木船去远洋航行,更不想开着罗有福这艘绿眉鸟船去,它们都太慢了,抗风浪的性能也太差,唯一的好处是装货比较多。

    洪涛和这个时代的人完全不是一个观念,他不求载货太多,他只求适航性和速度,远洋航行的利润点在远,不在货物多少。当然了,如果能有载货多、适航性强、航速还高的大帆船洪涛更高兴,比如19世纪才出现的那种飞剪帆船。但那个玩意洪涛在目前还真搞不出来,他空有一肚子航海知识,但是对于如何制造木质帆船是个一瓶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主儿,还达不到能自行设计、自行监制大型帆船的程度,顶多是在一边给造船师傅出几个点子。

    “财叔,您觉得这个洪涛如何?”宋人睡得很早,至少疍家人每天8点多就躺下了,洪涛也不好意思一直熬着罗有德,你要问人家困不困,人家肯定说再聊聊不碍事,所以洪涛也不打算招人家讨厌,还是自己主动申请去睡觉吧。当一个侍女把洪涛带出艉楼二层的客厅之后,罗有德站在窗前,看着已经钻入了艏楼舱门的洪涛,轻声的问了身边的那个阿财一句。

    “不好说,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相似的,他的来历太匪夷所思了。我在南番跑了十五年,大大小小的国家、岛屿都去过,没听说过还有一个什么澳洲!可他的谈吐、习惯、衣着打扮确实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也不是可以装出来的,真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此时这个叫阿财的管家一改原本恭恭敬敬的表情,大模大样的坐到了椅子上,说话的强调也变得与刚才不同了。

    “他说他会烧制玻璃,我看他还精通航海术,不光认识海图,刚才与罗田的对话也是言之有物,是否能把他留在我们船队中,说不定能扭转咱们的颓势呢。”罗有德依旧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黑乎乎的海面,若有所思。

    “看他的态度应该很难……此子虽然很随意,但心中有沟壑,不像甘于屈居人下之辈。他对这里的一切陈设、用具都只是好奇而已,丝毫没有一点点羡慕之情,且对咱的家妓毫无兴趣,多看几眼的心情都没有。如此年轻又如此做派的人,老夫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不好揣摩!有德啊,你虽然自从相公过世之后备受刁难,却也不急于这一时,我觉得还是再看看为好。”阿财又把他对洪涛的观察细节讲了一遍,顺势给出的建议并不积极。

    “也好,那就再看看,到了振州之后,我和他再多聊聊,相处几日,摸摸他的根底。哎呀,玻璃啊玻璃……他居然说他会造玻璃,还说玻璃在他的家乡如瓷器一样低贱,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一艘来自澳洲的商船呢?”罗有德采纳了阿财的建议,但是嘴里还在念叨着,看来他依旧没放下那颗心。

    振州,一个在罗有德嘴里的小港口,却让洪涛看得如痴如醉。在船只还离港口有几海里的距离时,海面上就和其它地方不同了,船,大大小小、来来往往满眼都是!一点都不比后世的三|亚港船少。只是这些船吨位明显偏小一些,更多的还是像疍家连排船那种几十吨排水量的木船,东一堆西一堆的停在港口附近的洋面上。也有大船,比罗有德这艘船还大的也有,摸样也不太相同,有的船居然有五根桅杆,那个帆是上中下三层的,就和一朵开放在海上花朵似的,不过对于航速来讲帮助不太大。

    “这些大船是取道于此去广|州和泉州的,再继续北上,到江阴、秀洲华亭、秀州澉浦、杭州、明州、温州。有的还要继续向东,去高丽和日本。”罗有德站在洪涛旁边,他的注意力并不在海上那些船上,而是用余光观察着洪涛的反应。

    “……这八个港口全有市舶司?”洪涛很吃惊,这尼玛宋朝也太开放了,几乎所有海域都开放了,而且还都是外贸港口。

    “还有振州和琼州,不过这两个地方都是军镇自建的,主要是为了从南番换取大米,光靠从陆路向这里运送稻米,路途遥远耗费甚大,不如由海商顺路从南番把稻米带回来。”罗有德很愿意给洪涛讲解这些宋朝的规矩,不光讲,还解。

    “如果海商不愿意运送大米呢?我觉得运送稻米肯定没有运送香料赚钱。”洪涛也愿意和罗有德讨论讨论相关问题,大宋朝对于他而言,还是很神秘的,和他以前所想完全不一样,有必要仔细了解了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