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宋朝海关

    “这里的市舶司抽头只能用稻米,十抽一,如果没有稻米,抽头会升到十抽三甚至十抽四。没有稻米的商船除非需要中途停靠,否则不会在这里卸货,它们会去广州、泉州。不同市舶司规定的抽头货物是不同的,但有十种货物是必须交由市舶司搏买,不能民间贩卖。”对于洪涛的这些问题,罗有德想都不用想,这是他的本行。

    “那十种?”洪涛心里一抽抽,他怕这十种货物里有自己将来想经营的,那不是崴泥了嘛,全都要由官府定价收购,利润必然很少了。

    “玳瑁、象牙、犀角、宾铁、虌皮、珊瑚、玛瑙、乳香、紫矿、鍮石。”罗有德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卷绸子递给洪涛。

    洪涛打开一看,立马对大宋市舶司这个机构充满了好感,他还是头一次对一个税务部门有好感呢。这个绸布卷居然是大宋市舶司发布的货物搏买清单,上面不光有这十种禁止民间销售的货物名称,还配上了图文说明,这个服务态度必须值得肯定。

    “这个虌皮在我的家乡非常非常多,遍地都是,很凶猛!”在这十种物品中,没有洪涛担心的名字,他也就放心了,只是其中有三种东西他听不明白罗有德说的是什么,看着清单上的图文说明,终于明白了。虌皮就是鳄鱼皮,图上画得和个壁虎一样的玩意不就是鳄鱼嘛,至于朝廷要鳄鱼皮干嘛用,天知道,估计是很少见吧,总不会是去做皮鞋和皮包用。紫矿就是红铜矿,鍮石则是天然黄铜矿。

    “洪兄的家乡真是好地方……”罗有德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洪涛聊天了,合算大宋朝金贵的玩意你们家乡全是烂大街的,太尼玛打击人了吧!

    “等我做好了大海船,罗兄如果有兴趣,我愿意带罗兄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这样……嘿嘿嘿!”洪涛也听出来罗有德的话外音,不过这个牛自己只要想吹,就能一直吹下去,谁能过去验证呢?

    “不知洪兄的大海船能耐几何?”罗有德还是挺骄傲的,他觉得大宋朝的所有东西都是高科技,一旦有人说比大宋朝的东西好,他就要较真。这也不能怪他,宋朝在这个年代确实比其它国家发达。

    “这个暂时保密!”洪涛觉得自己话有点密了,这个话题不能再进行下去,否则澳洲的谎话就会穿帮,您有那么好的海船,为啥从来没到大宋来过?

    “保……密……”罗有德和洪涛相处了不到一天,各种新鲜名词儿都够总结几十个的了。

    罗家这艘花花绿绿的鸟船在离港口半公里左右的地方就下锚了,罗有德带着洪涛和几个侍女上了一艘小艇,径直停在了码头边。上岸之后,穿过一群一群的帮运工、人群、士兵、小吏形成的人潮,才算出了码头区,罗有德轻车熟路的带着洪涛和泊小二来到一个挂着红灯笼的竹子牌楼下面。

    “洪兄,我们在此歇一歇,家人已经去叫车了,这里的茶点不错。”罗有德一伸手,打算让洪涛先进。

    “不忙不忙……这是酒楼还是别的?”洪涛看着这个用绸缎和花卉装饰得五彩缤纷的大牌楼,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哪儿有大中午逛青楼的啊!

    “振海楼,振州最好的酒楼……洪兄可是有什么别的想法?”罗有德让洪涛问愣了,又重新介绍了一遍酒楼的字号,这才琢磨过味儿来。

    “呵呵呵,那是我多心了,在我的家乡,只有青楼才在门口挂着大红灯笼和鲜花……”洪涛知道又是自己想错了,得,这个屎盆子还得扣在澳洲脑袋上。

    “哈哈哈哈……洪兄真是妙人,咱大宋的青楼也是挂红灯笼的,不过要在灯笼外面套一个竹条编制的笼子。振州是小地方,都是应付这些海客的楼子,好去处还得是广|州和泉|州,如果洪兄不急的话,下旬我要去一趟广州,那里才是好地方,不如我们兄弟一起去一趟如何?”罗有德明白了洪涛的意思,笑得那叫一个痛快啊,丝毫不觉得洪涛思想龌龊,还给洪涛介绍了一下大宋的娱乐业发展规模。

    这时从码头那边走来了一群包裹着头巾穿着长袍的人,看服饰像是印度教,不过长相却是黑黑瘦瘦的。洪涛觉得他们应该是从印尼或者马来半岛来的,那地方也有印度教徒,后来才被绿教入侵了。洪涛并不懂印度语,虽然和辛格学过几句,基本和不会没区别,他对印度教徒也没什么兴趣。这些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双手被枷板缩在脖子上的奴隶,像牲口一样被栓在了酒楼门口的拒马上。

    宋代的高档酒楼很有意思,除了门口有个大牌楼还挂着红灯笼之外,两边还排着两排拒马。罗有德说是防止骡车、牛车冲撞牌楼用的,客人的骡子、驴之类的也可以拴在上面,就像是后世酒店门口的停车场。当然了,你想要再高级点,还可以让酒楼的工作人员把你的坐骑牵到后面的牲口棚去,那就不光是停车了,还有洗车、加油、上蜡、保养等一系列程序,也不免费。

    洪涛关心的不是这些东南亚客商,也不关心宋代的代客泊车服务,那三个被拴在拒马上的奴隶引起了他的注意。奴隶这个玩意在宋代是没有了,但是很多来自东南亚的商船上都有奴隶,他们是划船的主要的劳动力。风帆这个东西在这个年代的航海活动中还不是很好用,很多海船都带着两排桨手,这些桨手非常累,一般人也不会干,于是就用奴隶来当。这些奴隶的来源五花八门,连黑人都有,应该是被中东那边的波斯人或者阿拉伯人贩运过来的,还没上码头洪涛就看到不少,并不稀奇。

    但是这三个奴隶里有一个奴隶明显和别人不同,他长了一头红头发,黄绿色的眼珠子嵌在深深的眼窝里,高额头、高鼻梁、探出的下巴尖,这尼玛不是欧洲白人吗!怎么也被抓来当奴隶了?为了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看走眼了,洪涛特意走到他面前,仔细的打量了打量。没错,纯种欧洲人,还是西北欧的,不是土耳其、希腊那样的串种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