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大秦奴隶

    “你叫什么名字?”怀着无限好奇,洪涛用英语问了一句。

    “……”这个奴隶抬起头,虽然还是一脸的茫然、木讷,但眼睛已经开始眨巴了。

    “你叫什么名字?”很显然,这位不懂英语,洪涛换成了法语又问了一遍。

    “……%¥#¥!赎金%%¥¥!”这回他终于张嘴了,不过说的话太快,洪涛听不太懂,只听明白一个词儿,赎金!还是拉丁文发音。

    媳妇多就是有用,洪涛会N多种语言,但是一种也没学精通,全是会几句就不学了。英语最好,法语和德语一般般,俄语凑合说,拉丁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墨西哥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可以听懂一部分,说着很费劲,而且会太多,都搅合成一锅粥了。

    “你叫什么名字?”洪涛也不能确定这位说的是意大利语啊、还是西班牙语,反正是拉丁语系的。欧洲的语言绝大部分都是简化的古拉丁语,有点像中国各个省份的语言,只要慢慢说,总能听懂一点儿,这次他又换成德语问了一遍。

    “弗雷德里希.卡尔.冯.霍亨斯泰芬!弗雷德里希.卡尔.冯.霍亨斯泰芬!赎金、赎金!罗马帝国皇帝!呜呜呜……”这个白人奴隶一听到德语,立马就喊了起来,不停的拽着绳子,仿佛要从拒马上挣脱,非常非常激动。但很快就被那几个印度教徒一顿鞭子给抽倒在地上了,不过他还是没放弃,眼巴巴的望着洪涛,嘴里唔噜唔噜又开始说起拉丁文。

    “罗兄,兄弟有个请求,能不能先借我点钱,这个奴隶我想赎过来,不知道一个奴隶他们卖多少钱?”洪涛对这个躺在地上一边嘟囔一边划十字的白人有点兴趣,在这个年代能漂洋过海到大宋的欧洲人非常非常少,因为这时候没有苏伊士运河,中间还隔着阿拉伯人,欧洲人过不来。

    “你要买大秦奴隶?你懂大秦话?”罗有德又被洪涛惊到了,大秦人在宋朝极少,据说前朝曾有大秦使节来访过,但谁也没见过,只是听印度商人说过安息国之西还有大秦国,玻璃器皿就是从大秦国交换来的。此时又想起洪涛说他也会制造玻璃,现在又会说大秦话,难道真的会!

    “澳洲之民不是一个族,是很多国家流民组成的,我还会说印度语,也是和我家邻居学的。”大秦国洪涛倒是知道,历史上很长时间里中国人都把欧洲人称为大秦国,具体可能是指罗马帝国吧。至于自己语言的来历,接着编瞎话呗,只要这个澳洲不被人找到,自己的瞎话就没人能戳破。

    “洪兄真是大才啊,我们先上楼,这些人一时半会走不了,谈价的事情还得请市舶司的通译来做,我会让振海楼的伙计去请。”罗有德对洪涛这个答案也无可奈何,就当是信了吧,当下带着洪涛向酒楼里走去。

    “我去找人救你,安静一点,免得再挨鞭子!”洪涛转身又向那个白人奴隶用德语喊了一声,这才跟着罗有德进了酒楼。他本人也不会说几句印度语,更不会说东南亚那边的语言,没法和那群外商谈判,罗有德说的也对,专业的事情还得找专业人士来做。

    罗有德并没在一楼找座位,而是在一个店小二的带领下,直接上了二楼。看那位店小二的表情,应该和罗有德很熟,不过对于自己和泊小二,那个店小二就有点纳闷了。但是他很职业,狐疑的表情只在脸上停留了很短时间,就立马换上了笑脸,连洪涛和泊小二都是赤足也没多看,热情无比。

    二楼也并不是包房,而是一个一个用屏风隔断开的桌子,算是简易的包间吧,桌子之间的距离很远,很宽松,只要不是大声喧哗,基本也不会影响别人。可是洪涛有点纳闷,此时正是正午时分,一楼和二楼也都坐满了大半,可是一桌吃饭的都没有,全是喝茶的,顶多是桌上有两盘小点心啥的,看不到任何饭菜。

    罗有德和自己落座之后,泊小二根本就不往椅子上坐,直接蹲在了窗根,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呢。看得出来,他很紧张,这个朴实的渔家汉子估计活了三十多年,也没进过酒楼,如果不是要跟着洪涛,他早就跑了。待在这里对他而言是个折磨,因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看,然后脸上显出轻视、鄙视、蔑视的神态。

    “二哥,你去码头找一找我阿爷吧,我在这里挺安全,你们回来之前我不会走,速去速回。”看着泊小二那个难受样子,洪涛也不忍心让他继续在这里受罪了。其实那种怪异的眼神应该是看向自己更多一些,但泊小二没有自己这张无比厚实的脸皮啊。

    “嗯!”泊小二简直像听到了仙乐一样,半秒钟都没犹豫,起身依旧低着头,连个招呼都不打,溜着边就冲下了楼,在楼梯口差点把正端着茶盘上楼的两个店小二给撞下去,招来了两声喝骂。

    茶,还是那种冲咖啡一样的茶沫子,无非是多了两盘小点心,其中一样儿洪涛似曾相识,忍不住抓起一个尝了尝,嘿,还真是差不多,奶油曲奇!问过小二之后,才知道,这东西不叫曲奇,而叫滴酥鲍螺,就是用奶油做的。洪涛都已经吃惊得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了,这一天多时间对自己的冲击很大,南宋究竟是个什么摸样,他是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就越好奇。

    宋人办事效率还挺高,一杯茶还没喝完,就有一个穿着黑坎肩的男人上楼来和罗有德耳语了几句,然后转身又下了楼。隔了一会儿就把那个白人奴隶带了上来,此时他已经没有枷板了,脸上、手上也清洗过。最主要的是终于穿上了一身宋人店小二的衣服,不再是一块兜裆布,只是身上那种体味还是很大,宋人可能不太清楚白人如果不洗澡会是什么概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