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十字军骑士

    “他归洪兄了,算是为兄的一点心意,与洪兄相聚这一天,让为兄耳目大开,望洪兄不要推辞!如果传出去,为兄会成为振州的笑柄,别人都是送家妓、送歌姬,我却是送大秦奴隶,这这这……不太像话!”罗有德指了指那个白人奴隶,站起身,把脑袋伸到了桌子这边,小声的叮嘱洪涛千万别推辞,好像他是在求着洪涛赶紧收下。

    “那我就不假客气了,价钱我也不问了,请罗兄给我一个振州的住址,每隔三五天,我会派人来给罗兄送上一些海货,保证全是稀罕物,俗物我就不拿出来了。”洪涛不太懂宋朝的人情往来,但是懂后世的,既然罗有德有这份心,那就说明他想结交自己。不管他图什么,洪涛不打算欠这个人情,还得上还不上也得有个表示,相互有了利益往来,以后见面也好说话一些。成年人与成年人,尤其是商人与商人之间,这是一种善意的表达。

    “哈哈哈,那就有劳洪兄了,就交给这里的掌柜吧,此间酒楼也是为兄家里的产业,本来我还想请洪兄去我府上盘桓几日,看来洪兄应该是没这个心思了吧?”罗有德也没拒绝洪涛的好意,然后又指了指边上傻呵呵站着的白人奴隶。

    “确实,我也很希望能和罗兄多聊聊,对大宋我还是很陌生的,不过我还有几位长辈在港口出售渔获,现在又碰上他了,还是过几日再来叨扰罗兄吧。”洪涛对罗有德这种随和的态度很欣赏,既然他理解,那自己也没必要多废话了,实话实说。

    “我会和这里掌柜交代,如洪兄来此,一定要让他转告为兄,就此别过!”罗有德站起身,冲洪涛拱了拱手,就径直下了楼。洪涛一直把罗有德送到了楼梯口,这才发现那个阿财站在两辆骡车前面等着呢,洪涛也不知道这个时代应该如何告别,只能也是冲着罗有德和阿财都拱了拱手,看着他们钻进骡车之后,才返身回到了楼上。

    “卡尔,我这样叫你吧!你是德意志人?”那个白人奴隶还站在原地纹丝未动,洪涛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就趴在窗台上,一边看着外面热闹的宋代街景,一边用德语问他。

    “罗马,神圣罗马帝国!我还没有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以斯坦芬家族的荣誉起誓,一定会用足以洗刷我耻辱的赎金来换回我的自由!”再次听到洪涛说出德语,这个白人奴隶终于算是又活过来了,二话不说,单膝跪地,右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然后攥拳碰到了自己的额头,半仰着头就开始起誓了。有些词汇洪涛听不太懂,神圣罗马帝国、家族荣誉、赎金、自由还是听明白了。

    “你是十字军的骑士吧?战败被俘了?你是贵族?”看到卡尔这一套标准的骑士礼节,洪涛忽然有点明白了,这个家伙是如何被抓来当奴隶的。13世纪不正是十字军东征的年代嘛,这个持续了200多年的战争自己还是了解一些的,因为在圣力嘉学院里,专门有欧洲中世纪课,有时候闲的没事儿了,赶上课堂里有漂亮妹子,洪涛也会进去听听。为了让妹子记住自己,抢着回答教授问题是他的绝技,而支撑这个绝技的,就是要大概看看课本,搞清楚上面到底说啥呢。

    “很惭愧,我还没见到真正的敌人,船就沉了!那些该死的异教徒并不给我骑士的荣誉!”在奴隶主面前,这个卡尔连个屁就不敢放,但是一听到洪涛的话,却红着脸开始为自己辩解了,看来鞭子的威力还是大啊!

    “这是第几次东征了?”洪涛对什么骑士不骑士,荣誉不荣誉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相比起大宋来,他对中世纪的欧洲了解更少,救这个卡尔并不是看他顺眼,而是想借着他了解了解欧洲的现状。

    “第六次,弗雷德里希二世陛下亲征!还有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卡尔还保持着那个单腿跪地的姿势,只是把手放了下来。

    “什么时候开始的?”洪涛又听到了一个记忆中有的名字,突然有点小兴奋。

    这个弗雷德里希二世皇帝陛下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号称是欧洲第一位知识分子皇帝。他的一生非常坎坷,很小就丧父,然后又跟着母亲陷入了德意志国王的争夺中,最终失败了,接着他又娶了一位比他大十岁的公主寡妇。当他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后,和教皇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曾经被两任教皇开除出教会四次,不过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开除了又加入,加入了又开除,反正从来没听说过哪位皇帝有他这种经历,就连拿破仑也难以望其项背。

    更有意思的是他一生中还主导了一次非常特别的十字军东征,结果这次东征让全欧洲都傻眼了。一个异教徒也没杀,一场像样的仗也没打,磨磨蹭蹭好不容易到了埃及,还和当时统治埃及、中东的伊斯兰教阿尤布王朝的苏丹开始谈上判了。最终生生把这位苏丹给喷晕了,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圣城耶路撒冷的大部分管辖权,只不过不能派驻军队,还要和苏丹共同使用这个圣城。不管怎么说吧,东征的最终目的就是夺回圣城,他完成了!

    当然了,这个最终目的只是一块遮羞布,教会的目标是借着东征来抢夺中东的财宝、扩大教会的影响力。可是教会这番算计,让这位弗雷德里希二世陛下给曲线救国了,遮羞布是拿到了,财宝一个没抢,异教徒也一个没杀!气得教皇跳着脚的骂啊,直接就把他第二次开除出了教会,第一次开除是因为他拖着不出兵还装病。

    不光教会生气,全欧洲的皇帝也都生气,这不是耍人玩呢嘛?当时欧洲教会的权利非常大,所以德意志人甚至想勾结苏丹,直接把这位给全欧洲王室、贵族抹黑的皇帝弄死在耶路撒冷算了,别让他回去丢人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