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竞速赛

    “罗兄!抱歉抱歉,这两个多月我真是走不开,做为补偿,我邀请罗兄当我船上的第一位客人可好?”罗有德是坐着一艘细长的车船来的,就是两边各有两排木轮子,靠人力踩踏转动划水的一种船只,有点像后世公园里的鸭子船,不过轮子是在船体两边,踩动轮子的人数也有点多,一边四位!

    “哦,求之不得啊!洪兄家乡的船只真是独特,为何甲板上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圆盘?”罗有德也不顾新船上面的油漆味道浓重,三步两步就踩着简易码头登了上来,好奇看着这艘小船,眼睛里全是问题。

    “这艘船不善载货,却善速度,这个圆盘叫舵轮,是操纵船舵用的。”洪涛向卡尔使了一个颜色,卡尔立马把跳板撤开,然后拿起一根长长的竹竿,把船撑离了码头,让船头冲着大海的方向,准备出航了。

    “善速?不知洪兄这艘船有几引之速?”罗有德还是没想明白,一个大圆盘如何去控制尾舵,不过他对这个善速更加好奇。

    “几引嘛,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估计、差不多应该有10节以上的速度吧,半个时辰跑40里左右。”引这个航海单位洪涛一直没闹明白,它不是个固定的数值,而是一个比值,每次出海都要重新测量,所以还是换算成里数告诉罗有德比较清晰。

    “一个时辰80里!岂不是飞鸟了?”这次罗有德还没出声,他身边的罗大财倒先喊了起来,看哪个样子他也把洪涛当牛皮贩子了。

    “试试不就知道了,这有何难?”洪涛不想和任何人争辩,船都下了海了,说这么多废话何用。

    “且慢!洪兄,今日是中秋,我们不如把晚间的博戏提前一些,也好有个乐子。此去西瑁洲20里也,我用那艘车船和你这艘船做博,倘若车船快,此船就归为兄了,如此船快,车船就归洪兄如何?”罗有德伸手虚拦了一下要去掌舵的洪涛,提出一个赌局来。

    “嘿!……赌了!”都说宋人好赌,吃个饭都开赌局,这回算是让洪涛开了眼了,真是逢赌不过啊!一百贯,对目前的自己来说有点多,不过洪涛对新船还是有信心的。

    他先抬头看了看桅杆顶端的风向标和简易风速计,正好是南风,风力大概4级左右。罗有德所说的西瑁洲是个小岛,就在振州港的正西,如果这艘新船在4级侧风的情况下,还跑不出十节航速,要不要还真不太吃劲了。而且船已经造好,就算拆了也做不了别的,又不能运载太多货物,放在自己手里也是白瞎,不如用它去搏一搏,能赢一艘车船也不错,看它那个做工精细劲儿,卖出去也得值个百八十贯的。

    “阿财,去告诉船上的人,赢了有赏,输了不罚!洪兄,那就开始吧,你先升帆!”罗有德还挺仗义,知道帆船提速慢,特意让洪涛先启航。

    “卡尔!这次要是输了,你回国的计划还得拖五年,自己看着办啊!升主帆!”洪涛也不和罗有德多废话,往舵轮后面一站,拉起操帆索,用德语吼了一句。

    卡尔和洪涛待了两个多月,已经熟悉了洪涛的现代德语,大体上能够互相交流。洪涛还教会了他一些操帆的知识,并答应他五年之内就能送他回国。这个身处异乡的神圣罗马帝国皇亲、贵族、骑士老爷立马就成了洪涛忠实的仆人,让干啥干啥,绝无二话。

    “吱嘎……吱嘎……吱嘎……”随着主帆越拉越高,船体和桅杆上都传来了刺耳的摩擦声,这是木料之间在不同方向的拉力作用下较劲儿呢,并不算异常,多使用几次之后,木料就会咬合紧密,只有遇到更大拉力时,才会再互相摩擦。

    这艘20英尺长的小帆船在风帆的带动下,好像比疍家人那种尖头小木船还轻盈,突然抖了一下,瞬间就从静止不动的状态开始提速了。随着洪涛用操帆索一点一点把帆向调合适,提速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能说是有推背感吧,反正站在甲板上必须扶着点东西,要不会被晃倒。

    “咦……怪异的很!”罗有德虽然不是船工,但他乘坐过的帆船估计比洪涛坐过的一点都不少,如此迅捷的反应,让他不由得感叹了一声,然后扶着帆船后甲板上的木制扶手固定住身体,开始仔细观察洪涛和卡尔的动作。

    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泊珠的尖叫声,洪涛回头看了看,原来是那艘车船搅动着浪花追了上来。如果比启动速度的话,帆船永远也赶不上这种人力驱动的车船。它的爆发力很好,可惜耐久力差了些,要是把这些人换成蒸汽机,洪涛打死也不敢和它比试速度,不管是长距离还是短距离,除非给自己一艘竞赛帆船。

    两艘船一前一后的驶出了小港湾,短短半公里距离,车船就超过了洪涛的帆船,像一条蜈蚣,两边搅动着海水,一窜一窜的往前冲去,两艘船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长了,很快就超过了4、5个船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