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我不是海鹰!

    “嘿嘿嘿……两位,刚才我还少说了,现在至少有15节,也就是一个时辰110里路,怎么样?用我这条船从振州去广州,朝发夕至了吧?”看着前面西瑁洲越来越近,洪涛得意洋洋的冲着身后的罗有德继续吹了起来。其实目前这个船速只能在海况不太糟糕的近海彪出来,一旦去了风浪更大的远海,船头的坚固程度能不能抵御住海浪的冲击还是个问题,说不定跑着跑着船头就裂了呢。

    “神迹!简直就是神迹!……”罗有德都不太敢张嘴说话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一股海水迎面拍过来,然后灌一嘴。

    “哈哈哈哈哈……”洪涛就喜欢看别人吃瘪的样子,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高大一些,他冒着翻船的危险,居然在西瑁洲前面不收球帆就来了一个顺风180度大转向,而且故意没提醒身后的二人。结果刚刚还在奋力向左支撑自己身体的罗有德和罗大财,被突然向左倾斜的船体又晃了一下,干脆直接就坐在甲板上了。

    当这艘黑帆船向箭一样驶回了温家那个小港湾时,那艘车船居然还离码头有半里远,结果它又一次被帆船超了,车船上那八个汉子羞得一个个低着头,都不好意往码头上靠。罗有德和罗大财这两位主人也把脸给丢到家了,他们居然晕船了,球帆和三角帆刚降下来,船体一恢复水平状态,他们就趴在栏杆上吐了起来,哇哇哇吐得那叫一个痛快啊,绿油油的苦胆水都出来了。

    “船长大人,我们的船舱漏水了……船头出现一个指头宽的裂缝……”卡尔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刚把船帆收好,就钻进船舱里去检查了,结果带给洪涛一个不好的消息。看来刚才玩的有点过了,船头结构有点薄,抵御不住高速行驶下海浪的冲击力。不过好在卡尔是说德语的,罗有德和罗大财都听不懂,洪涛就当啥事也没发生,一手架着一个人,挺胸抬头的走下了船,开始接受泊珠和几个年轻人的欢呼,太尼玛过瘾啦!

    “伢子,你是海上的鹰,疍家人留不住你,早晚有一天你会飞走的,能不能带着阿珠一起走?她命硬,没人敢娶,你是鹰,你不怕!”泊福老人有点激动,他还像以前一样直接,想了什么就说什么。别看他经常是那个不合时宜的人,但凭借简单的生活道理,他感觉出来了,有这种本事的人是不会一直跟着疍家人打渔的,可疍家人又不能考学、当官,没有给洪涛发展的空间,等他翅膀硬了,早晚会飞走的。

    “福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您和二哥,没有疍家人我说不定已经饿死了。我不是鹰,鹰可以占据陆地上的天空,但无法在大海上翱翔。我们疍家人应该做大海里的剑鱼,只要有海洋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只要有鱼群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猎场。谁说人非要依靠大陆生活,看着吧,我会带着大家占领全部的大海,到时候海洋就是我们的家园,不管是谁,就算是大宋官家想下海,也得我们同意!”洪涛一把搂住比他矮一头多的泊福,他其实最喜欢这个老头。陈名恩有文化但是胆小、黄海见识广但是狡黠,只有泊福是个有一说一,和自己人绝不虚假的真好人,这样的人几乎透明,你站在他的前面,不用担心背后会有人捅刀子。

    “涛伢子,别乱说……”陈名恩本来听着洪涛的话还很高兴,但是最后一句让他瞬间就慌了起来,瞥了一眼在还旁边捂着肚子难受的罗有德和罗大财,扯了洪涛一把。

    “嘿嘿嘿嘿……好了,不说了,我的家乡男女结婚之前会有一个订婚仪式,既然是我娶媳妇,那就按照我家乡的风俗办吧。咱疍家人不能去岸上酒楼里庆祝,那就去我们的连排船上办订婚宴。正好今天是中秋,晚上我就和阿珠订婚,这艘船当做我送阿珠的订婚礼,福伯,答应不答应!”对待老实人,再忽悠就太缺德了,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女人,几乎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人都有,娶一个本来也不算难看的泊珠,并不让洪涛太为难。他需要疍家人甚于疍家人需要他,没有他疍家人一样是过活,但他没了疍家人,就没了自己的力量。罗有德是商人,商人只能交换利益,不能让他们站在自己后背,能站在自己后背的只能是泊福这样的疍家人。

    “小二,带着你弟弟架船跟我去买酒!告诉港里所有的疍家船,晚上来喝酒,我泊福要嫁闺女了!”这次老泊福没再算计钱,豪气的拍了拍胸脯,大声吆喝着和两个儿子上了小木船,拉起黑帆向着振州港而去。至于泊珠,他已经不管了,扔给了洪涛。

    “阿爷,我娶泊珠,您同意吗?”做为自己的干爹,陈名恩也得享受一下点头的待遇。

    “同意……同意……我和你黄伯去帮你张罗!别的、别的客人你自己请吧。”陈名恩没想到洪涛这么痛快,自打自己这个来历不明的干儿子搭上了罗家这艘大船之后,他本以为洪涛很快会脱离疍家呢,有罗家的庇护,改个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谁知道洪涛居然很有古人风范,富贵不能移啊!这让他很高兴,谁不愿意有个有出息的儿子呢,哪怕是干儿子也是儿子啊!儿子订婚了,当爹的自然要拼了命的张罗,不过罗家这二位他没敢张嘴请,请不动啊。

    洪涛明白陈名恩的意思,这个罗家在琼州势力很大,是一个半官半商的大家族,据说他们的族长是安牵扯到造反的罪名,从临安被贬的大官,到了琼州当了通判。至于这个罗有德到底是罗家里的一个什么角色,洪涛不太清楚,这些事情都是听黄海这些天和他唠叨的,估计黄海也怕洪涛和罗有德走得太近,这是在提醒洪涛对方是个什么身份,别贸然贴上去。

    PS:如果你要高兴你就拍拍手!顺便把点击、收藏、推荐票来点呗,举手之劳,对写手来说,就是莫大的鼓舞……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