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罗家庶子

    “就按洪兄说的办!罗家在万宁有块地,把玻璃作坊放到那里如何?”罗有德一直都没说话,左手食指在右手背上不停的敲击着,估计是在琢磨洪涛所说的这种股份制模式的利弊,最终还是妥协了。

    “不妥!玻璃作坊要烧窑,烟尘很大,而且需要保密,放到万宁很难不走漏风声。我问过此地的疍家人,那个西瑁洲就不错,它面积够大,离陆地不远不近,不怕有人窥探,运送货物和原料也方便,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目前上面也没有人家居住,只有一些疍家人的连排船停靠避风,他们都是我的族人,正好可以帮我们护卫作坊。”洪涛在和罗有德赛船的时候,就近距离观察过这个小岛,上面森林密布,还有座小山,地势很高很幽静。他也问过温老二,合算那是个荒岛,没人居住,就连疍家人也只是在海边砍砍柴,停泊停泊,因为上面没有淡水。

    “那个岛子上面没有淡水,倒是可以用船带着木桶运上去,只是不知烧造玻璃的窑口要建多大?”罗有德就住在振州,对这边的地方自然门清。

    “说是窑口,其实就是熔炼金银的坩埚而已,并不需要太大,只是要有优质的无烟煤……就是黑色的石头,可以烧的!”洪涛说完无烟煤,发现罗有德和罗大财没听懂,就又解释了一下。

    “石炭?”这次罗大财反应的比较快,都会抢答了。

    “对!石炭!再做几个大风箱,温度不够烧不出玻璃来。这个窑口的建造,还得麻烦老罗你了,兄弟我不会建窑。”洪涛用手蘸着酒水,在桌子上大概画了一个坩埚窑的摸样,他觉得大宋朝都已经开始玩汝窑了,找个会建窑的人应该不难吧。这个坩埚窑和瓷窑没啥区别,只要把坩埚底座留好就OK了。

    “这个简单,要不我们马上就开始?”罗有德还是个急性子,或者说是挣钱不要命。

    “这可能来不及,过完中秋节,渔汛就该来了,疍家人要出远海的,我好歹也算是疍家人了,必须跟着去,顺便我也想试试那艘新船去了黑水远洋里表现如何。现在一没原料,二没窑口,我啥也干不了,不如罗兄先在西瑁洲上营造好窑口、工棚和货仓,再准备一小部分原料,我再开始试验如何?”洪涛才没时间去当包工头呢,想和自己偷奸耍滑?他们还不够格!干粗活别找我,咱是工程师,闹着玩呐?

    “阿财,我们回去收拾一下,告诉船上,明日便启程去明州。”罗有德这回算是没了问题,起身就要告辞。

    “哎哎……老罗,先不急,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既然咱俩是合作伙伴了,那就要互相有个了解。我这边的情况你基本已经算摸透了,可是我对你还是一无所知啊,这是不是不太公平?你这么急着要弄玻璃,也不光是为了生意吧?你不如把详情和我说说,这样我也放心了,你说呢?”洪涛早就觉得这个罗有德不太正常,你说他性格随和喜欢猎奇吧,他这些日子基本也不怎么打听澳洲的事情了,可依旧缠着自己不放,还对烧玻璃的事情极其热衷焦急。要说他没有别的打算,洪涛都说服不了自己。不管他的事情自己帮得了帮不了,既然合伙做买卖了,互相的情况就得了解,总不能说你是个走私贩子,我也不闻不问和你一起傻干吧。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本来我以为洪兄已经知道了,既然洪兄是个君子,不背后打听别人的家世,那我就如实相告了。我姓罗没错,也是罗氏家族的子辈,但我是庶出,这些产业都是家族的。这几年老大人身体每况愈下,我的几位哥哥又热衷于诗词之道,不太看得起经商之人。一旦我父有事,恐怕我就得扫地出门,所以才不得不为今后打算。琼州的香料、织布产业全都在家族手中控制,我无法插手,丝绸、瓷器又被广州、泉州、明州的行会控制,外人更是插不进去。如果可以烧造出玻璃来,也算是解了为兄的燃眉之急。”罗有德听到洪涛发问,沉默了一下,然后很明确的回答了洪涛的问题。

    “原来如此,我顺便多问一句,庶出的孩子不能继承家业吗?一点都不给?”洪涛对于罗有德是不是庶出并没什么意见,他是个合格的商人,懂得舍取、懂得尊重人,这就足够了。但是秉承了解大宋一切规则的原则,还是要问问清楚。

    “属于我娘和我的可以保留,家族产业无法染指!”罗有德说起这件事儿也是有点无可奈何,他那几位哥哥整天和一群文人墨客厮混,花销巨大。他那个便宜老爹只是个被贬还致仕了的前通判,如果不是他从年轻时起就经营起这么一家商号,琼州罗家早就败了。可是到头来,他到成了一个局外人,这些年虽然也积攒一些私房钱,可是商号并不属于他。眼看着老父亲一天天老去,疾病缠身,万一哪天一闭眼,向来把自己当外人、当低贱人的那些哥哥们肯定不会再让他把持着商号的大权。一想到自己经营起来的商号就要这么灰飞烟灭,他就一宿一宿的睡不着啊。

    “得,我没问题了,这件事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只要你不负我,我必不会负你,最少也会送你一份大大的家业。你看,你这个管家又撇嘴了,你们可以不信,咱们走着瞧!”洪涛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也涨了知识,算是心满意足,刚想吹几句牛X,痛快痛快嘴,就看到罗大财在一边偷偷撇嘴,很不爽啊!

    “既然洪兄不是外人了,我们是合……合作伙伴,那就不瞒着洪兄了,阿财并不是我的管家,他也不姓罗,他是我的娘舅。能经营这家商号,全靠我娘舅以前跟着别人跑过南番,熟悉海路和那边的坐商。只是为了避嫌,他才不得不改姓罗,当了我的管家,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还请洪兄帮为兄保密!”罗有德也觉得洪涛老和罗大财斗嘴不是个事儿,万一哪天真说急眼了多麻烦,干脆还是实话实说吧。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