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商业

    可惜店小二不管唱得多动听,对洪涛和卡尔而言都是对牛弹琴,他们俩一个听不懂南方方言,一个干脆连汉语都听不懂,最终只能拜托小二帮着点了个早餐吃。小二给洪涛和卡尔点的就是烧麦和面条,不过这两个玩意在宋朝的叫法不一样。烧麦叫兜子,面条叫汤饼,味道都不错,只不过烧麦里那种酸酸的东西是什么洪涛没搞清楚,暂且叫酸菜吧。

    “哥们,你踩我脚了,没硌着您?”吃饱喝足,洪涛正望着窗外琢磨下一步该去哪儿转转呢,脚上突然传来一阵痛。转头一看,三个头顶用绸布把头发裹成一团、穿着斜襟长袍,外面还罩着一件非常薄的纱质外套的人正背对着自己互相作揖告别呢,其中一位的脚后跟正好踩在自己脚上,他穿着鞋,自己没穿鞋,能不疼嘛。

    这种打扮和罗有德差不多,头上那块纱巾叫东坡巾,是宋代文人的最爱,身上的斜襟长袍叫襦裙,外面那件不系扣的长袍叫对襟衫,标准的士人。如果这是明朝或者清朝,洪涛就忍了,踩一脚踩一脚吧,但这是宋朝啊!虽然疍家人算是连户籍都没有的贱民,但这个时代的阶级压迫并不是很厉害,四民平等啊,你凭啥踩我白踩?就算不道歉我喊两句总没罪吧。

    “扫兴……”洪涛这一嗓子把多半个厅堂里吃饭的人都惊到了,那个踩他脚的人都原地蹦了起来,你说他这个嗓门不去混歌唱界多浪费吧。

    “嘿!孙贼!你踩就踩了吧,还跳起来跺一脚,这是成心的吧?不成,你别走了,给我道歉!”其实前面那一脚并不是太疼,洪涛就是闲的没事儿干了,自己和卡尔这个打扮根本没人搭理,他想找宋人说几句话,哪怕是吵架也成啊。可是后面这一脚就真疼了,疼得洪涛把手里的牙香筹都扔了出去,正好打在了那个踩他脚的文人脸上,上面还有洪涛的口水,啪的一下,就贴在了脸皮上。

    “你……你你……”那个文人被洪涛一把揪住了脖领子,差点没给勒死,双手抓住洪涛的手腕和打秋千一样挣扎着,却挣不脱。

    “小哥……小哥……休要动手,他们是读书人……”这时掌柜的跑了过来,插在二人中间,一边向洪涛求情,一边冲着洪涛使眼色。意思很明白,这些读书人不能惹,赶紧撒手。

    “他大爷的,读过书认识字就TM了不起啊,老子我还是大学毕业呢,艹!”洪涛一看掌柜的那个摸样,知道是为了自己好,骂骂咧咧的松了手,和卡尔一前一后走出了酒楼。后面那几个文人这时也缓过了神儿,废话又开始多了起来,好在洪涛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呢,就当没听见吧。

    “大人,我们应该去买一双鞋,这样光着脚,肯定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卡尔只知道刚才洪涛和别人起了冲突,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洪涛怒气冲冲,肯定是没占到便宜啊,于是开始给洪涛出主意。

    “也对啊,走,我们去那边转转,看看有没有卖鞋的。”洪涛并不是真生气,他主要是闲的蛋疼,总想惹点事儿,但是又不敢太过放肆,所以才对自己不满意。

    振州城很小,从码头到城门只有一条主街,长不过半里多,可是今天非常非常热闹,几乎满街都是人,很有点90年代王府井的感觉。这可不是天天如此,只有节假日才这样,宋人的节日挺多,听说大部分都是带薪假日。比如说中秋节吧,就休息三天,平时呢,每十天休息一天,叫旬休,一旬休一天,星期、礼拜这个概念在宋朝还没有呢。

    宋人对休假的执着非常强烈,这个休假可是真休假,大家谁都不许工作。你说你要加班,你的上司会骂你一顿,他们认为在休息日还不照顾家庭的男人很不是人,所以在宋朝别以加班为荣,惹恼了皇帝,说不定就把你贬到海南岛去了。那休假都干什么呢,就是吃喝玩乐了,还是皇帝带头玩,他不能四处乱跑,于是就在京城里使劲儿折腾,以此来做个表率,号召全国百姓以他为榜样,大家都使劲折腾。

    洪涛很赞同宋朝皇帝和大臣们的这种做法,看上去这个国家的皇帝和大臣都不太靠谱,其实这叫拉动内需。只有给百姓提供更多的休闲时间,市面上才会衍生出更多的服务、娱乐行业,于是国内的买卖就增多了。买卖行为一多,国家的税收就多了,内需拉动起来,国内的商业才会繁荣,国内商业以繁荣,自然吸引外国人过来交易,进出口贸易也拉动起来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手段,不光不是不靠谱,还是非常靠谱的事情。

    那宋人都玩些什么呢?如果没来到宋朝,洪涛绝对想不出宋人的日子过得这么舒心,幸福感很高。他们的娱乐业真的很发达,元明清三个朝代在这方面根本就不能拿出来和宋朝相提并论,差太远了。就算放到后世的中国,这些娱乐设施一般的二线城市都比不上,太多、太全了、太专业了,怪不得能催生出来宋朝的簋街呢。

    振州城里这条街大致分成了两部分,从振海楼算起,应该叫商业街。两边所有的店铺都开门营业,还有两排摆摊的人,从吃喝到穿用卖什么的都有。宋代的饭馆、酒楼有一个特别让人匪夷所思的习惯,他们不在乎有小摊贩挡着自己的大门摆摊,只要别把大门堵死,不影响客人进出,门口的摊位越多,店主就越高兴,哪个店门口的小摊多,就说明那个店里的生意好。这些小摊贩还可以拿着自己卖的小吃去店铺里推销,只要别死缠烂打,店主是不会干预的,随便卖。

    所以说吧,宋朝的酒楼饭店不光不限制食客自带酒水,还鼓励客人叫外卖,你只要掏钱,凡是附近有的小吃,店小二都能给你叫来。这种共生关系洪涛一直都没闹明白,难道说这些小吃摊能帮着酒楼饭店招揽顾客?不应该啊,根本就不是一个消费群体,只能说是宋朝的食客胃口比较好,大菜小吃都想尝尝。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