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自己找乐子

    买完了衣服和鞋,洪涛和卡尔依旧是一身短打扮光着脚,啥也没改变。没成品啊,都是订做,当时穿不上,无奈,只能是先买两双麻鞋穿上,这样去逛街好歹不用再怕别人踩脚了。

    再往北走,就不是商业街了,变成了娱乐街,两边也不是卖东西的商户,而是卖艺的艺人。杂耍、木偶戏、讲故事、唱故事的都有,不过洪涛大多数都听不懂,也就没去捧这个场。最北面的街边是两大片土场子,左边围着一群人在看摔跤比赛,右边围着一圈人,在看蹴鞠和踢毽子。

    宋朝流行摔跤和踢藤球,这个洪涛有所了解,罗有德在船上没事还拿出一个藤球来耍几脚呢。这玩意据说是足球的起源,叫蹴鞠,不过洪涛觉得这个东西和足球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和藤球更像,或者就是一种大号的毽子,以花样为主,竞赛为辅,是一种表演项目。

    摔跤嘛,洪涛更感兴趣,因为他本身也会,做为一个半专业人士,自然要好好看看宋朝同行的技战术水平了。角抵,这是人家跤场上挂出来的招牌,两个人在木台上相搏,组织者还会当场开出赔率来,就地坐庄,每场都可以参赌,一文钱都可以押,摔跤的是摔跤的,坐庄的是坐庄的,两拨人,谁也不耽误谁,估计是个合作关系。至于里面有没有内幕,有没有故意放水吃大赔小,洪涛就不清楚了,反正宋人真是好赌,只要有机会就得赌一把,还不分贫富,就像后世买彩票一样,全**动。

    “帮我提着鞋,看我上去给咱把鞋钱挣回来。”在台下看了一会儿,洪涛大概搞清楚了宋代摔跤的规则,还小赌了两把,都赢了,于是他又开始不安份起来。看到有观众也可以上台参赛,还可以自己押注自己,他也想上去试试。赢钱是小事儿,主要是乐呵乐呵,来大宋好几个月了,除了喝多了一次,就没啥娱乐项目。这个人整天光干活儿也不成,也得发泄发泄,没有乐子就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嘛。

    “好……”宋人除了好赌之外,还爱看热闹、爱起哄,属于那种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洪涛一上场,立刻就引来台下一阵喝彩声,不过怎么听都不像是真喝彩,有点盼着他赶紧挨揍的感觉。

    洪涛还不太过瘾,他干脆把上衣给脱了,直接扔到了台下卡尔的脑袋上,然后在台上摆了几个健美比赛的姿势,让台下的观众好好看看自己身上的腱子肉,还有后背上那个五彩缤纷的大老鼠脑袋,主要是给台下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看的。宋朝妇女的地位不太高,但这是相对的,如果和唐、元、明、清比起来,就高多了。至少不用裹着小脚藏在家里郁闷一辈子,宋朝女人不管结婚没结婚的,都可以上街乱逛,还能下馆子吃饭去角抵场这种娱乐场所游玩,没人会说三道四。

    “好……哦……好手艺!”宋人看过健美比赛吗?肯定没有。宋人见过洪涛这样高大健美的身材吗?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

    洪涛这么一亮相,立刻就引来了更多的叫好声,这次好像有点靠谱了,起哄看热闹的成分少了很多,大部分人是真心喝彩的。不过这个喝彩还不是给洪涛本人的,而是冲着他后背上那个大老鼠脑袋的纹身。宋人也喜欢纹身,但都是黑色和青色,没有后世里那么多色彩。洪涛这个纹身放在这时候就是绝技了,五种颜色还种种艳丽,很是诱人,台下有几个小娘子都开始往台上扔花朵了,眼睛里全是热烈的崇拜。

    对了,这里要多啰嗦两句,在宋朝可千万别用姑娘、小姐这两个词儿称呼女性,这两个词全是对专业技术人员的称呼,和后世里坐台是一个意思,你这么称呼良家女子人家保准和你玩命。那怎么称呼宋朝女人呢,叫娘子,认识不认识,岁数别相差太多的,都叫娘子。如果太年轻的就叫小娘子,听上去有点流氓腔调,但确实就这么叫,宋人不会怪你的。

    男人之间称呼也有讲究,汉子、老汉别乱叫,算是骂人呢。碰见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叫兄、弟都可以,上了岁数的男人叫老丈可以,叫老头他们听不懂。

    女人可以叫娘子,那男人能叫相公不?不成,宋朝的相公不光普通人之间不能叫,夫妻之间也不能叫。这时候的相公是一种尊称,带着官职的尊称,除了当朝宰相之外,只有特别受尊敬的大官才有资格用这个词儿称呼。比如说岳飞,就可以叫做岳相公。

    宋人摔跤手的技术如何呢?还凑合,宋朝的角抵在洪涛看来,更像是古典式摔跤、国际式摔跤、蒙古式摔跤的综合体,也有一定的套路,但都不太精细。对人体各种关节、重心的研究还不是太透彻,上肢力量运用的比较多,利用全身各部位发力的方式还不太成熟。

    “好……哦……”只用了不到三分钟,洪涛就把和他对垒的那位用一个跪姿背负投给扔了出去,然后他还没立刻起身,在原地保持着那个单腿跪地,屁股向上顶起的姿势,歪头冲着台下几个小娘子玩命抛媚眼。他这个媚眼人家看得到看不到很难讲,主要是眼睛太细了。不过台下观众的反应很给力,无数支鲜花都扔了上来,其中还夹着两只香囊,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扔得还挺准,打在脸上生疼。

    第一场洪涛赢了80文钱,还不太满足,这种被别人认可的感觉太好了,洪涛打算多享受一会儿,所以他把赢来的钱又押在了自己身上,开始第二场比赛。让他这么一闹腾,附近很多看别的项目的观众也都围了过来,整条街上就角抵场这里最热闹。

    第二场这个对手并没吸取上一场那个失败者的教训,上来就发起了主动进攻,但是面对身高臂长的洪涛他占不到先手,几次试图搭手都被洪涛破解了。一着急就有点冒进,结果被洪涛抓住了他的左臂,还没等他挣脱,洪涛一低身,就又靠到他的怀里去了,然后他就从洪涛身侧飞了起来,结结实实的一个肩车摔在了木台上。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