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赶大海

    小事情洪涛就随了他们的心意,但在大事儿上谁说也没用。九月中就是渔汛来的日子,所有疍家男人都会驾着小船出远海,他们叫赶大海。能不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不在于你平时赶小海能捕多少鱼虾、能捞多少鲍鱼海参,而是要看你能不能赶大海,能不能满载而归。到时候会有从琼州、广州甚至泉州特意赶来的商人,用大船收购这些成吨的海鱼,一家人一船鱼,就够吃小半年的了。

    这件事儿洪涛必须参与,他倒不是看中能捕回来多少鱼,有了先进的捕鱼工具,合作社的疍家人一年一次大海都不赶,照样能天天吃大米饭。他看中的是疍家人对赶大海的重视,如果能在赶大海的时候出彩儿,自己就是疍家人里的英雄,你说啥人家都信,否则你再有本事,也成为不了疍家人里的话事人。洪涛既然想把疍家人当成自己发展的第一个台阶,那成为疍家话事人就是最好的捷径,通往这个位置上的唯一一条通道,就是赶大海。

    “蛟鲨算不算?”为了让自己在赶大海的过程中出彩儿,洪涛可算是挖空了心思。但是想来想去,唯一有机会让他成为捕获最多渔获的方式就是接着去杀鲨鱼了。

    疍家人赶的渔汛洪涛打听过了,是沙丁鱼群。这种鱼一来就是上百万条,个头一尺长左右,还是上层鱼,滚钩和地笼对它们基本没用。让自己去撒网肯定玩不过经验丰富的疍家人,现学也来不及了,想玩拖网又没那个工具。别看他对钓鱼很精通,对捕鱼却并不拿手,就算给他两条现代的拖网船,他也不一定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下网合适。

    “你又要去杀蛟鲨?它们会听你的,去哪儿找?”黄海听了洪涛的问题,马上不淡定了。上次和蛟鲨搏杀,是碰巧赶上迫不得已,那东西来无影去无踪,除非洪涛真是龙王的儿子,否则他怎么会想杀就能杀呢?

    “我有办法让它们出来,不见得管用,但我想试试,杀了蛟鲨算不算数?”洪涛没去管黄海狐疑的眼神,什么龙子太郎的传言他也知道了,并不故意去解释,装神弄鬼是他的长项,这个传说对他也没什么害处。太郎就太郎吧,只要别突然蹦出一个哪吒来把自己抽筋扒皮就成。

    “算是算……你可都和阿珠订婚了……”黄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吧嗒了半天嘴,终于想出一个说辞,但愿阿珠可以拖住洪涛,让他别去冒险。

    “阿珠和我一起去,我们是夫妻了,不管是享福还是受罪都要一起,是不是阿珠?”洪涛早就和阿珠说好了,这个女孩子自从和自己订了婚,就一门心思扑在自己身上了,连她阿爷的话都敢不听。用她的话说,她已经是洪家的媳妇了,阿爷管不了她。

    “嗯,我和他一起去!”阿珠比洪涛还兴奋,她骨子里就流着疍家人的纯正血脉,只可惜托生了一个女儿身。

    “我让黄浪跟着你们……”黄海彻底没招儿了,洪涛虽然说是疍家人,可谁也没把他真的当过疍家人看待,总想是一个来自远方的贵客,和他讲什么疍家规矩一般也没用。

    “不用,我们夫妇俩自己就可以,免得别人不服气!”洪涛把黄海最后一点好意也拒绝了,黄浪不会驾新帆船,杀鲨鱼他又不熟悉,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农历九月十五,振州港外突然变得和往常不一样了,无数艘疍家人的小木船挂着各种各样的补丁帆,好像突然从海底冒上来一样,云集在港口之外,只留出了一条航道。天擦黑的时候,又有大批的连排船赶到了,整个振州港外成了星海,每艘连排船上都会挂出一盏小灯笼,这个灯笼将会一直点到第二天天亮。

    一年两次的疍家人赶大海日子就要到了,面对未知的命运,每个疍家男人都把家里最后一点钱拿出来,去岸上买来最次的米酒,和家族的人聚到一起,借着船头的灯光豪饮,通宵不止。振州港的宋人对疍家人这种大排场到没什么过度反应,估计早已经习惯了,除了港口的海巡营里派出了几艘车船在航道上来回巡逻之外,一切照旧。倒是很多头一次见到如此盛况的外地海商忍不住好奇心,纷纷划着小船出港,想到疍家人的连排船附近看个究竟,结果都被海巡营的车船拦了回去。

    这个时候的疍家人是最凶狠的,连自己还有没有命回来的人,一旦惹怒了就是连锁反应,历史上不是没出过这种事儿,所以海巡营的车船把试图靠近连排船的船只都驱赶开了,任何人不能靠近。反正每年疍家人只折腾两天晚上,即便疍家人是大宋朝最低贱的族群,宋人也愿意给他们两天相对自由的空间。

    洪涛是不敢再去和别人拼酒了,他打算把酒戒了,这玩意太耽误事儿,自己还要借机当疍家人的英雄呢,怎能贪杯误事?他把泊珠送回泊家的连排船之后,就带着卡尔在自己刚刚修好的新帆船上开始了例行检查。船舵、船帆、缆绳、帆索、淡水、食物、鱼叉、备用器材一件一件的翻腾出来,再收拾好放回去。一直折腾到半夜,这才钻进船舱睡下。

    新帆船比疍家小木船大一米多,中后部有一个小船舱,封闭式的,里面吊着两张吊床,这就是洪涛的卧室,三个人轮流驾船,轮流休息。在建造这艘船的时候,洪涛本来想弄个更大的船舱,可惜它的主体结构中有几个隔断板形成的隔水舱设计。这玩意安全到是安全了,但是把船舱里的可利用空间分隔得七零八落,很不经济。

    寅时刚过,本来就没平静的振州港外又重新喧闹了起来,每家即将要有人去赶大海的疍家人都在船头上摆上了简陋的祭祀品,插上香火。女人全部躲在船篷里,男人则按照辈份跪在船头上向龙王和妈祖叩拜,祈祷自己家人能风平浪顺,满载而归。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