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力量

    “别伤心,你既然选择了去做骑士,那就早晚有一天会战死的。不过上帝好像比较怜悯你,没让你死,还让你碰见了我,这难道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洪涛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这个卡尔又想家了,有时候他会坐在沙滩上一个人看着大海掉眼泪。

    “大人,请您负责任的告诉我,我们真的能回到我的国家去吗?我问过码头上的大食商人,他们说从海上是无法前往神圣罗马帝国的,走陆路的话,一定会被苏丹的军队抓住当做异教徒处死。”卡尔干脆把头转了过来,第一次向洪涛表示了怀疑,这些话已经违背了他的誓言。

    “你还是不相信我啊……大食人算个屁,他们的破船顶多沿着海岸蹭过来。我告诉你吧,在埃及的南边,还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陆地,上面生活着一群一群的黑色皮肤人,比埃及人皮肤还黑,就像是石炭一样黑。如果我们有足够大、足够结实的帆船,那我就能带着你和一大堆宋朝的丝绸回到你的祖国。到那时就是你的自由之日,你愿意留在家乡陪着你的老婆孩子,那些丝绸就当是我给你妻子和儿女的礼物。”洪涛并不担心卡尔会背叛自己,他此时就像一个落水的人,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也得死死抓住不放,除非出现更粗的一根稻草。问题是在这个年代,洪涛还真不担心有比自己更粗的稻草出现,自己就算天天揍他,他也得忍着。

    “那您呢?您不留下吗?我可以把您介绍给国王陛下,他是我的表哥,会给您一大片领地,让您成为帝国里最受尊敬的领主。”卡尔还挺仗义,没忘了是谁把他送回国的。

    “傻瓜,你那个国家能有大宋富裕?振州只不过是大宋流放犯人的地方,连个真正的城镇都算不上,我要是想当富人,在这里当不好吗?”洪涛现在的感觉就是一个词儿,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那您准备做什么?”卡尔真是搞不懂洪涛到底想干什么,当一个领主都不干?

    “我要当全世界海洋的主人!谁能造多大船、谁能在海上运输什么货物、谁可以去哪里都要听我的,否则我就让他们的船出的来回不去,也包括你的国家!”洪涛又开始畅想了,还说的津津有味,就和真事一样。

    “上帝啊,您是要当海盗!”卡尔终于听明白了,合算他出了虎穴又入狼窝了。

    “啥海盗,说得这么难听。这叫做力量!懂不?你表哥凭啥当皇帝啊,还不是他掌握的力量大,别人不听他的他就干死别人。同样道理,我在大海上也有这么大力量,谁不听我的我也干死谁,这有什么区别吗?陆地上可以收税,谁说海上就不能收了?我开创了一条新航线,能让千千万万人收益的新航线,就不该给我交点税吗?”洪涛有一大堆歪理等着卡尔呢,想聊这些国家、政权的理论,洪涛就是当今世界上的头一号理论家,能著书立说的那种。

    “可是……可是大海是自由的……”卡尔自己说着都没底气了,如果按照洪涛这个理论,陆地可以占领,那大海凭啥就不能占领呢?

    “谁说大海是自由的?你那个上帝规定的?如果我不信上帝呢,他还能管得了我吗?波斯人、阿拉伯人和你们打仗,为什么?你们的十字军吃饱了撑的,大老远去和阿拉伯人打仗,为什么?还不是在争夺一个话语权!谁力量大谁说话就算数,谁说话就是法律,对不对?”果然,洪涛的嘴又开始撇歪了,每次一说到王权、神权这个问题,卡尔最终保证是挨洪涛一顿揍,而且还不白揍,揍完了还要告诉你,这就是权!我打得过你,就我说了算,你打不过我,就给我听着!

    “可是你没有军队,没有领地也没有城池,你没有力量!”卡尔是个一根筋,挨了无数次揍,依旧是脾气不改,按照后世的话说,他就是个杠头,属王八的,咬住了就不撒嘴。而且他碰到了一个不错的主人,洪涛揍他是在教他学柔道,只是下手黑了点,有点公报私仇的意思,但是不限制他辩论,只要说的有道理,洪涛就承认。

    “要不说你是傻瓜呢,大海上需要城市吗?需要城池吗?需要太多军队吗?你脚底下踩得是什么?”洪涛嘴撇得更歪了,一脸的蔑视。

    “船板……哦,是船!”卡尔随口这么一说,看到洪涛把身边的鱼叉拿了起来,赶紧又补充了一句。

    “这不完了,船就是大海上的城池、就是大海上的领地、就是大海上的军队!只要有足够快、足够多的船只,谁也在大海上打不过我,你觉得这艘船比你们国家的船如何?”洪涛不怕卡尔了解自己的思想,他希望有更多人了解并认同自己的思想,这样就算自己做不到这件事儿,依旧会有别的人去做,只要去做了,早晚能成功。

    “它是我见过最美妙的帆船,如果我的表兄能有这样的船,我就不会被俘了,不过它有点过于小巧。”卡尔还是个很诚实的人,不管他同意不同意,该承认的他肯定承认,该抬杠的还得和你抬。

    “这就是问题所在,也是我们还没有扬帆起航去你老家的原因。我能造好船、能造大船,但是造船需要钱啊,需要很多钱。”洪涛有些无奈,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靠打渔能挣够造大船的钱?”卡尔觉得自己的希望好像有点渺茫。

    “我们打渔是为了生活,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首先你得活着然后才能去实现。光有钱还不足以成为大海的皇帝,你表哥也不光是一个人管理国家吧。人是要有阶级的,你表哥是团结了贵族阶级,我没有这个条件,我只能先团结身边的人。给他们温饱的生活,让他们的后代接受教育,把我自己的利益和他们绑在一起,于是我也有自己的阶级了。”洪涛必须让卡尔了解自己的一部分想法,他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像疍家人那样好忽悠。他会思考,如果什么都不告诉他,他嘴上不说,但是阳奉阴违肯定会。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