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连夜试验

    “二哥,你和三哥去帮着罗掌柜卖鲸肉,讲价什么的都听罗掌柜的,你们只负责让咱们疍家人知道这是我的主意就成了。卖完了之后听罗掌柜的话,把钱都平分给大家,然后去温家找我。”洪涛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又把泊小二和泊小三留给了罗有德,让他们协助沟通疍家人,这才转身去连排船上迎接自己未来的老丈人。

    泊福他们三个老人听到洪涛说捕杀了一头四五丈长的鲸鱼回来,惊得眼珠子都不会转圈了。这玩意不信也不成啊,那么多赶大海的疍家人都回来了,个个性高彩烈,船上装的那些大块鱼肉,一看摸样就不是普通鱼的,真要是把这些小方桌一般的鱼肉拼起来,这头鲸鱼有多大也就可以想象了。

    洪涛这次忍住了嘴,没再去添油加醋讲述自己的英雄事迹,而是拉着三位老人,挨个告诉他们什么东西需要留下,什么东西可以卖掉,有自己这位老丈人盯着,一根鲸须都少不了。而他自己则回到了帆船上,升起了半帆,忽忽悠悠的冲着温家的小港湾去了。太累了,他需要休息,彻底休息一下。挣钱是大事儿,但身体更不能用坏了,不管到什么时候,身体都是本钱,再像上辈子一样,当个世界最富的瘫子,有个毛用?

    此时沙滩的竹楼就是洪涛最想去的地方,什么木板太硬睡着硌身体,什么四处漏风下雨还漏水,他全顾不上了,只要离开鲸鱼皮上那股子腥臭腥臭的味道,就算直接躺在沙滩上他也觉得舒服。从甘泉岛回来这一天多,他的鼻子里全是那种味道,别说睡觉了,就算吃饭都吃不香。

    睡梦中,洪涛好像又回到了大海上,还是踩着帆板在追逐鲸鱼,而且是一头巨大的鲸鱼,差不多和老鼠超人号一样大。追啊追,终于追上了,洪涛奋力向它投掷出去,但扔出去的不是鱼叉,而是一把金币!这些金币砸到了鲸鱼身上,它居然感觉到了,然后把头一回!我艹!它尼玛长了一个老鼠脑袋!还没等洪涛反应过来,这头鲸鱼就张开了老鼠嘴,一口就把自己吞了下去……

    “咳咳咳,太臭了!让我出去!”洪涛觉得鲸鱼胃里的味道实在是难以忍受,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把匕首,然后对着鲸鱼的胃肠就是一顿乱捅,希望能找出一条出路,否则自己会被活活熏死。还真别说,眼前突然一亮,哈哈哈哈,鲸鱼肚子居然被捅出一个大洞!洪涛爬啊爬,这个洞口有点小,怎么也爬不出去,他急啊!

    “啊!……”一着急,洪涛就醒了,合算刚才是在做梦,他还在竹楼里躺着,只是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那团亮光是一个炭火盆发出的。在这个炭火盘周围,影影绰绰的坐着好几个人。

    “涛伢子,是不是做噩梦了!你饿不饿?阿珠给你熬了海鲜粥,我这就给你端去!”听到洪涛的喊声,第一个扑过来的就是陈名恩,看到洪涛已经睁开了眼,老头还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感觉到高温之后,才放心的爬下了竹楼。

    “涛伢子,你要的那些东西都运回来了,这些皮子我怕被野兽啃了,都弄到了竹楼里,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没了?”第二个凑过来的就是泊福老人,他一如既往的严肃,指了指旁边那一大堆湿乎乎、臭烘烘的鲸鱼皮。现在洪涛知道自己为啥做梦了,这些臭玩意离自己就一尺多远,等于生生把自己熏醒了啊!看来做事太认真的人就不会讨别人喜欢的,自古如此。

    “涛伢子,那位罗掌柜送过来3个大陶瓮,说是你要的,就放在沙滩上,我让女人们都给刷干净了,是要腌制腊肉吗?”第三个凑上来的是黄海,又把陈名恩和泊福没汇报完的工作补充了一下。

    “您三位这是怎么了?我杀了鲸鱼就不是我了?您还是我的老丈人,您也还是我黄伯,他还是我阿爷……”洪涛揉了揉眼睛,觉得这三位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得太大了,已经有点毕恭毕敬的意思。虽然洪涛需要掌握话语权,但不希望让所有疍家人都怕自己,那样没有实际意义,也用不到哪一步。自己又不想装神弄鬼,要是整天来这一套,洪涛自己都会烦的。

    “对对对……不说别的,先把粥喝了,还热乎着呢。”陈名恩正好端着粥上来,听到了洪涛的话,也觉得刚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自己想起来都不太好意思,赶紧用粥当说辞。

    “嗯……阿爷,现在几点……哦,什么时辰了?”洪涛接过粥碗,他确实也饿了,一边往嘴里倒一边问。

    “亥时刚过吧,喝完粥你再睡会了,这趟累坏了吧?你那个同乡到现在也没醒呢,有什么话咱明天再说。”陈名恩伸手把洪涛喝完的粥碗接了过去,用话提醒泊福和黄海应该离开了,先让洪涛休息好再说。

    “不用,我差不多睡够了,年轻就是好啊!您三位先别走,咱们晚上还有活儿要干呢。那些鲸脂不能久放,需要赶紧熬出来,罗掌柜送来的陶瓮就是熬油用的。这玩意我也不太会熬,只是看老人们弄过,要不咱晚上就试试?”洪涛止住了要起身离开的泊福和黄海,既然自己已经醒了,那就别睡了,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呢。好几吨重的鲸脂放在沙滩上也不是个事儿,晚上再把山里的野兽招来也是麻烦。而且这些鲸脂到底能不能变成鲸油,洪涛心里也没把握,如果不去试试,他自己也睡不着。

    三个老人一听说有活儿干,立马来了精神头,也不用洪涛吩咐该做什么,立刻就下了竹楼,划着小船就返回了连排船。不一会,这几家的男人女人就都被轰了起来,全都上了沙滩,捡柴火的捡柴火,捡石头的捡石头,很快就在沙滩上垒起来三个石头灶,把陶瓮端坐在上面,等着洪涛洪大师亲自主持熬油工作。至于这个油是什么油,没人问,干什么用的,也没人问,现在洪涛说话已经无限接近神灵了,凡人还是少知道为好,反正没害处就是了。

    几块鲸脂被女人们用刀切成了拳头大小的方块,用淡水洗净,直接扔进了陶瓮中,泊福老人亲自在陶瓮下面点燃了柴火,先是小火儿,然后慢慢加大。洪涛则举着一个灯笼趴在陶瓮口处,观察着里面那些鲸脂的变化,如果只需要这么加热就能把鲸油分离出来,那以后他就有了一个比较稳定且数额不小的收入来源,不用再依靠打渔积累财富了。如果熬制鲸油还需要其它添加剂,那暂时就不能依靠捕鲸来满足自己的需求,还得老老实实去打渔。与自己的前途相比,那种淡淡的臭气洪涛也可以忽略了,死死的盯着陶瓮里那些粉白色的脂肪块,而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耐心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木勺和碗!”过了一会儿,洪涛把灯笼交给了旁边的人拿着,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很快,一把勺子和一个干净的瓷碗就递了过来。

    陶瓮中的鲸脂已经开始融化了,有点像家里用肥猪肉炼大油,可是洪涛不敢确定这些释出的油脂是不是鲸油,唯一的办法就是点燃它们。自己虽然没见过如何熬制鲸油,但是在加拿大北部的因纽特人村落里,见过他们用鲸油当灯油,那种特殊的火焰颜色还是能记住的。

    “好嘛!这要是后世里有人看到我拿着一个汝窑瓷碗当油灯用,还不把我骂死!”用木勺盛了小半碗油脂,洪涛端着碗在灯笼下面凑近了闻了闻,这才发现手里这个碗是个宋代的汝窑,而且肯定还是真的,不禁自己嘀咕了一句,然后把一小节由细麻绳搓成的捻子放进了油碗里,等着那些油脂顺着麻绳的纹理吸上来,才拿起一根还在燃烧着的小木棍,把火焰靠近了那根麻绳。

    “……”几秒钟之后,一个带着淡淡青色的火焰从麻绳头上冒了出来,很快就长大到了一寸多高。别看它被海风吹得不住乱晃,但那个亮度一点不比灯笼差,而且真的没有什么烟雾,更没有异味。

    “嘿嘿嘿……阿爷、福伯、黄伯,咱们发财啦!还不是只有我们几家发财,而是咱们疍家人都发财了,以后疍家人就不用饥一顿、饱一顿的去过活。虽然捕杀鲸鱼也是很危险的,但我会教他们如何保护自己,更主要的是,等咱造出更大的帆船来,捕杀鲸鱼就不算什么危险的活儿了!”洪涛看着这个小火苗,开心的笑了,就像是在看一个非常精彩的爱情动作片。它的颜色和亮度都和自己记忆中差不多,也就是说,普通的鲸油并不用太复杂的加工工艺,只需要加热鲸脂就够了。至于下一步能不能加工出来更高级的润滑油和食用油,洪涛就不是太着急了,骑着马找马有什么可急的?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