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高级灯油

    “这是灯油?”陈名恩看着这团小火苗,还伸出手凑近了,看了看手掌心。

    “嗯,最好的灯油,不仅很亮,还没有油烟和异味,最主要的是耐烧,比别的油都耐烧。”洪涛知道陈名恩是读过书的,肯定也在油灯下熬过,蜡烛那个玩意他是用不起的。

    “好东西啊,当年你阿爷我每晚都会把眼睛熏得生疼,一边流着眼泪还得一边背书,如果有此灯火,还能多读几本书的。”做为一个读过书的人,陈名恩对油灯这个玩意有着切身的体会,他用手掌挡住一些海风,让火苗稳定稳定,又举着手掌像托着一本书似的比划了一下,确定这种灯火确实很亮,他很欣慰。

    “这个灯油能卖钱?”泊福也凑了过来,盯着这个青色的小火苗,瞳孔已经变成了方的。

    “当然能卖钱,卖好多钱!”洪涛给了老人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小二,再去多砍点柴!”泊福扭头冲着海滩上大吼了一声,本来已经在沙滩上开始打盹的人群又被他赶了起来,像撵兔子一样撵进了黑乎乎的山林。老头急眼了,能卖钱的好东西怎么能放在沙滩上任它发臭呢,必须立马都熬出来!

    有了洪涛的示范,熬制鲸油就很简单了,大家都吃过大油,不用洪涛仔细教就知道该如何操作。很快第二口大陶瓮就被架了起来,装上鲸脂点上柴火,第三口陶瓮洪涛没让动,它要用来装熬制好的鲸油。这些鲸油晚上看不清成色,如果太浑浊的话,还得过滤一遍才能上市,否则会影响卖相的。

    这一晚上,沙滩上火光不断,人声鼎沸,除了洪涛之外,所有男人都被泊福带着进山砍柴去了,女人们负责盯着陶瓮往外撇油,洪涛负责监工。到了天色大亮时,装油的陶瓮已经快满了,沙滩上也堆了一片木柴。看到大家都已经累得迷迷糊糊了,洪涛把还处于亢奋状态的泊福老人劝回了船上休息,只留下泊珠、卡尔和几个孩子帮忙继续劈柴熬油,剩下的人全回去休息,睡到中午之后,一部分人起来接班,另一部分人晚上再工作,这样就有三拨人轮流上岗。

    “洪兄,你这是在?”一大早,那艘车船又来了,罗有德刚踩上沙滩,就把鼻子捂上了,鲸油虽然没什么味道,那是那些鲸鱼内脏的味道就有点大了,再一加热,令人作呕。

    “呵呵呵……好东西,来,看看我做出来的灯油成色如何。”洪涛经过一晚上的熏陶,嗅觉已经有点麻木不仁了,这倒是应了一句古语,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

    “灯油……洪兄用鲸鱼熬制灯油?你是说贩卖灯油!”罗有德瞬间就明白洪涛在做什么了,也明白了洪涛昨天和他说的那个大买卖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样?卖灯油算不算正经买卖?”洪涛还真不太清楚卖灯油这个生意在宋朝是不是也受歧视,如果地位太低的话,罗有德恐怕不会做的。这个年头的人,对钱的欲望还是有节制的,或者说这个社会不太鼓励一切向钱看,不同的社会地位就要从事不同的工作。

    “洪兄误会了,为兄的意思不是说卖灯油不好,而是这个灯油的需求量很大,光靠洪兄这些油,恐怕难以为继啊。”罗有德说出了他的顾虑,原来他不是不想卖灯油,而是怕洪涛无法提供足够的货源。

    “只要罗兄你卖的出去,我就能提供足够多的货源。我也不夸口,现在我这里有3吨多……哦不,应该是……5000多斤吧?你多长时间能卖出去?”洪涛不太担心货源,鲸鱼既然在南海海域里有成群的,那就可以再找到,就算一个月弄回来一头,也够目前合作社里这几家人忙活的了,光熬鲸油就要熬上十天八天的。

    “这么多!容为兄先去琼州、广|州打探一下如何?只是不知洪兄这个油可比桐油好用?发烟多否?可否恶臭?”罗有德也没想到一头鲸鱼身上能出这么多油,立刻觉得这个买卖有的做了,主动性也提高了起来。商人这个阶级,其实能量是非常大的,只不过历朝历代都没有正确引导过,更多的是压制。只有宋朝还稍微重视了商人阶层,只要给他们一点阳光他们就会很灿烂,结果就把宋朝的赋税搞得比清朝还高。可惜宋朝短命啊,商人的阳光也没晒几天,就继续阴暗下去了。

    “随我来!”洪涛打算让罗有德亲自看看鲸油是否合适当灯油用,光听陈名恩这个假书生说不靠谱,还得问问明白人。万一大宋已经有了更好的灯油,自己就别冒着生命危险去捕鲸了,隔两个月弄一头回来吃吃肉也就够了。

    “嘶……好油……好油……可否是加了香料?”罗有德跟着洪涛刚爬上竹楼,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气,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反正不难闻。再见到竹楼地板上放着的那个小瓷碗上冒出来的淡青色的火苗,立马就欢呼了起来。几步走过去,撩起自己的罩衣,把油灯罩在里面,隔去了外面的阳光之后,这盏小油灯就显得更亮了。

    “制作工艺我就不说了,这是秘密,罗兄只管卖,小弟我只管做,然后按照股份分配利润,这样可好?”洪涛听了罗有德的话,心里顿时长了一个心眼,别人能不能捕鲸他不清楚,反正这个鲸油还是越神秘越好,就算没秘密,自己也得说成有秘密。

    “对对,为兄又唐突了,莫怪莫怪……此等好油无烟、无臭,比那胡麻油、蔓菁子油、苍耳子油强百倍,比牛油大蜡都不遑多让,只是不知此油该何等金贵?”罗有德觉得光看看还不够过瘾,干脆把脑袋也钻进了衣服罩子里,深深的闻了几口鲸油燃烧时那种特有的味道,甚是过瘾的样子。

    “价格由罗兄你来定,我的建议是不要太高,因为我们的产量比较大。但也不能太低,太低了不光我们是损失,还容易引起其它灯油商户的敌视。我想罗兄以前应该也没从事过灯油买卖,现在也是个新入行的,如果刚开始就遭到了同行的抵制,还是很麻烦的。咱们先慢慢的出货,反正这种油只要保管妥当,是不容易变质的。等罗兄在这个行业里站稳脚跟之后,再大量出售更合适。”洪涛生怕罗有德见钱眼开,不管不顾的开始大肆销售鲸油,直接冲击大宋原有的灯油市场。以前罗有德和他闲聊的时候曾经抱怨过,不管是在广|州还是泉州,当地的大多数行业都有这时候的行业协会,对外来人比较排斥,就连他这个琼州官员的孩子,也无法在当地和别人抢生意。所以还得出言提醒他一下,不用因为一时兴奋,把好事变成了坏事。

    “洪兄真乃大才,不光精通捕鱼造船,还对做生意如此了解。不瞒洪兄,为兄就算是去了广|州和泉州售卖此物,也只能在当地开店徐徐经营,如想用海船运货趸卖,恐怕短时间还办不到。那种生意都是由当地行会经营的,外人插不进去,或者就要按量交纳行费,并不是个小数目。”罗有德这一点让洪涛非常看中,就是他比较诚实,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很少吹牛,和他合作起来,洪涛不用太操心。

    “嗯,我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你看这样成不成。由罗兄你出面,在琼州、广|州、泉州各开设一家商铺,专门售卖鲸油,以后还有其它商品。商铺的股份罗兄占三份,我占三份,疍家人占三份。”洪涛觉得罗有德的办法很妥当,先不搞大规模批发,只是零售,这样就不会触动行会的利益了。等手中客户的规模到一定程度之后,再从零售慢慢转为批发,到那时自己和罗有德也发展壮大起来了,行会再想管就得问问自己答应不答应。

    “那还有一成呢?”罗有德这个舅舅,也就是化名为罗大财的这个阿财,性格有点像泊福,他在罗有德和洪涛谈话时,很少插话,但是一涉及利益分配问题,立马就忍不住了。

    “剩下一成由罗兄支配,当做公关费用……这个公关嘛,就是应付当地的官府和街面上那些人,这个意思明白吧?”洪涛不清楚宋朝做买卖的规矩,但是他认为不管在哪个朝代,公关费用是少不了的,就算到了后世的发达国家里,也得拿出一部分利润去打点工会组织和各种慈善捐款,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更容易接受的方式,但本质是一样的。

    “为兄斗胆问一句,洪兄的家族在那个澳洲可也是经商?”罗有德对洪涛说的这个分配方式很认同,不由得好奇起来,他对洪涛这个人了解得越多就越好奇。

    “确实,我家在澳洲也从事货物买卖,只是我不太喜欢经商,更想回到家祖的故土来看一看,这才散尽家财建了一艘大海船,没想到还是碰上了大风,才漂流至此。不过罗兄请放心,小弟我的志向不在买卖上,但我需要很多钱,所以我愿意用我所知来帮助罗兄成为大宋一等一的大海商,这样我做为罗兄的合作伙伴,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不知罗兄意下如何?”洪涛明白罗有德要问什么,这些做买卖的方式方法自己这么熟悉,要说没干过,谁信啊!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