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很有前途的捕鲸业

    “过些天罗兄就会知道,咱们的公司里不能只卖香油一种货物,还得有点别的东西。我要用这些皮子做些小玩意,就当是补充了,都不值什么大钱,只是我让罗兄帮我找的水晶和磁石可曾找到了?”洪涛留着那些鲸鱼皮的目的是要做手套和雨伞。

    在海上劳作,离不开粗糙的缆绳,洪涛这个手在现代已经算是有点粗糙的了,可惜到了宋代,比疍家女人的手还显细嫩。不管是麻绳还是帆索,摩擦几下之后就生疼,于是他就想给自己弄双既结实又软和的皮手套戴戴,也算是劳保用品了。可是宋朝没有做手套的,洪涛只好自己琢磨,现在有了鲸鱼皮,正好,让那些疍家妇女没事儿缝缝手套玩吧,也算一个副业了。熬鲸油不可能天天熬,一旦这些妇女闲下来,泊福就和老地主一样不高兴,总觉得别人白拿钱不干活。

    另外一个小玩意就是雨伞了,这东西宋朝多得是,不过还没有用鲸须和鲸鱼皮做的。相比木头和竹子来讲,鲸须那种象牙般的材质和天然的弹性,是做雨伞骨架的绝佳材料,而伸展性和柔软度很高的鲸鱼皮,还带着天然的纹路,蒙在鲸须做的伞骨上,正好是绝配,既轻便又防水又遮阳又美观。虽然做雨伞的不是独一份,但靠着这些特点,赚点钱应该还是可以的,反正鲸须多得是,留着也是白费,算是废物利用吧。

    “那是自然,又不是什么稀罕物,我专门挑了最好的买回来一些,洪兄可是要用它们做物件?”罗有德对于洪涛脑子里那些奇思怪想都已经从极度好奇的状态慢慢转为有点好奇了,主要是老能发现,就疲沓了。

    “这次和买卖无关,我要做些航海的器材。”洪涛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抢过罗有德搭膊里的绸布包,三下五除二打开,拿出一块天然水晶对着阳光眯缝着眼开始检查。

    “哦……不知洪兄那个玻璃窑何时能开始?芒硝我已经托人去北方采购了,估计就要回来了。”罗有德一看洪涛这个样子,也没功夫和自己多聊了,趁着他还没不搭理自己时,赶紧把他心里最想问的东西问了出来。

    “玻璃窑!哦,对,玻璃窑……你看这样成不成,等芒硝来了,我先做一种更好卖的物件出来。玻璃的事情嘛,我觉得还是得等等,光有芒硝还不成,还得有大量的碱。目前我这里的人手也不太够,烧制玻璃很麻烦,不如等咱们的公司赚钱之后,再做定夺如何?”洪涛早就把烧玻璃的事情给忘了,有了鲸油、鲸皮这些好销售还容易获得的产品,谁没事去琢磨玻璃玩啊。主要是那玩意洪涛真不拿手,除非给他弄出纯碱来,否则能不能烧出无色透明的玻璃真不敢保证。

    “也好,那我就不打扰了,还是让财叔留在这里,有事情尽管向他提。我先把那些香油装走,直接去广州的……呃……公司里。”罗有德觉得洪涛说的也对,做事情要一件一件的做,洪涛手里总共就这么点人,还得出海捕杀鲸鱼,也没啥时间再去弄那些玻璃,当下也就不再坚持,起身告辞,和罗大财一起去码头那边盯着往船上装鲸油了。

    “小鱼小虾,老师给你们出一道题,听好啊!一斤香油卖500文,那5000斤香油是多少文钱?”看着罗有德和罗大财走出了学校的院子,洪涛笑眯眯的开始给孩子们出考题了。

    “啪啦、啪啦、啪啦……”下面的孩子不管年纪大小,没人胸口都挂着一个用鲸须制作的小算盘,如果不仔细看,就和象牙没区别。听到洪涛的题目之后,立刻低下头开始扒拉,很快泊蛟就得出了答案,第一个把手举了起来。

    这也是洪涛要求的,在课堂上他这个老师就是天,谁也不许乱说话,想说话可以,必须举手,得到他同意了再说,不同意就别说。这可不是磨灭孩子的天性,而是教育他们遵守规矩,任何地方都要有规矩,而西瑁洲上的规矩,就是自己的话,自己说的都是规矩!

    “嗯,小蛟最快,你先说!”洪涛稍微等了一下,见孩子们差不多都算完举手之后,再让泊蛟把答案说出来。

    “250万文!”泊蛟大声的念出了他算盘上的答案。

    “嗯,不错,我看看啊,嗯……小鱼小虾也答对了,嗯,翁丫和翁树也不错。黄崖,你这个稍微有点问题,不过也很好,比你的这些哥哥姐姐们不差。”洪涛点点头,又走到孩子们的身前,看了看他们放在膝盖上的算盘,很满意。

    这七八个孩子年龄相差有点大,泊蛟都快12了,黄崖还只有6岁,翁家和布家的三个小丫头也不过8岁多点,智力发育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不能用一种模式要求他们。像泊蛟这样的,简单的整数乘除如果还不能算正确,洪涛就会罚他们背口诀。像黄崖这样的,只要运算方法对,得出来的答案就无所谓了,慢慢来嘛。

    250万文!还都是铜钱,不是纸钞,也就是2500贯啊!再加上那些鲸皮、鲸须,少说也得500贯。也就是说,一头还不算大,也就十多吨重的鲸鱼,能换回来6艘疍家的连排船!这还不算那些鲸肉的价格,如果鲸肉也能销售的话,就算只按照最便宜的鱼肉卖,一斤15文钱,三四吨的肉,也是百十贯钱呢,另外鲸骨还能熬制非常好的骨胶,那都没法算钱了。

    怪不得欧美国家在19世纪要疯狂捕鲸呢,这一头鲸鱼就能养活百十户人吃饱穿暖,人类为了生存和发展,连树皮都吃过,杀点鲸鱼算个屁!

    而且现在对鲸鱼的开发和利用还是很粗操、很初级的,要是能再深入研究研究,说不定还能大幅提高它的价值。比如说熬制鲸油的那些下脚料,它们还含有不少的油脂,只是洪涛不知道如何再提炼出来而已。不过洪涛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说不定能把这些下脚料变废为宝,再给自己和那些与自己有利益关联的人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来。

    可惜目前这个办法还不能用,那些下脚料无法长期保存,全都被自己的老丈人埋到地里当肥料了。泊福这个老顽固可真是一个当地主的好材料,他原本说不想上岸,可是一上岸之后,比谁折腾的都欢实。由于有关节病,他干不了重体力活儿,可是他也不闲着,拿着一把锄头没事就去学校旁边的空地上锄一会儿,居然弄出了一片菜地,还种上了不少蔬菜。自打洪涛和他说那些油料经过发酵之后都是上好的农家肥之后,他就开始挖土坑了,把废油料全埋了进去,每天还不忘挑几桶水连同菜地都浇一浇。

    还真别说,让他这么一折腾,那块菜地里的菜籽还真发芽了,长势不错。要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谁说疍家人只会打渔不会种地的,他们只是没这个条件,如果让他们上岸买地盖房,估计也都是侍弄庄稼的好把式。

    进入了十一月中旬之后,大家就都把手中的活儿放了下来,开始筹备着过年了。目前宋朝遵循的是农历,也就是中国历法,12月30号就是大年三十,一月一日就是大年初一。洪涛倒是想过回去公历,可惜他没这个本事,搞不出来公历和农历的准确换算关系,索性农历就农历吧,反正就是个时间单位,有这个单位,不至于把一月过成三月就成。

    往常疍家人和宋人如何过年呢,洪涛不清楚,反正今年在西瑁洲岛上这几家疍民都打算铺张浪费一回,鸡鸭都买,还有猪肉牛肉,海鲜什么的就算了,买的还不如自己抓的新鲜呢,想吃啥就下海抓啥。洪涛本来还想给大家露一手,弄个陶制的火锅出来,可是费了半天力气,找人把火锅弄做出来了,却发现没有羊肉!不是贵,而是根本就没有!

    宋朝人不吃羊肉吗?错!宋朝人最喜欢吃羊肉。在北宋的时候,羊肉才是席面上最好的荤菜,不管是汆是烤,都是大菜!那时候的羊肉虽然也贵,至少还能买到,但是到了南宋,除了靠近北方一点的大城市里还能见到羊肉之外,南边的城市就很少能吃上羊肉了。原因只有一个,能养羊的地方都被金国占领了,长江以南本来就不产羊,宋金两国虽然已经和谈成功,却也没有开始大规模贸易呢,有数的一些羊也流不到海南岛来,估计连广州都够呛有。

    那长江以南就不能养羊吗?能是能,可是老百姓不愿意养。养牛可以耕田,养羊除了吃,啥也干不了。据说在嘉定年间,南宋曾经从西夏进口过一些羊羔,打算放到南方自己养殖,结果闹得民间怨声载道。老百姓抱怨这些羊经常去祸害庄家,最终算一算成本,还不如直接进口合适呢,干脆也就不养了。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