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片汤和饺子

    这可不是洪涛猜的,而是罗有德和他讲的,他本来想邀请罗有德来尝尝自己的刷羊肉,结果只能改成涮海鲜了。

    有人可能要说了,你说的不对!宋朝是严禁宰杀耕牛和私贩耕牛的。没错,宋朝是有这个规定,可是规定是规定,实际上能不能有效,就得两说着了。根据《宋会要辑稿》和《宋大诏令集》记载,两宋这300年时间里,皇帝总共下达了五十多道圣旨禁止民间宰杀耕牛。用我们的逻辑分析一下,如果这个圣旨真的管用,一道就够了,何必弄了五十多道呢?平均五六年就得来一道,内容还都一样。由此可知,宋朝吃牛肉自始至终就没禁止成功过,还不是个别人偷着吃,而是大规模的吃,甚至都劳烦皇帝亲自过问了。

    另外大家可以去看看《水浒传》,里面不止一次写到了吃牛肉的情景,不光在山上吃,到了城里下馆子依旧吃,还是明目张胆的点菜。其中第三十八回里就有,松江、戴宗、李逵去江州琵琶楼里喝酒,结果李逵要吃肉,店小二瞧不起他,就和他说我们这里只卖羊肉,不卖牛肉,结果李逵急眼了,还用盘子扔店小二。

    李逵为啥急眼呢?因为店小二在拐着弯的骂他是下等人。牛肉价格便宜,一般都是普通百姓吃,羊肉价格昂贵,一般都是富人吃。这就和一个穿着普通的老百姓进了高级餐馆,点菜的时候被服务员用菜价难为一个道理。先不说这家琵琶楼的服务态度端正不端正吧,由此可见,牛肉在宋朝都烂大街了,而羊肉才是牛X哄哄的高档食物。

    按照大宋人的习惯,冬至是一年之内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反倒不是很重要。冬至这一天,是北半球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日子,宋人有庆祝冬天来临的习惯。每到这一天,全国放假,从皇帝到要饭的,都穿上新衣服先去祭拜祖宗,然后再暴搓一顿,饭后就可以尽情玩耍了,赌多大都不用怕警察敲门,因为皇帝开恩,下圣旨宣布这三天随便赌。

    中国人的节日,不管古代还是现代,一般一个节日都要对应一种食物。中秋节的月饼、正月十五的元宵、端午节的粽子、春节的饺子……宋人过节也一个样,每个节日都有每个节日相对应的食物,不过食物种类上和后世稍有不同。宋人过春节不吃饺子,吃片汤,他们不叫片汤,叫馎(bo)饦(tuo)。

    这个习俗可以从陆游的一首诗里找到证据,《岁首书事》之二里,有这么两句描述宋朝过春节的句子:“中夕祭余分馎饦,黎明人起换钟馗。”意思就是说,除夕祭拜完了祖宗,就分食馎饦了,初一早上起来,把旧年画拿下来,换上新的。这首诗的小注中,陆游特别指出:“岁日必用汤饼,谓之冬馄饨、年馎饦。”岁日就是大年初一,汤饼就是馎饦,也就是说大宋人不光除夕夜吃片汤,初一还得吃!不是说南宋挺富的嘛,怎么过春节就吃点片汤呢?这就和宋人过节的习惯有关了。

    冬至在十一月中旬,春节在十二月底,两个节距离太近。对于宋朝老百姓来说,冬至是必须大办特办的节日,家里没钱借钱也得办。所以吧,大多数普通人家的积蓄在冬至就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还没缓过来呢,又到了春节,只能是用片汤凑合凑合。这只是说的普通百姓,如果是富裕人家,冬至吃的好、穿新衣,到了春节照样,没什么区别。

    那宋朝的冬至吃什么呢?陆游不是说了嘛,冬馄饨!这里的馄饨不是馄饨,而是饺子!宋朝人还没有饺子这个词汇,他们管饺子就叫馄饨。宋朝也有真正的馄饨,不过他们不叫馄饨,而是叫馉(gu)饳(duo)。宋朝的馉饳和现代的馄饨一样,都是不封口的,不过包得很大,和小包子一样,说它叫馄饨,不如说更像烧麦。而且馉饳的做法也不是扔到沸水里煮熟,而是串在铁钎子上烤。这玩意在后世也能找到一点影子,把它们放到饼铛上用油煎,不就是煎包或者锅贴嘛,如果把它们放到屉上蒸熟,不就是烧麦嘛。

    洪涛通过过冬至,又搞明白了大宋朝的几种食物名称,饺子=馄饨,馄饨=馉饳,面片汤=馎饦,再加上馒头叫炊饼,包子叫馒头,面条叫索饼,烧饼叫胡饼……洪涛觉得自己再去下馆子,就不用一样一样让店小二端给自己看了,分分钟能让自己吃到正确的食物。

    入乡随俗,过冬至这一天,洪涛也换上了自己的新衣服,一身棉麻未染色的休闲装!这是他让振州城里的裁缝做的,一直都没顾得上穿,现在正好拿出来显摆显摆。不光是衣服和裤子,还有皮带和皮鞋,这也就是没有穿衣镜,洪涛看不到效果。他现在这个摸样,手里再拿上根文明棍,活脱就是一个民国时期上海滩混混的样子。但是宋朝人没见过民国什么样儿,更不知道上海滩,虽然觉得洪涛的穿着有点怪异,却也没往心里去,顶多是认为洪涛家乡的衣服就是这样的。

    洪涛光自己穿上还觉得不够,又怂恿泊珠也穿上了一套同样款式的衣服,腰里也不系布带子了,换成了一条鲸鱼皮刻花的皮腰带,上面还有一个带纽扣的皮荷包,里面专门装铜板用。脚上也套着和洪涛一样的皮凉鞋,走起路来都不敢落脚,有点一顺边的感觉。长这么大,她估计还没踩过草鞋之外的任何一种鞋子。

    “哼!辱没祖宗!”对于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儿和这个全身都是心眼子的女婿,泊福老人依旧是毫不惯着,看不顺眼就说。尤其是看到他们俩脚底下居然敢踩着皮鞋,气就不打一出来。他也知道现在管不了洪涛了,但是该说还得说,爱听不听。

    其实这个穿衣服吧,就是为了遮盖、御寒、方便工作,然后才是美丑。在海南岛这里不用考虑御寒了,常年都是单衣,方便工作就是唯一的需求。原来的疍家七分裤没有裤腰,要用布带子系在腰间,很热,不舒服。有了洪涛这种带裤腰带皮带的裤子,年轻一些的疍家仔都开始慢慢接受了,也偷偷的去和洪涛要一条穿上,宁肯回家挨阿爷打骂也认了。只要说是洪涛让穿的,家里的老人也就忍了,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本事大呢。

    慢慢的,又有疍家年轻人穿上皮凉鞋了,只要有一个,马上就有第二个,然后就挡不住了。当陈名恩也被洪涛死说活说,抱住脚套上一双皮凉鞋之后,那些老人也开始接受了这种新生事物。试着穿上走几步,果然,在石子土路上穿着皮凉鞋走路,果然要比光着脚走路舒服。

    卡尔比洪涛还激进,他连长裤都不穿,直接穿上了洪涛打算夏天穿的大短裤,露出一腿的黄毛。疍家男人都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大秦人的存在,可是疍家女人一看到他走近,还是不由自主的躲开。这让卡尔很苦恼,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礼貌很有绅士风度了,为啥还得不到女士的尊重呢。

    “你先把你的舌头捋直了,说话别带着嘟噜,一个字儿就是一个字儿,不要往一起连。我交给你一个任务,过完新年,你每天下午去学校,教孩子们半个时辰拉丁语,顺便也把你的汉语强化强化。等你当了孩子的老师,他们的家长就会尊敬你,不再躲着你了。另外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往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身边凑合,是不是想找个女人了?如果真想了,你最好直接和我说,大宋朝的女人不像你们国家,她们不喜欢直接表达什么爱意,她们喜欢委婉,甚至要通过第三方来传达才成,明白吗?”洪涛对卡尔学习中文的进度很不满意,这个家伙说拉丁文说习惯了,念中文也是拉丁发音,一串一串的出来,一般人真听不懂。至于他是不是想在大宋朝找个女人,洪涛不限制,但是要提醒他,别因为生活习惯不同犯大错误。

    “不不不,我在家乡有心爱的妻子和孩子……”卡尔很干脆的否认了。

    “很难讲啊,你都是个死人了,你的领地和庄园会不会被你表哥表弟接收?顺便连你妻子一起接收了。她就算喜欢上了别人,也不算道德上有亏欠,因为在法律上讲,她是个寡妇!”洪涛这张嘴非常非常恶毒,别人不喜欢听啥,他就专门说啥,然后看着你生气,他就高兴。

    “我妻子不会……!”卡尔其实已经被洪涛说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只是依靠本能抗拒。

    “好吧,就算你妻子不会!现在我们聊点正经事,你们神圣罗马帝国有没有十字弓这种武器?”洪涛把嘴靠近卡尔,小声的问了一句。

    “十字弓!那是低贱的农夫才会用的东西,它们是对骑士的亵渎!”卡尔听到洪涛说出十字弓这个词儿,立马两眼圆睁,就好像听到这个词是对他多大侮辱一样。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