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反向弩

    “别激动、别激动,这么说你知道十字弓这种东西了?来来来,帮我一个忙!”洪涛并不知道卡尔为何对十字弓这么大仇恨,估计是吃过亏吧。这和自己没关系,自己想要的就是他对十字弓的了解,然后让他帮自己看看,自己做的这把十字弓到底合格不合格。

    为啥不找别人看呢?这话问的,十字弓在后世就是违禁品,洪涛觉得到了古代应该差不多,找别人看不保险啊!倒不是怕他们把自己出卖,而是怕吓到他们,造反这个词儿在目前还是很可怕的。

    十字弓,就是弩,这两个玩意在拉丁语和英语中都是一个词儿。弩是中国人叫法,也是中国先搞出来的,至于什么时候传到了西方,卡尔说传过去不久。十字军的第一次东征,就吃尽了阿拉伯人手弩的亏,一个训练了多年的十字军骑士,瞬间就能被一个拿着手弩刚上战场的阿拉伯农民杀死。所以欧洲人,包括教会,对这种玩意恨之入骨,虽然和阿拉伯人学会了如何制作手弩,但限制非常严格,不允许随意流传,凡是私自制作、使用手弩的人,一旦被教会发现,那就是处死。

    洪涛会做手弩?别说手弩了,在老鼠超人号上,他连迫击炮都做过,船上那些机电女工整个就是他的私人陪玩,想做啥就教他做啥,车间里什么车刨铣钻床都是数字的,只要洪涛想,炼钢炉都能装上去,啥玩意造不出来啊。玩腻了枪炮,他有时候也玩玩仿古兵器,比如说复合弓和复合弩,用它们在大海里射射鱼啥的。玩腻了之后就开始琢磨着拆,拆完了之后又琢磨着自己做,做出来之后就没兴趣了,转而再去找别的好玩东西。

    这次洪涛做出来的,就是一具很高大上的现代复合弩,只是材料不是碳纤维和合金,而是鲸须、鲸骨、鲸鱼筋、竹片、硬木和普通宋代钢。挑粗大的鲸须削磨成一公分薄厚、五公分宽的片条,一根比一根长,最长的那根不过4公分左右,把它们穿孔固定在一起,并用细麻绳细密缠紧,这就是弩臂,俗称扁担。

    选鲸骨最粗大的肋条,加工成一个一米多长的步枪枪身带枪托的造型,装上硬木雕刻成的扳机,就是弩身。只是没有弹簧,不挂弦的时候扳机会来回咣当。

    在弩身上的平面刻出一道笔直的浅槽,两边高中间低,这是弩箭的轨道,放上之后,两头会搭在浅槽里,中间略微悬空,这是为了减少摩擦力,让弩箭初速更快。不过这样做也有坏处,就是对弩箭的制作要求很高,稍微有点不直,射出去之后就会出现偏差,准头不高。

    浅槽下面嵌了三块磁石,这样即使把弩竖立起来,上面的钢质弩箭也不会掉落。再在弩身上扣一条同样带着浅槽的鲸骨直片,就等于把弩箭盖在了两片鲸骨中间,只留一条平滑的缝隙,那是走弓弦的地方。弩身前面还有一个皮套,上弦的时候用脚踩着这个皮套,双臂拉动弓弦,就可以挂在扳机的卡榫上,这个卡榫同时也是望山,兼顾测量距离和瞄准之用。

    如果光是这样的弩,算不上复合弩,射击距离和威力也很一般,十多米外能射死人就不错了,只能算玩具算不上武器。洪涛当然不会这么不专业,好歹也是亲手造过现代复合弩的人,甚至还亲手设计过,他这个弩的样子和别的弩区别很大,就算没用过弩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来。

    这个不同主要体现在两方面,首先就是弩臂。他这个复合弩的弩臂不是弓形向后弯曲,而是像个小翅膀一样,从弩身的中后部先前折叠,略微张开一点,和弩身放在一起,看上去有点像三股叉。

    这叫反向弩,是后世的高科技。它可以缩小弩身的宽度,但不减少弩的发射力道,还能降低对弩臂材料的弹性要求,只需有弹性有韧性,但不用很长的材料就可以当弓臂。鲸须正好符合这些特点,它的弹性非常好,韧性不太够,如果和普通弓弩一样弄成一米多长,使用次数多了之后,就会变形,但是弄短之后就没事儿了。

    普通弓弩是依靠弩臂被向后弯曲然后向前弹出的力量来带动弓弦,反向弩则是依靠两边弓片被拉向内侧之后向外弹开的力量来带动弓弦。不过反向弩的弓片活动距离很短,产生不了那么大的弹性,咋办呢?洪涛有办法,就是用大偏心轮组来弥补这个缺点。

    偏心轮组是现代复合弓弩上的主要部件,一般由三到五个偏心轮按照一定的结构组合成一组,装在弓弩臂的两端。当你拉动弓弦时,偏心轮组随之转动,不会为你省一丝一毫的力气。但你越拉,它的圆心就越短,也就越省力,拉到最后单手就能上弦。这和普通的弓弩正好相反,普通弓弩是刚拉的时候最省力,随着弓臂的弯曲程度加大,越拉越费劲儿。

    当扣动扳机之后,这一对儿偏心轮组正处于力矩最高点,借助两侧弓臂的弹性,会把弓弦的力量加大很多,等偏心轮组又转过去之后,弓弦就停止运动了。

    说起来这种偏心轮组的原理非常复杂,一个组合里每个轮子的大小、轴心位置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差一点都会降低效果,甚至起不到作用。它们都是由计算机辅助设计出来的,从三只轮子一组到五只轮子一组有N多套组合方式,洪涛只记得其中两套。一套是入门级的,三只轮子组成一组,爆发力不强但可以让弓弦拉起来非常省力。一套就是五个轮子的高级组合,这种组合是由弓弩爱好者自己开发出来的,外面都没成品卖,全得依靠自己加工。它的特点和三个轮子的组合恰好相反,对拉弓弦没什么帮助,却有很高的爆发力,超过同级别复合弩一半以上。

    “这是什么?”卡尔跟着洪涛走到了岛的东边,这里是一片树林,平时没人过来。当他看到洪涛从一颗小树上摘下一个有着三根弦、两对碗大轮子的奇怪东西之后,都没认出来这是让他无比痛恨的十字弓。

    “我设计的十字弓,你来帮我鉴定一下它比你们帝国的十字弓在射程、准确度上的差距,我好继续修改。”洪涛没去难为卡尔,而是自己用脚踩着皮套,双手用力把弓弦挂了上去,然后掀开上面的保护盖,把一只一头尖一头圆的铁筷子放了上去,又咔的一声扣住保护盖,单手就提了起来。

    “这是十字弓?大宋的?”卡尔还是不太相信这是十字弓,他很不理解,这种十字弓的弓臂不仅不张开,还收缩了回去,都快贴在弩身上了,该怎么发射弩箭呢?

    “不,这是我根据澳洲十字弓自己发明的,来吧,我们先试试10米距离的威力……大概是11码多点,你们那边的码是这么算的吧?”洪涛指了指远处一颗树,树干上已经被他钉上了一块破布,有人身体大小。单位!还是单位,现在洪涛已经快被这时候的计量单位给折腾晕了,和不同的人要说不同的单位,怪不得秦始皇要统一度量衡的,太有必要了!

    “嘭……嗡……嘣!”一连三个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洪涛手中的弩臂突然向外张开,就像开花儿一样,两根副弦和一根主弦在偏心轮组的带动下,瞬间就缩到了一起。这些变化看得卡尔眼花缭乱,根本没想起去看看那支弩箭到底命中没命中目标。

    “嘿,瞧什么呢?看哪儿!”洪涛照着卡尔脑门上就是一个脑崩儿,才把他给弹醒。

    “哦……它……它拔不出来了……”卡尔一边向远处那棵树跑,还一边回头琢磨洪涛手中那个十字弓的原理,上面那些轮子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当他跑到树干那里,才发现一件更让他费解的事儿,钢筷子已经有一半都没入了树干里,就算树干软一点吧,这个弩的威力也太大了,要是射在人身上,就算穿着全身盔甲,估计也得完蛋啊!一想到以后可能有人拿着这个东西冲自己瞄准,卡尔这位骑士老爷的脊背就发麻,说话都不利落了。

    “那就不要了,我还有,这次是20米,大概……21码多!我说卡尔啊,你学中文不灵,学个度量衡也那么难吗?我给你两个月时间,如果到了春天,你还搞不清米、尺和码、英尺之间的关系,我就用这个玩意射你三下,不死就算考试及格了,不虚心的家伙!”洪涛又从一颗小树下面拿出一根同样的钢筷子,拉弦、翻盖、上箭、扣盖做得一气呵成,还抽空恐吓着卡尔,举起手弩向更远的一棵树瞄准,很快就扣动了扳机。

    “上帝啊……我还是拔不动它,这是21码?”卡尔听到了那三个声音之后,立刻就跑了过去,脸色更难看了,那根弩箭和刚才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射进树干少一半,人力根本拔不出来。

    PS:点击、收藏、推荐票!使劲扔给洪扒皮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