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瓜尔佳尔芙(2)

    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木鱼声声声入耳,阵阵禅音绕梁,尔芙站在大雄宝殿的殿门口,看着有些昏暗的殿内,佛祖金身置于高台之上,俯视靡靡众生,面色平和,眼中满是慈悲,为首一名披着红色缕金边袈裟的住持大和尚,跌坐在蒲团上,口中喃喃。

    身后十来个穿着米黄色僧袍的僧人,闭目跌坐,头上烧着多少不均的戒疤。

    尔芙站在殿外,双手合十,虔诚一礼,在心中默默许愿:佛祖慈悲,怜愍众生,求佛祖保佑我父母身体健康,平安到老,富贵绵绵,子孙绕膝;二求佛祖保佑哥哥能替我侍奉双亲,让父母双亲不必为我忽然离世,伤怀;三求佛祖保佑我能无忧无虑,一直当个快乐的米虫。

    梵音靡靡,一滴清泪,带着尔芙对现代父母的担心,落在地上,碎成几瓣。

    一声钟响,老和尚朗声诵道:“阿弥陀佛!”便叩首,起身。

    老和尚身后的僧人也纷纷学着老和尚的样子,对着上首的佛像,虔诚的叩拜,起身,双手合十着走出了大雄宝殿,各自去忙碌了。

    知客僧这才领着尔芙走进了大雄宝殿,住持双手合十,福身念着佛号,便不再理会尔芙,尔芙虔诚的跪在蒲团之上,再次将之前心中默念的愿望,望着佛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低语了一遍。

    清香一柱,叩首三次,尔芙这才提着裙摆,站起了身子,在善心册子上,写下了简体的苏灵儿三个大字。

    这是尔芙第一次写下自己的名字,也是尔芙在这个时代唯一留下的独特印记。

    ……

    穿过大雄宝殿,院中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菩提树,树下摆着一个明黄色的蒲团,一名长须白亮的僧人闭目跌坐在蒲团之上。

    尔芙不想打扰,忙福身一礼,便要退出,却听见那僧人,朗声开口,说道:“女施主,留步!”

    “大师,您是在叫我么?”尔芙不确定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轻声说道,唯恐打扰了僧人的修行。

    那老和尚睁开了一双眼睛,只见那双眼睛明亮异常,如深渊之水一般,黑不见底,让尔芙有一种遇到了隐士高人的感觉。

    “施主的心中满是迷惘和不安,施主可否听老衲一言?”老和尚平静的看着一脸惊讶的尔芙,缓缓说道。

    尔芙忙双手合十,行礼,说道:“大师,尽可明言!”

    老和尚微笑着站起身,手抚摸着身旁菩提树粗壮的树干,仿佛自语一般,说道:“世间一切,皆有因果。

    既然施主已经来到这里,不如就放宽心,一切自有定数。”

    尔芙有些不安的退后了两步,问道:“大师此言何意?”

    老和尚笑而不语,只是静静的望着尔芙,如松竹一般屹立在尔芙眼前。

    尔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是顶着被老和尚打个魂飞魄散的后果,说明自己来自未来,求老和尚送自己回到现代;还是该装傻,浅浅一笑,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两条路,尔芙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第一条路,哪怕有一丝可能,尔芙也不想放弃回到现代的希望。

    “大师是高僧。尔芙想问大师可曾听说过借尸还魂?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回到我原来的时代?”尔芙打定主意,一脸坚定的走上前,轻声问道。

    老和尚捋着白亮的长须,微微摇头,说道:“痴儿,你怎么知道你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市井闲谈中借尸还魂,那鬼魂都是害怕阳光的,害怕我佛所在,你可有这样的感觉?”

    尔芙不顾男女有别,也不顾什么可能改变历史,拉着老和尚的袖子,焦急的问道:“我怎么可能属于这里?这里是清朝,是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时代,我来自未来!

    大师,我知道您佛法高深,一定能帮助我回到我原本生活的时代!”

    说着,尔芙就跪在了身子,坚硬的青石地砖刺痛着尔芙的双膝,额头磕得通红,仍然拉着老和尚的袖子,不肯放手。

    “庸人自扰。

    你能来到这里,便是你的缘分,为何要执着于曾经的一切!黄粱一梦,也许现在你也在梦中!”老和尚抚摸着尔芙的发顶,缓声说道,说完就拉开了尔芙的手,转身消失在了角门之内。

    尔芙傻傻的跪在原地,泪水如断了线一般的从脸上划过,一双眼睛迷茫的望着眼前的菩提树,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闪而过的墨色身影。

    玉冰、玉清也顺利的从大雄宝殿找到了小院,看着尔芙的样子,有些担心的上前,扶着尔芙起了身。

    尔芙如丢了魂魄一般,走在青石小路上,路过的善男信女,有些异样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

    知客僧领着尔芙等人进了一间禅房,禅房里挂着一张写着大大禅字的墨宝,宽榻上摆着一张矮桌。

    “格格,奴婢去打水给您净手洗脸,您先歇歇脚!”说着,玉冰就端着铜盆,离开了房间。

    尔芙茫然的点了点头,碰巧看见了挂在侧面墙上的舍得二字,回想起了自己幼年时,那名游方道士为了报答自己送出的一饭之恩,曾戏言为自己卜算命盘,更是送出的四字箴言。

    当时的具体的签文,尔芙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四字箴言,分明是时也命也,而苏灵儿懂事后,只觉得那道士太荒唐,居然和一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子说时也命也,估计是个骗自己玩的假道士吧!

    可是如今身处这已经消失的朝代,难道这就是自己的时代,自己的命运么!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这是苏灵儿第二次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可是一个人怎么能随意的忘记自己过去二十年的回忆呢!

    尔芙,这个名字,也许会伴我一生了!既然如此,那我便替你活个痛快吧!

    ……

    尔芙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走到了墙边,伸手抚过那副舍得的墨宝,喃喃自语道:“舍得,舍得!我舍去过去二十年的幸福人生,舍去父母双亲,舍去手足亲情,只求在此时代能遇到一个一心对我的有心人,平安到老。”

    与此同时,另外一间禅房内,一名男子嘴角挂着一抹不屑的笑容,说道:“情,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

    Ps:各位书友大大们,新书求各位的点击、收藏、推荐票,芯儿会打滚,会嘟嘴,还会星星眼,只求一分钟的留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