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奇怪的老嬷嬷(2)

    第九章奇怪的老嬷嬷(2)

    玉冰这才反应过来,扶着玉清起了身,连一旁正在赏景的何先生也好奇的转过了头,看着凑在一起的主仆三人。

    玉清起身沉吟片刻,轻声说道:“格格,您是咱们瓜尔佳氏的女儿,您又是待选的秀女,一举一动都需要合符祖宗礼法,不可做出如今日去采果子一般出格的举动。

    紫禁城更是最讲规矩的地方,你随意的举动,恐怕就会成为那些御史言官弹劾咱们老爷的借口,会将咱们整个瓜尔佳氏都牵连在内的!

    也许奴婢今天所言,格格不喜,可是奴婢真真是为了您好的!”

    尔芙看着眼前板着小脸的玉清一脸沉重的样子,也默默的在心里反省了自己的举动。

    今天自己随性的行为,也许不会夸张到牵连到瓜尔佳氏一族的安危,但是却足以让身边的丫鬟置身于危险之中。

    若是真的不幸被康熙爷留在宫里,怕是这两个将来会随自己入宫的丫鬟,也会成日提心吊胆吧!

    康熙爷如今也算是老人了,估计也不会喜欢自己这个随意的性子吧!咱不求宠冠后/宫,但是也需要恩宠护身阿,那些幽居无宠的小主,咱在电视里看的还不够多么!

    如果只是自己委屈一点点就能让额娘和身边的人放宽心,也能让自己过的自在,自己为什么不能顾全她们呢!

    “你说的对,今个儿的事情确实是我有些冒失了,我会注意的!”尔芙微笑着拉住了玉清冰凉的手,略带安慰的拍了拍玉清的手背,轻声说道。

    玉清似乎早已经预备迎接尔芙的怒火,却没想到尔芙会如此亲近的和自己说话,有些傻乎乎的愣了神,倒是比往日那个板着小脸,一板一眼的样子,更让尔芙觉得贴心了。

    尔芙随手也拉过了站在身边的玉冰,眸光在两个人身上转动,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之前的事情,我都已经记不得了。

    你们跟在我身边伺候,自是会为了我好,以后若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一定得提醒我。

    若是真的让我有幸留在深宫,你们便会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也会成为你们的依靠,咱们总是一体的。”

    “格格……”

    玉清、玉冰有些红了眼眶,自打入府伺候,老子娘都不在身边,那些嬷嬷又是一个比一个严厉。

    两个人也因为在府里没有依靠,便被郭络罗氏指了过来伺候尔芙格格。

    虽然跟在格格身边伺候,不需要再做粗活,月钱也比照着一等丫鬟的份利发,但是格格是秀女,将来是要入宫选秀的,而玉清、玉冰也是要随着格格入宫,一辈子都要困在宫里,心里难免有几分怨言。

    尔芙格格又不似尔柔格格那般出挑,两个人又不是自小在尔芙格格身边伺候的,所以也就有了私心。

    如今尔芙的一番话,却仿佛久旱逢甘霖一般,让两个人觉得心里头暖烘烘的。

    “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人都有私心,你们想要调出素芳阁也无可厚非,皇宫是一个白骨堆积起来的地方。

    人命比草贱,哪怕是我以秀女身份入宫,也未必能护住自己,何况你们呢!

    不过我一定会尊重你们的意思,若是他日我真的被圣上留在宫里伺候,你们不愿意随我入宫,我也不会强求。

    这是我对你们俩的许诺,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为难你们。

    这些话,我第一次对你们说,我也是最后一次说。”尔芙拂了拂身上的袍子,扶着回廊的朱漆柱子,望着头上四四方方的天空,语气如清风拂过一般轻柔,但是却又如磐石一般坚定。

    “奴婢们晓得!”玉清、玉冰忙福身一礼,轻声说道。

    尔芙转眸淡笑着说道:“你们也不必紧张,若是我被撂了牌子,这也就成了空话。我出去走走,你们不必跟着了!”

    说着,尔芙就踩着软底的绣花鞋走出了素芳阁,随意的沿着青石小路,穿梭在这个古朴的大宅中,心中却很是沉重。

    前路不知在何方,又没有退路!尔芙表示压力山大。

    ……

    瓜尔佳尔芙的家里占地辽阔,修的更是如雕花般细致,亭台楼阁,尽显意境。

    太湖石堆积的假山旁,一座观景的凉亭,描廊画柱,飞檐上雕着精美的神兽雕像,汉白玉的石桌石凳雕刻着一缕缕水波纹路。

    尔芙双手托腮的坐在了石桌旁,看着远处开的层层叠叠的莲花池,有些出神。

    “格格,尔芙格格!老奴总算是等到您了!”一道声音在尔芙的耳边炸响,勾回了正在神游的尔芙。

    眼前一名穿着半新不旧暗褐色褙子,下着褐黄色长裤的婆子,搓着双手,一脸惊喜的望着尔芙。

    尔芙傻傻的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道:“你是?”

    “老奴是花婆子阿!”老妇忙上前两步,紧贴在尔芙的身边,打量着周围,轻声说道。

    尔芙微微扶额,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妇人,也算是想明白了来人的身份,想必来人是之前在原主身边伺候的仆妇,只是这仆妇如此贸贸然的来找自己,怕是其中有什么隐情吧!

    “嬷嬷,我之前落水碰伤了头,之前的事情也记不得了,您来我,可是有什么事情么?”尔芙尽量平缓的说道,谁怕刺激了这个看起来很激动的仆妇。

    果然,自称花婆子的妇人,直接留下了两行老泪,一脸心疼的看着已经比原来圆润不少的尔芙,仿佛尔芙受了什么大罪一般。

    过了片刻,老妇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双手抓着尔芙的小手,语气急促的说道:“格格,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不要紧,可是您一定得记住嬷嬷说的话。

    小心郭络罗夫人,也不要太过轻信身边得丫鬟!”

    说完,那妇人就想要转身离开,尔芙忙出声叫住老妇,问道:“嬷嬷,您这是何意?”

    老妇人没有再回头,只是不放心的看着四周,过了片刻,才轻轻开口,说道:“格格,府里头人多眼杂,老奴也是偷偷从洗衣房跑出来的,来不及与您细说。

    等老奴得空的时候,自会来寻您的!”说完就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尔芙眼前。

    Ps:各位书友大大们,新书求各位的点击、收藏、推荐票,芯儿会打滚,会嘟嘴,还会星星眼,只求一分钟的留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