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四物汤?(2)

    第十四章四物汤?(2)

    尔芙闻着那有些刺鼻的膻味,看着玉冰、玉清两人脸上期许的表情,蹙着鼻子,小口的抿了一口,发现这樱桃果奶的味道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而且那闻着刺鼻的膻味,也喝不出来,随即乐呵呵的将琉璃杯里的樱桃果奶喝了个干净。

    “这东西味道不错,玉冰,以后让大厨房那边多备些,也送些给额娘尝尝,多喝些羊奶,对身体也好!”尔芙将琉璃杯递给玉清,扭头吩咐着。

    玉冰忙应了下来,走到了正房门外,脚步匆匆的往大厨房走去。

    过了片刻,尔芙才有些迷糊的看了一眼房间,轻声问道:“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两位教养嬷嬷过来?”

    “回格格的话,已经近巳时了,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让两位嬷嬷绊了脚吧!”玉清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恭敬的回话。

    玉清的话音未落,守门的小丫鬟就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正房门,站在门边,有些拘谨的说道:“格格,夫人派人传话过来,说是体恤格格学规矩辛苦,这两日就让格格好好歇歇,还请了于大夫过来给格格诊脉!”

    “哦,我知道了,那于大夫可是到了?”尔芙笑着问道。

    “回格格的话,于大夫已经在廊下候着了!”小丫鬟拘谨的捏了捏袖口,紧张的说道。

    尔芙低头摆弄着袖口,轻声说道:“你去请于大夫进来吧!”

    小丫鬟这才松了一口气,恭敬的福身一礼,转身出了正房,过了片刻,便领着那个尔芙曾经见过一次的大夫走进了正房,和于大夫一起走进正房的,还有那位在郭络罗氏身边伺候的春嬷嬷。

    东次间的轻纱帷幔已经放下,尔芙端坐在东次间的大炕上,对着春嬷嬷微微颔首一礼,柔声说道:“不过是寻常的诊脉,这怎么还劳烦嬷嬷亲自过来了呢!”

    春嬷嬷浅浅福身,声音略带几分沙哑的说道:“格格抬举奴婢了,夫人惦记格格的身子,这不刚送格格离开,便吩咐奴婢去请了于大夫过来。”

    “都是尔芙不孝,让额娘担心了!”尔芙面上的浅笑一敛,面上挂上了一抹惭愧,轻声说道。

    “格格,您可不能这么说,您可是咱们夫人心尖上的,若是让夫人知道,怕是又要责怪奴婢了!”春嬷嬷笑着说道。

    尔芙这才嫣然一笑,轻声说道:“嬷嬷说的是,那就请于大夫上前诊脉吧,早些去回了额娘,也好让额娘安心!”

    玉清闻言,取过了一扇绢纱的屏风,立于尔芙的身前,遮住了尔芙的玉颜,这才将帷幔轻轻地撩起了一角,引着于大夫和春嬷嬷走进了东次间。

    尔芙笑着请春嬷嬷落了座,这才将手伸出了屏风。

    于大夫躬身一礼,道了一句得罪,取出了随身的轻纱帕子,遮住了尔芙白皙的手腕,单手搭在手腕上,沉吟片刻,才缓缓说道:“格格的身子,如今看上去已经大好,但是仍然有些气血两虚,若是长此以往,怕是会有碍寿元,也不利于子嗣。”

    尔芙的脸上一红,暗道这清朝也是很开放的么,自己如今还是未嫁女,怎么就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些事情。

    过了片刻,尔芙才意识到自己表错了情。

    清朝入关不足百年,满族人又少,所以这后代子嗣自是成了一等一的大事。满族女子出嫁前,也会调养身体,争取过门后能早日有孕,三年抱俩。

    尔芙YY的同时,春嬷嬷也已经开了口,沉声问道:“那该如何调养才是?”

    “医书有云,四物汤最是适合女子补身,于某这便写下方子,以便格格按时服用。”于大夫微微沉吟,缓声说道。

    春嬷嬷这才露出了一抹轻松的表情,对着尔芙福身一礼,说道:“那奴婢便不打扰格格休息,至于那汤药,自会安排大厨房那边炖好了,按时送过来!”

    “有劳嬷嬷了,玉清还不送送!”尔芙坐在炕上,微微福身,柔声说道。

    玉清上前乖巧的对着春嬷嬷一行礼,便领着两人离开了正房。

    尔芙也卸去了一身的伪装出来的淑女形象,随意的将腿缩回了炕上,蹙着眉头,揪着窗边的盆景。

    这四物汤,还真是无处不在阿!

    当年,自己就被老妈强迫着喝了好一段日子,怎么来了这里,又要再喝呢!

    不管尔芙愿不愿意服用,晚膳的时候,一碗黑漆漆的汤药便随着晚膳被一块送了过来。尔芙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盯着眼前这碗汤药,眉心凝成了一团。

    玉清还是第一次看到尔芙出现这样的表情,取出了几样酸甜的蜜饯果子,柔声说道:“格格,这四物汤并不是那些苦的舌头麻的汤药,奴婢也给您准备了这些小玩意,您就放心服用吧!”

    “……”尔芙看着那几碟红黄绿的蜜饯,心里默默的打着气,双手有些打颤的端起了白玉的汤碗。

    尔芙小口的抿了一口,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故作无事的喝光了汤药,忙装着恶心的样子,冲进了耳房。

    玉清站在一旁,眼看着尔芙脸色突变的样子,吓了一跳,忙拉了一把玉冰,跟着尔芙跑进了耳房。

    刚冲进耳房,尔芙便趁着玉清、玉冰没有进来的时候,狠狠的扣了扣嗓子眼,一口口的呕出了刚刚喝进去的汤药和晚饭,浑身无力的坐下了身子。

    冰凉的青玉地砖,让尔芙的身子一颤,也让尔芙一瞬间,想起了许多。

    虽然尔芙不知道这汤药到底是什么,但是尔芙却知道这不是四物汤,四物汤是由熟地、当归、白芍、川穹熬煮的妇科第一方,而也可以加入些许红糖、生姜、人参等物补中益气,味道总是带有一丝甜味。

    但是今日,尔芙微抿的那一口,却隐隐带有一丝酸涩的味道,虽然尔芙不懂中医,但是也知道这万变不离其宗的四物汤,被人动了手脚。

    至于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脚,尔芙无从分辨,但是从心里却有些怀疑起了那个请来于大夫的郭络罗氏。

    Ps:各位书友大大们,新书求各位的点击、收藏、推荐票,芯儿会打滚,会嘟嘴,还会星星眼,只求一分钟的留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