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四物汤?(3)

    玉冰和玉清忙上前扶起了浑身无力的尔芙,尔芙这才回过了神,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往床边走去。

    尔芙靠在床围板上,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口里满是酸涩的味道。

    玉清忙递上了温热的清茶和蜜饯,柔声说道:“格格,您快漱漱口吧!”

    “嗯!”尔芙微抿了口茶汤,感受着嘴里的酸涩,一点点的消失,只留下淡淡的茶香萦绕在口齿之间。

    “格格,您这刚刚吃过的东西就吐了出来,奴婢去厨房,让她们熬些清粥送过来吧!”玉冰看着尔芙脸色苍白的样子,不放心的说道。

    尔芙微微颔首,抬眸轻语着:“还是别去了,我过会儿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就是了,也省的今天的事让额娘再为我操心了!”

    “格格……”玉冰看着尔芙虚弱的样子,有些不放心的想要继续劝着。

    尔芙笑着摇了摇头,打断了玉冰想要继续劝说的话,柔声说道:“你们把外间的东西都收了吧,我躺躺就好了!”

    玉冰、玉清见尔芙坚持,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尔芙,轻柔的为尔芙掖好了被角,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内室睡房。

    尔芙听见碧纱橱关紧的声音,才缓缓睁开了玉眸,望着帐子顶的缠枝莲纹,默默的发着呆,眼角划过了一行清澈的泪水。

    日头慢慢的西沉,房间里寂静一片,可是尔芙的心却难以平静!

    失眠一夜,尔芙揉着酸涩的眼睛坐起了身子,静悄悄的靠在了身后的迎背大靠枕上,玩弄着修剪成月圆形的指甲。

    尔芙又呆坐了片刻,外面才渐渐的亮了起来,玉清轻轻的走进了睡房,见尔芙已经起身,忙点燃了一盏红烛。

    “格格,您今个怎么起得这么早!”玉清将红烛摆在了圆桌上,挽起了帷幔,柔声说道。

    尔芙微微咧了咧嘴,轻声说道:“昨个儿睡的不安稳,睡不着了也就坐起来了,正好今儿早点去给额娘早点请安!”

    “那奴婢去提水来给格格洗漱!”玉清小心的扶着尔芙坐在了床边,便一路小跑的出了房间。

    过了片刻,玉冰也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捧着一盆温水走到了尔芙的身边。

    随着尔芙的起身,整个素芳阁也热闹了起来。

    楠木雕花的妆镜前,尔芙看着铜镜里不甚清晰的身影,微微一笑,秀丽的笑颜,尽显柔美。

    一袭蜜合色的撒花旗袍,头上梳着简单的两把头,洒金的粉色绢花簪在两把头的一侧,另外一侧簪着一支点翠的镶粉玉蝴蝶钗子。

    “格格,您昨个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要不要吃几块点心垫垫肚子,再去给夫人请安阿!”玉清见尔芙已经自顾自的披上了一旁衣架上的蜀绣披风,忙担心的说道。

    尔芙回眸一笑,系好了披风,柔声说道:“我没事,别误了给额娘请安的时辰了!”

    玉清这才上前扶着尔芙走出了东睡房,玉冰则留在房里叠被、铺床,整理着房间。

    ……

    碧秀园里,郭络罗氏也已经起了身,身上穿着藕粉色的中衣,懒懒的坐在妆镜前,任由梳头婆子打理着头上的青丝。

    尔芙看着眼前还没有打开的院门,微微一愣,这才叫了玉清上前去叫门。

    守门的婆子,听见响动,打开了一扇角门,一见玉清俏生生的笑脸,便趿拉着鞋子忙打开了大门。

    尔芙客气的对婆子说了两句话,便往院中走去。

    “今个儿,咱们格格来的好早阿!”还没等尔芙让玉清上前,便看见春嬷嬷喜滋滋的从正房里迎了出来,嘴里说着客气话。

    尔芙温婉一笑,对着春嬷嬷浅浅福身一礼,柔声说道:“左右今个儿醒的早些,尔芙便想着早些来和额娘说说体己话!”

    “夫人才刚起身,这不还得劳格格在正堂里,等上片刻!”春嬷嬷一边打着帘子,一边轻声得说道。

    “没事,正巧尔芙也有些渴了呢,还要劳烦嬷嬷送上一盏清茶!”尔芙迈步走进了正堂,坐在了一侧的圈椅上,柔声说着。

    春嬷嬷连连称是,吩咐着房里的小丫鬟去准备热茶和点心。

    尔芙扫视了一眼四周,总觉得自己仿佛是来这里做客的客人一般,一点都感觉不出自己和郭络罗氏是母女的关系。

    稍瞬,小丫鬟就捧着青花缠枝纹的盖碗茶和高足盘走到了近前,微微福身一礼,便将茶碗放在了尔芙右手边的角几上。

    这边还不等尔芙端起茶碗,郭络罗氏便已经走出了碧纱橱。

    “尔芙给额娘请安!”尔芙忙拂了拂袍摆,双手交叠在膝头,拘礼说道。

    郭络罗氏忙让丫鬟扶起正行礼的尔芙,缓步走到了正堂的榻前,稳稳的坐在了雕松鹤纹的榻上。

    “尔芙,快坐吧,可用过早饭了?”郭络罗氏笑着说道。

    几句尔芙已经说的滚瓜烂熟的寒暄过后,郭络罗氏就直接吩咐春嬷嬷摆膳,拉着尔芙走到了西次间的饭厅里。

    一张八仙桌上摆满了各色碗碟,香浓粘稠的桂花八宝粥,黄澄澄的炸果子,酱色的小菜,外焦里嫩的锅烙……

    几口热粥下肚,尔芙眯了眯眼睛,笑吟吟的吃着奶香味四溢的奶包子。

    ……

    “格格,您的汤药大厨房也送过来了,可是要现在服用?”春嬷嬷见尔芙撂了筷子,轻声提醒着。

    尔芙的眉头不可察觉的一凝,转瞬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余光却在打量正坐在对面的郭络罗氏。

    轻薄的细白瓷汤碗里,黑乎乎的汤药盛了七分满,冒着细细的白雾,带着一股中药独有的药香味。

    尔芙淡笑着,接过了药丸,拨动着素银的汤匙,状似无意的扫视了一眼春嬷嬷。

    过了片刻,尔芙才直接端着汤碗,大口大口的喝了进去。

    郭络罗氏的呼吸一散,春嬷嬷也嘴角微微勾起,尔芙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测,笑着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条绢纱帕子,一下下的擦着唇边的药渍。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莽莽撞撞的!”郭络罗氏笑着嗔道。

    尔芙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别扭的站起了身子,花盆底的绣鞋跺了跺脚下的青玉地砖,娇嗔的说道:“额娘笑尔芙,尔芙不理您了!”

    说完,尔芙就一路小跑的出了正房,拉着玉清离开了正院。

    Ps:各位书友大大们,新书求各位的点击、收藏、推荐票,芯儿会打滚,会嘟嘴,还会星星眼,只求一分钟的留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