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入宫(1)

    刚刚回到院子,尔芙就打发了身边伺候的玉清、玉冰,独自一人进了正房,尔芙从袖口里抽出了一条皱巴巴的绢纱帕子,看着那已经染湿了的衣袖,玩玩的柳叶眉紧紧地蹙成了一团。

    尔芙从昨天晚上察觉出那碗四物汤有异样,就趁着身旁没人伺候的时候,准备这条三层的绢纱帕子,为了怕被人看出这帕子的不同,还特地揉成了一团,塞到了袖子里。

    此时这条绢纱帕子,两边看上去都是轻薄的绣花绢纱,绣样看上去也没有不同,也是里面却夹着一层素白色的棉布。

    自打春嬷嬷端着那碗汤药进来,尔芙就做好了准备,微抿了一口尝到了那抹酸涩的味道,尔芙就直接大口的喝光了汤药,可是却一直勉强的含在嘴里,趁着用帕子擦嘴的时候,将一碗药都吐在了帕子上。

    而且尔芙生怕在郭络罗氏那里留的时间太久,让郭络罗氏闻到那股药味,直接找了个借口就冲了出来。

    虽然尔芙计划的很周详,但是毕竟没有试验过,到底还是让帕子染湿了衣袖,也亏得尔芙出来的快,又一直走在前面,才没让玉清、玉冰注意到这些细节。

    蜜合色的绣花马蹄袖上,染着一圈褐色的药渍,尔芙满腹心事的走进了耳房,麻利的将帕子和袖口浸在了水里。

    尔芙将洗净的绢纱帕子死死的拧干,又甩了甩,这才藏在了耳房比较隐蔽的窗口,准备吹干备用。洗净了帕子和袖口,尔芙无比的庆幸,这瓜尔佳大宅的房子,盖得真不错,还在耳房里留了下水口。

    一盆略带褐色,散发着药味的污水,被尔芙小心翼翼的倒进了渗水口,又冲了几遍清水,确保耳房里没有了药味残留,这才走出了耳房。

    尔芙捋着仍然湿漉漉的马蹄袖,望着院子里几个正在扫院子的丫鬟,陷入了沉思。

    “玉清,玉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尔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手腕有些难受,朗声唤着。

    “格格!”玉冰忙快步走进了正房,福身一礼,柔声说道。

    尔芙微微蹙眉,轻声问道:“玉清呢?”

    “回格格的话,玉清她去了大厨房,还没回来呢!格格,您可是找她有事?”玉冰忙轻声回话着。

    尔芙微微摇了摇头,笑着让玉冰起了身,轻声说道:“我刚才净手的时候弄湿了衣袖,你伺候我换身衣服吧!”

    “是,格格!”玉冰这才应了声,扶着尔芙进了卧室。

    少时片刻,尔芙就换上了一袭月白色绣莲花纹边,染雪地红梅的旗袍,尔芙看着这做工精细的旗袍,不禁感叹着,古代私人订制的衣服,真棒!

    换下的蜜合色旗袍,自有小丫鬟上前取了,送去了洗衣房。

    晚饭的时候,玉清才再一次出现,随着玉清出现的,还有那碗仍然异味的四物汤,尔芙如法炮制,再一次的将四物汤倒进了下水口。

    这种被动了手脚的四物汤,一直送了半月有余,才断了,也不见于大夫再来诊脉,尔芙也落了个轻松,总算不用再日日偷偷洗帕子了。

    郭络罗氏仍然是每日留着尔芙用了早饭,便不再过问素芳阁的一切,而玉清也照常是经常失踪,不见人影。

    不过尔芙都当做不知道,而是经常偷偷的跑出素芳阁,想要去再见见那个神秘的花嬷嬷。

    一转眼,尔芙已经来到这里几个月,大选的日子也悄然的临近了。

    五月初十,诸事宜。钦天监监正李慕寒选出的好日子,这一天,也是满族八旗秀女入宫的日子。

    天还没亮,瓜尔佳尔芙就被玉清、玉冰拉出了被窝,昏昏沉沉的随着两人洗漱、打扮,换上了一身粉紫色染玉兰花的旗袍,中衣的马蹄袖上更是精致的蜀绣缠枝莲纹,展露在旗袍的袖口外。

    三千青丝长发,均匀的撒上了茉莉头油,梳着两把头,簪着雕玉簪花的白玉簪子,几支粉白色的绢花,清丽中带着几分俏皮,俏皮中又带着几丝不俗。

    瓜尔佳尔芙满意的看着这身即不张扬奢华,又不寒酸简单的旗装,缓缓起身,扶着玉清的手上了软轿,在正院门口第一次见到了阿玛瓜尔佳裕满。

    瓜尔佳裕满一袭暗金色团纹马褂,头上带着一顶瓜皮小帽,帽边上还嵌着一颗满绿的翡翠,身后的辫子上,缀着一串红色的流苏带子。

    “芙儿,此次入宫阿玛不求你宠冠后\宫,也不求你为瓜尔佳一族带来荣耀、尊崇,只希望你能处处小心,切莫着了小人的算计。只要你能平安终老,阿玛和你额娘也就能放心了!”瓜尔佳裕满扶住了正要行礼的尔芙,沉声说道。

    尔芙感受到了瓜尔佳裕满的真诚父爱,频频点头,眼角也落下了清泪,哽咽的说道:“阿玛、额娘,尔芙不孝,让二老为尔芙担心了!

    尔芙定当谨遵阿玛教诲,若是尔芙不幸被撂了牌子,还请阿玛不要嫌弃尔芙才是!”

    裕满原本阴郁的脸色,被尔芙逗得一笑,拍了拍尔芙的发顶,轻声说道:“若是真的被撂了牌子,阿玛一定为你选一户好人家,让你能平安顺遂的过日子!”

    “尔芙可是当真了,那尔芙就进宫去走个过场,等这件事了了,再回来好好伺候阿玛、额娘!”尔芙俏生生的点了点头,一双手拉住了瓜尔佳裕满和郭络罗氏,将其当成了自己的生身父母一般。

    瓜尔佳裕满眼圈有些泛红的别过了脸,大手紧了紧尔芙的小手,便松开了尔芙,随意的挥了挥手。

    郭络罗氏也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真情,细心的抚平了尔芙身上略微有些起皱的旗袍,扶正了发簪,亲切的扶着尔芙往停在一旁的马车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渐明,瓜尔佳尔芙对着郭络罗氏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福身一礼,这才踏上了脚踏,上了马车。

    马车帘子落下的那一刻,瓜尔佳尔芙注意到了裕满身后那双有些颤抖的手,也看到了裕满眼角的泪光!

    Ps:各位书友大大们,新书求各位的点击、收藏、推荐票,芯儿会打滚,会嘟嘴,还会星星眼,只求一分钟的留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