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入宫(2)

    乌蓬马车轱辘辘的驶出了瓜尔佳尔芙的家,青石铺就的街道上,无数百姓议论纷纷的探讨着谁家的秀女更出挑。

    尔芙的心中很是紧张,那深宫禁院虽然奢华无比,可也是用鲜血铺就,那些名门贵女各个就是见惯了内宅争宠的,这和尔芙这种接受现代教育的天真少女,有着本质的区别。

    玉清感觉到尔芙的紧张,将手伏在了尔芙的手背上,轻声说道:“格格,您无需担忧,您容颜清丽,家世贵重,圣上定不会让您明珠暗投的!”

    尔芙微微摇了摇头,看着衣袍上的玉兰花,缓缓摇头,柔声说道:“人生在世,荣华富贵如浮云,虽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是那至尊之位上的那位,心中又怎么会有情!若真是入宫侍奉,此时就再难出宫了,阿玛和额娘更是会为尔芙忧心不止,身为人女,我怎么能如此自私呢!”

    玉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坐在一旁郁郁不快的尔芙,沉默的低下了头。

    不知不觉的间,尔芙的马车就穿越了外城、内城,来到了富丽堂皇的紫禁城外。

    尔芙的马车,停在了神武门外。

    马车刚刚停稳,便听见外面太监尖利的声音,吆喝着秀女排队,打发着宫门外的马车。

    玉清麻利的跳下了马车,小心的摆好了朱漆的脚踏,这才掀着帘子,上前扶着尔芙款款下了马车。

    尔芙刚刚站定,便扫视了一眼四周,只见众多秀女或是清丽可人,或是美艳动人,或是温婉如水,眼中带着一丝悸动、无尽羡慕的看着那只看得到宫墙一道的紫禁城,尔芙在心里对这些女子嗤鼻一笑,默默的打量着这完全古色古香,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神武门。

    只见眼前的神武门,高过数层楼房,基地是一层汉白玉石的须弥座,一大两小的三个宫门向两侧打开,露出暗黑色的门洞,门洞上则是面阔五间的城楼,城楼外是汉白玉的栏杆,楼前、后檐都是一扇扇左右对开的菱花格扇门,东西两山也设着双扇的板门。

    再看那城楼是明清皇宫里最为常见的重檐庑殿顶,下层单翘单昂五踩斗栱,上层是单翘重昂七踩斗拱,梁上是墨线大点金旋子彩画,显得既厚重,又不失华贵。

    只不过是一座宫门,便充分的显示了明清皇宫的奢华。

    上檐的正中央挂着一块蓝底鎏金铜字的华带匾,上书着满汉两语的神武门大字。

    “你是哪家的格格,怎么还不快拿着名牌去排队,在这发什么愣呢!”一名穿着青色袍子、戴着尖顶帽的小太监,走了过来,看见正在发愣的瓜尔佳尔芙,毫不客气的指责着。

    回过神的尔芙,嫣然一笑,拦住了正要说话的玉清,轻声说道:“都是小女见识浅薄,猛然见到皇宫巍峨不凡的样子,一时间失了神,还请公公千万要见谅!”

    小太监见尔芙说话客气,自然也不好太过苛责。

    毕竟这些都是待选的秀女,谁知道那棵树上开花结果呢,若是因为一时嘴快,得罪了贵人,那可就是不值得了。

    在宫里伺候的久了,这些最低贱的小太监,也学会了广撒网,结善缘。

    小太监见尔芙模样清秀可人、举手投足间贵气显露,衣着又清丽不俗、做工考究,忙拂了拂马蹄袖,打了个千儿,谄笑的开了口,尖着嗓子说道:“这位小主真是太客气了,您看奴才这张贱嘴,您可切莫放在心上!”

    玉清有些发蒙的看着眼前前后做派宛如两人的小太监,疑惑的看向了尔芙,尔芙淡淡一笑,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普通的荷包,塞到了小太监手里。

    “公公太客气了,只是我向来甚少出门,又生来愚钝,教养嬷嬷百般教导,见到这样大的场面,仍然有些举足无措,还烦请公公能领上一段路才是!”

    小太监掂了掂手里的荷包,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几分,弓着身子,领着尔芙走到了正在排队的方桌前,附耳和正在写字的小太监说了几句,便问过了尔芙的姓氏、家世,很快的取出了一块玉色的名牌。

    “这位小主,您看看这可有错处?”小太监才不顾旁边那些不满的眼神,笑着捧着名牌来到了尔芙跟前,轻声说道。

    “麻烦公公了!”尔芙接过对牌,微微扫了两眼,便笑着说了句客气话。

    小太监见尔芙往正在排队进神武门的方向走去,便也没有跟在一旁,反而更加卖力的讨好着众多秀女,也让原本瘪瘪的马蹄袖,瞬间就鼓了起来。

    尔芙走到队伍的最末,友好的对着周围的几个人笑了笑,便交代玉清随着马车回府了。

    玉清含着泪,看着尔芙不舍的不肯走。

    尔芙傻乎乎的看着玉清,想不通这个只是伺候了自己几个月的丫鬟,为什么会如此失态!

    入宫的秀女队伍在缓缓前行,尔芙离那个高耸的宫门也越来越近,玉清这才快步走到了尔芙身前,轻声低语了几句,趁着旁人不注意,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塞到了尔芙手里。

    尔芙直接愣了神,但是也没忘记把手中的书信塞进袖子,还不等尔芙发问,玉清就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痕,一路小跑的往马车的方向跑去。

    “哎哎哎,看什么呢!”尔芙回头望着玉清愣神,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一旁伺候的小太监忙上前提醒着。

    尔芙也缓过了神,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忙快走了两步,追上了队伍。尔芙随着众人,一步一摇的走进了那道巍峨的宫门,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有些慌神的回过了头。

    当宫门慢慢闭拢,尔芙只来得及看了一眼神武门外那片汉白玉的宽桥和远处遥遥在望的景山。

    相比神武门的巍峨高耸,顺贞门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同样是一大两小的三扇门,嵌在长长的红色宫墙上。

    一名穿着紫色缎面蟒纹袍的首领太监,手揣在马蹄袖里,出现在了顺贞门旁。

    Ps:芯儿在这里给各位拜年了,祝各位书友大大在新的一年里,升职加薪,平安顺遂!

    另外继续厚脸皮的求收藏、求推荐、求红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