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的一手好死

    含蕊张扬的勾了勾唇角,斜眼打量了一下素玉和与她同族的含玉,喜滋滋的回到了秀女中。

    尔芙心中暗道:果然什么时候都有脑子不好的。

    惠妃微微与宜妃娘娘对视了一眼,便拨动了下手边的盖碗茶盏,柔声说道:“今个儿,咱们也算是见过了,若是有缘分,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行了,这天头也热了起来,你们也别在这拘着了,都回去吧!”

    说完,惠妃娘娘就与其他几位娘娘对视一眼,率先起身,从众位秀女身边,带着一袭香气的走出了千秋亭。

    秦姑姑忙对着众位秀女挥了挥手,跪下了身子,众人自然也不敢怠慢,忙行了个万福,恭送着几位娘娘出门。

    荣妃娘娘走在最后,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孟佳含蕊,微微摇头,暗叹了一句:可惜了这幅模样和姓氏了!

    含蕊还只当荣妃娘娘看重自己,目送着荣妃娘娘刚刚走出门口,不等秦姑姑起身,便率先站起了身子,整理着旗袍的袍摆,傲然的站在了众多秀女之间。

    尔芙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刚刚故意藏拙的素玉,只见素玉眼中满是不屑,转瞬即逝,笑吟吟的扶着身边的许嬷嬷起了身,尔芙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似乎忽略了什么!

    秦姑姑看着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了贵人不耐烦的含蕊,摇了摇头,便扶着一旁的小宫女站起了身子,轻声说道:“各位小主们今个儿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歇歇吧,明个儿在学规矩礼仪!”

    “是,秦姑姑!”虽然秦姑姑不过是宫里的掌事姑姑,但是众位秀女还是很给面子的行了个礼,柔声说道。

    秦姑姑原本难看的脸色刚有几分好转,耳边便传来了含蕊那尖利的声音。

    “姑姑,既然今个儿不用学规矩了,那我想去看看这园子里的美景,稍后再回储秀宫。”含蕊语气甚是嚣张的看着秦姑姑,单手拂了拂鬓边簪着的绢花,朗声说道。

    秦姑姑虽然有心好好斥责几句这个不知道好歹的秀女,但是主仆有别,也只能耐着性子,轻声劝着:“孟佳秀女,如今您还不算是宫里人,这今日能来宫后苑走上这么一趟,便是几位娘娘给的脸面了,若是孟佳秀女还不累,那便回储秀宫好好练练规矩吧!”

    虽然秦姑姑已经是很斟酌语句,语气也是和婉的很,但是这心里的愤愤之意,还是让这说出来的话,总归是有几分难听。

    含蕊脸色一红,看着旁边几个秀女仿佛看好戏的眼神,更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了,沉声说道:“秦姑姑,我看着你年岁不小,给你个脸面,叫你一声姑姑,你还真的以为你是主子了不成?

    虽然我现在还是个秀女,但是也是正经满军旗里的姑娘,和你这些包衣奴才是不一样的!”

    这话一出口,尔芙都忍不住为含蕊点赞了:大姐,你真是好胆子!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这还不是强龙,就这么不给宫里掌事姑姑的面子,你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秦姑姑到底是在宫里呆的久了,虽然心里头不快,但是面上却不显露分毫,反而淡淡一笑,柔声说道:“孟佳秀女说得对,那你便自便吧!”

    说完,秦嬷嬷就转眸看了一眼其他的秀女,沉声说道:“可还有其他秀女也想在这宫后苑里转转的,也早些说出来,免得回去觉得委屈!”

    尔芙忙缩了缩头,努力的降低着存在感。

    素玉看着尔芙的样子,勾了勾唇角,暗道:看来这瓜尔佳氏虽然心机不深,但是也不是个傻子,比起那孟佳氏含蕊,可聪明了不少呢!

    其他众多秀女,虽然也对着美轮美奂、典雅大气的宫后苑也是满是好奇,但是看着秦姑姑和含蕊对峙的样子,忙齐声说道:“咱们都有些累了,还是不去了!”

    秦姑姑见其他人都很识趣,便也不再冷着一张脸,随手招过了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宫女,低语的吩咐了几句,这才笑着对含蕊,说道:“孟佳秀女,您想去宫后苑里走走,奴婢不敢阻拦,但是还是领个宫女伺候吧!”

    “这样也好!”含蕊看着那个低着头的小宫女,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秦姑姑就领着其他秀女,往亭子外走去,看也不看一眼仍然站在千秋亭里的孟佳含蕊。

    孟佳含蕊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孤立了,反而觉得那些秀女都胆小怕事的样子,很是可笑,嘴角含笑的迈步走出了千秋亭,往宫后苑里走去。

    再说荣妃马佳氏刚刚和德妃、惠妃分开,回到了钟粹宫的正殿,便气得摔碎了手边的杯盏,冷声说道:“给本宫把冷月那个吃里扒外的叫进来!”

    刚刚与荣妃娘娘一起去过千秋亭的掌事姑姑锦绣,自然知道自家主子为何如此恼怒,忙福了福身,偷偷给一旁的宫女珠兰递了个眼色。

    珠兰忙小心地看了一眼荣妃娘娘,生怕自己贸然出来惹了主子的不耐烦,恭敬的屈膝一礼,应了个声便从正殿的侧门走了出去。

    冷月是负责打理荣妃娘娘衣裙首饰的宫女,前些日子也就是她替孟佳含蕊的父亲传的消息。

    荣妃娘娘如今这么恼怒,自然需要找一个出气筒,而这个冷月很不幸的成了炮灰。

    冷月一看见珠兰那紧绷的小脸,就知道自己怕是做下了什么祸事,忙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装着一两银子的荷包,塞到了珠兰手里,轻声问道:“珠兰姐姐,您看咱们也一起共事久了,您可得提点提点咱阿!”

    珠兰扫了一眼窗外,见没人注意这边,这才贴在冷月的耳边,说道:“咱们娘娘刚刚去宫后苑见了新进宫的秀女!”

    “……”

    虽然珠兰不过说了个主子的去向,但是这些在宫里伺候久的,哪个不是心思玲珑的。

    只见冷月清秀的小脸,瞬间就白了下来,有些肉疼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绞金镯子,狠了狠心,褪了下来。

    PS:专注求收藏,求推荐百余日,从未被超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