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冷月

    冷月手腕上的赤金绞丝镯子足足有一两重,这可是她身上最值钱的一件东西,还是前些日子荣妃马佳氏见她来回传话辛苦,特地赏下来的。

    “珠兰姐姐,你皮肤白皙,最适合戴这赤金绞丝镯子。”

    冷月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心疼,嘴上却说的爽利,直接将镯子塞到了珠兰的手里。

    珠兰前些日子还有些嫉妒冷月得了荣妃娘娘的看中,如今看冷月这幅做派,倒是心里有了一丝同情。

    当然,这也是看在手腕上的赤金绞丝镯子。

    “咱们同在这钟粹宫里伺候娘娘多年,姐妹情深,我自然不会看你被罚,你就放心吧!

    只是这娘娘那还等着呢,咱们也别多耽搁了!”珠兰笑着对荣妃娘娘寝殿的方向,挑了挑眉,柔声说道。

    冷月忙点了点头,便直接跟在了珠兰身后,脚步匆匆的往寝殿走去。

    寝殿里,荣妃娘娘脸上满是郁色,眼神不善的看着刚一进殿就跪在了脚边的冷月,沉声说道:“冷月,你在宫里伺候也有十多年了吧!”

    “回娘娘的话,奴婢进宫十五载,在咱们钟粹宫当差也有十三年了!”冷月忙恭敬、小心的叩首一礼,轻声说道。

    “既然在宫里伺候了这么久,那你怎么还能干出这样吃里扒外的事情呢!”荣妃娘娘气得直接将手里的茶杯摔倒了冷月的身上,厉声问道。

    冷月忙开口求饶,连连叩首着说:“娘娘明察,奴婢真得从未做过吃里扒外的事情阿!”

    荣妃娘娘狠剜了一眼脚底下的冷月,继续说道:“你没做过那吃里扒外的事情,那还是本宫冤枉了你不成!”

    “娘娘,奴婢这些年在宫里,事事勤谨,真真是没有做过那吃里扒外的事!”冷月脸上也已经是满脸的泪珠子,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略带有几分哽咽的哭求着。

    一旁站着伺候的珠兰,见自家娘娘已经发了一通火气,心知娘娘也不过就是发发心里的闷气,这才轻轻的给荣妃娘娘捶了捶肩膀,轻声说道:“娘娘,您可得仔细身子,这气大伤身,为了那么一个傻丫头,犯不上置这么大的气阿!”

    “本宫知道了,就你这丫头机灵豆似的!”荣妃娘娘果然面色一缓,反手拍了拍珠兰的小手,笑骂着。

    冷月也适时地叩首一礼,轻声说道:“娘娘,这事确实是奴婢做错了,只是奴婢是一个宫女,自然不方便出入孟佳含蕊的家,这关于孟佳含蕊的消息,也只能从孟佳含蕊家里的丫鬟婆子那打听下。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孟佳二爷有心遮掩,奴婢这才得了这样的消息,都怪奴婢没有查清楚,还请娘娘责罚。”

    荣妃娘娘看冷月哭得狼狈,又听冷月这话说得真诚,便也消了火气,看着冷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丫头跟在本宫身边多年,和珠兰她们都是本宫身边最贴心的人。

    原本本宫也不想苛责你,可是你这做事出了错落,本宫要是不罚你,难免底下人心里头不服。

    行了,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你,只罚两个月的月例银子,小惩大诫吧!”

    冷月一听,心里头一松,忙叩首说道:“多谢娘娘体恤,多谢娘娘体恤!”

    荣妃娘娘随意的挥了挥手,继续说道:“看你这个狼狈的样子,快下去洗洗吧,也免得让那些小宫女看见,落了你的面子。”

    冷月忙连连叩首,连滚带爬地滚出了荣妃娘娘的寝宫,站在寝殿的门口,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外面略带有几分暑气的空气,这才算是真的有了一种活下来的感觉。

    孟佳含蕊此时正在精美绝伦的宫后苑里,迈步溜达着,全然不知道已经被一个宫女记恨在了心里。

    当然,想必就算是孟佳含蕊知道有个宫女恨上了她,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孟佳含蕊看着那一朵朵盛开的娇花,心里头甚是欢喜。

    秦姑姑领着其余的秀女,回到了储秀宫,只是简单的训诫了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满是疲惫地踢了脚下的一寸高的花盆底鞋,盘腿坐在了炕上。

    一贯跟在秦姑姑身边跑腿的小宫女琉璃,忙捧着一盏热茶送到了秦姑姑跟前,柔声说道:“姑姑,您在这日头底下,站了那么久,还是喝口茶缓缓吧!”

    “你倒是机灵!”秦姑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接过了温热的茶盏,微抿了一口,轻声说道。

    琉璃羞羞的低了低头,乖巧的半跪在了秦姑姑身后,手法轻柔的帮秦姑姑松着肩。

    秦姑姑之所以一直留着琉璃在跟前,也是因为琉璃聪明、不多言,又懂得看人眼色,更是因为这琉璃入宫前,跟着父兄学过些许医术。

    这宫里头,人命比草贱。

    虽然秦姑姑是有品级的宫女,那也是没有资格请太医看诊的,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事情,那也只能给人使了银子要些成药来吃。

    要是命大,还好,不然那人就算是完了。

    琉璃虽然医术不精,但是总比随意要点药来吃,来的要强阿,所以这琉璃在秦姑姑跟前,还是有几分脸面的。

    “姑姑,您说那含蕊秀女在宫后苑里溜达,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琉璃虽然不想在这个时候勾起秦姑姑的不快,但是一想到孟佳含蕊那个张扬的性子,也不能不提一提那个执意要留在宫后苑里赏玩的孟佳含蕊。

    如琉璃所预料的一般,话音刚落,秦姑姑原本笑眯眯的眼神,闪过了一丝凌厉,沉吟片刻,才沉声说道:“这宫里头规矩最大,又是个吃人的地方。

    这女子一旦进了这深宫禁院,不管你是身份多么尊贵,都该收敛了那些小脾气。

    孟佳含蕊,虽然出身不低,那还不在那些真正的贵人们眼里,估计也不会惹出什么大事。

    只是你也不是不知道!

    咱们康熙爷现在最喜欢那些年轻的贵人、常在小主们,也娇惯的那些人的脾气刁钻了起来。

    若是那孟佳含蕊真的遇上了,性命倒是无忧,顶多就是受点皮肉之苦罢了,不算什么大事!”

    话音一落,琉璃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些小主们位份不高,但是脾气比起那四妃也是不逞多让。

    Ps:绾心今个儿还要在单位忙活,这不刚腾出个空来码字,各位书友大大看在绾心这么尽职尽责的份上,能不能投投推荐票,点点收藏啥么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