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恩旨(2)

    一道道请安的折子送到御前,可是康熙帝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无他,只是因为身居高位的康熙帝,讨厌被人伊势相迫。

    梁九功这几天只觉得自己老了好多岁。

    没办法,成天伺候一个满肚子都是火的万岁爷,这日子真是没办法过了。

    梁九功是真的想不通,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皇上不想留下你们家的女儿,就算你们强迫皇上留下她,那皇上不宠她,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六月,康熙帝在塞外巡视途中,喀尔喀、四子部落、阿霸垓部、苏尼特部、翁牛特部、奈曼部、扎鲁特部、鄂尔多斯部、吴喇特部、科尔沁部、蒿齐忒部、喀喇沁部等各和硕亲王、郡王、贝勒、公、台进等,分别来朝见,各赐袍挂、缎匹、银两等物。

    七月初二日,领侍卫内大臣、公费扬古随康熙帝巡视塞外,于途中病重,康熙帝命停留一日,亲往探视,赐御帐、鞍马、蟒缎以及银五千两,遣内大臣、侍卫等护送返京。初三日,康熙帝抵乌兰布通。

    七月,康熙帝巡视途中,各蒙古部落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分别前来朝见,各赐银物不等。

    康熙帝的脸色才算是略微好转,梁九功也算是送了一口气。

    一道四百里加急的奏折快马送到了御前,康熙帝刚刚好转三分的脸色,再一次黑成了锅底。

    佟国维奏:族有女佟佳素玉,性格温婉,人品良善,品貌端庄,求康熙帝指婚。

    康熙帝表示,这种惦记送进宫秀女的行为,让他非常之不爽。

    梁九功默默的弯了弯腰,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佟佳氏一门,康熙帝的母族,康熙帝给了佟佳氏极大的信任与权力。

    即便如此,康熙帝也不会允许他们骑到自己头上来。

    梁九功表示,佟国维大人,您不会是没吃药吧!

    康熙愤怒地摔了桌上九龙端砚,厉声说道:“既然他们这么心急,那朕便成全他们好了。”

    梁九功心道:您确定会成全他们?不管谁信,反正咱家不信!

    康熙挽了挽袖子,叫过了一旁伺候笔墨的小太监,提起了手边已经饱蘸朱砂墨的狼毫,一撮而就,几封奏疏批奏一番,这才叫过了梁九功去请张廷玉过来拟旨。

    张廷玉,康熙三十九年进士。

    康熙对其甚是看中,特地将其带在御前。

    张廷玉躬身来到了康熙跟前,叩拜道:“微臣衡臣参见万岁,万岁爷圣安!”

    “起来吧!”康熙帝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清了来人,这才拂了拂袖子,说道。

    张廷玉忙爬了起来,半弓着身子站在了龙案前。

    康熙帝将手边的几道奏疏,往张廷玉跟前推了推,说道:“你瞧瞧吧!”

    张廷玉告了一句罪,这才拿起了奏疏,略微翻看一遍,垂首站在了康熙帝旁边。

    康熙帝微微挑了挑眉,说道:“你怎么看?”

    张廷玉眉头紧蹙,略微沉吟片刻,轻声说道:“以微臣之见,此事不算什么大事!”

    康熙帝露出了一个浅笑,说道:“那你便拟旨吧,朕倒是想瞧瞧他们的愿望落空的时候,还能不能这么坦然了!”

    张廷玉又请了一遍康熙帝的意思,这才跪坐在了一旁的小桌后面,麻利的撰写了两道恩旨。

    康熙用印后,说道:“这次你便跑一趟吧,朕对你放心!”

    张廷玉不敢怠慢,拿着两卷明黄色锦缎的圣旨,交代随行的妾室吴氏整理些许行装,坐着骡车离开了塞外。

    ~~~~~~~~~~~~~~~~~

    京城。

    随着康熙帝和数位皇子的离开,这素来最热闹的紫禁城也清净了不少。

    永和宫。

    德妃娘娘这些日子过的并不舒泰,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身子也越来越懒怠了起来,又因为早起略带几分凉气,染了风寒。

    所以这平日里除了和住在永和宫后殿的成嫔说说话,也便没了其他的乐子。

    德妃娘娘这边身子还没养好,胤禛福晋乌拉那拉氏的父亲过世的消息,又从塞外传来。

    乌拉那拉氏自打生了弘晖以后,这身子就不大爽利,这消息一送到四贝勒府里,乌拉那拉氏蓝沁就又一次的病倒了。

    德妃娘娘虽然很是担心,但是身为宫妃,又是乌拉那拉氏蓝沁的长辈,自然不能亲自探望,只能交代身边的掌事姑姑带着药材过去探望一番。

    乌拉那拉氏第二天便强打着精神,进宫谢恩了。

    德妃娘娘对这个儿媳也不太满意了,明明是一家人,却如此客气,真是……

    储秀宫。

    尔芙自打那天溜出宫门撞见了一个陌生的男子,便有些害怕了起来,除了每日去正殿学习规矩、礼仪,满蒙两语,便不再走出房间,一心装着背景墙。

    佟佳素玉却被身处后/宫的小佟佳氏贵妃,召见了几次,惹得储秀宫里那些没有指望被留在宫里的秀女连连巴结。

    孟佳含蕊却因为佟佳素玉得了贵妃眼缘的事情,而很是不满,经常当着素玉和尔芙的面,冷嘲热讽一番。

    秦姑姑也出来调节了几次,但是这位秀女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依旧是我行我素。

    瓜尔佳尔芙表示:狗咬人一口,人不能还嘴,那就只能养条狗了。

    只是这只能是个梦想,因为尔芙完全没有笼络人充当打手的本事和能力,也只能躲得更远一些。

    这天,一大早晨,瓜尔佳尔芙便穿着一身粉白色的撒花旗袍,梳着两把头,踩着三寸高的花盆底走出了房间。

    孟佳含蕊便好像闻了味道一般,瞬间就出现在了尔芙跟前。

    尔芙心里默默的扶额。

    含蕊挑衅的白眼,有些刺耳的话,让尔芙心里头升了一股火气上来。

    尔芙很想扯着含蕊的领子,霸气十足的说上一句:“给姑奶/奶死开,烦死人了!”就在尔芙即将压不住心里头的火气,宫门口传来了小太监传旨的声音。

    Ps:绾心表示,今天要出差,今天很无奈,今天好辛苦!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抚慰绾心受伤的幼小心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