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四爷的老婆们(2)

    尔芙整理好了书架,又折腾出了一身汗,虽然觉得身上很难受,但是也不想让那些丫鬟再折腾一趟,便让玉清提些热水进来,简单的擦擦身子就行了。

    玉清赶忙应了下来,便去后院去提水了。

    尔芙则捧着一本看起来还算是有些趣的话本子,翻看了起来。

    话本子里讲述着一对三世爱侣的故事,故事中女子总是贤良大度,男子则都是风度翩翩的公子,两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尔芙默默地吐槽:举案齐眉的真是夫妻么!

    过了片刻,玉清就已经兑好了温水,手里头拿着已经绞好的帕子,伺候着尔芙擦去了身上的汗珠子,又找出了一身藕粉色的中衣换上,这才扶着尔芙躺在了床上。

    玉清刚想收走尔芙手边的话本子,尔芙忙撑起了身子,说道:“先放着吧,我这一时半会的也睡不着,我没事的时候也好翻翻,免得烦闷了。

    你们也下去歇歇吧,留下个人守夜就是了!“

    尔芙说完,便随手放下了拔步床上的细纱帐子,靠在了迎背靠枕上,随意的翻着话本子。

    这一刻,尔芙找到了一种窝在大学寝室里,一边看小说,一边吐槽的感觉,只是旁边没有人跟自己分享罢了。

    玉洁因为是新人,主动的承担了尔芙入府第一天的守夜活动。

    尔芙翻了翻话本子,这困劲也慢慢的回来了,随意的往下蹭了蹭,便直接拉了拉被子,抱着一个竹夫人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天还没亮,玉洁等一众丫鬟就已经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尔芙的房间,手里端着铜盆等各类家伙什。

    玉清这才上前,轻声的唤着尔芙。

    “别吵!”尔芙闭着眼睛,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盖到了头顶,闷闷的声音从单被内传了出来。

    玉清有些心虚的瞧了一眼身后的丫鬟们,轻咳的掩饰了下心里头的不自在,继续唤着尔芙。

    尔芙这次倒是没有无视她,闭着眼睛,坐起了身子,脸上满是不情愿,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玉清忙小声说道:“侧福晋,您还要去给嫡福晋请安呢!”

    “什么嫡福晋侧福晋的,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尔芙早已经忘记了身在何处,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起床气,眼睛依然是死死地闭着,身子懒洋洋的靠在了靠枕上。

    玉清这次真的有些晃神了,这房里现在这么多人呢,难保不会传到外面去,到时候说自家格格藐视福晋,那可就完蛋了。

    倒是玉冰胆子比较大,狠狠的扫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几个二等丫鬟,又对着玉洁、玉兰微微一笑,似乎是希望两人不要将这事说出去。

    几个丫鬟看到玉冰的眼神,都甚是乖巧的低下了头。

    玉清见状,这才放下了心里头的石头,微微躬身的走到了床边,撩开了那层暗红色的细纱缠枝瓜瓞纹帐子,说道:“侧福晋,您还是起来吧!”

    尔芙只觉得耳边仿佛有蚊子,嫌弃的皱了皱鼻子,随意的挥了挥手。

    其实还真不是尔芙赖床,而是尔芙自小就有这个毛病,不过当年老妈叫她起床的时候,那可是比这凶残多了。

    冬日里,大被一掀,将已经烘暖的衣服往她身上一丢,直接就揪着她的耳朵,开吼了。

    夏天的时候,那就更容易了,窗门紧闭,三分钟就能将她从舒服的大床上揪起来。

    春秋两季,老妈就直接是一把凉冰冰的手巾擦擦尔芙的小脸,她便会很乖巧的睁开眼睛,穿戴整齐的背着书包,滚去上学了。

    可是自打来了这清朝,尔芙表示咱真的比其他的大家闺秀过的幸福的多,不需要晨昏定省,不需要在郭络罗夫人跟前端茶递水。

    唯一让尔芙觉得痛苦的,也不过就是在宫里住的那段日子,不过可能是因为许嬷嬷等几人对她没了信心,所以这只要她不犯错,也就不强求她守着那晨起晚安的规矩了。

    而尔芙被送到了四贝勒府里,这又累了一整天,饿了一整天,这原本紧绷的神经也就松了起来,完全没了伏低做小的自知之明。

    玉冰见玉清半天都没能将尔芙叫起床,看着时间越来越晚,这也就只能冲动了起来。

    不过玉冰还是比尔芙老娘的手法要和蔼多了,拿着温帕子走到了床边,一下下的擦着尔芙的脸蛋。

    温热的感觉,唤醒了尔芙的理智。

    尔芙傻乎乎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外面还没有亮的天,嘟囔着:“这才什么时候,怎么起得这么早呢!”

    “侧福晋,现在已经寅时三刻了,您可得快着些了,不然咱们就要迟了给福晋请安的时辰了!”玉冰麻利的给尔芙擦着双手,嘴里念叨着。

    尔芙也瞬间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有些慌张的掀开了被子,光着脚就跳下了床。

    也亏得这睡房的地上都铺着厚厚的羊毛毯子,不然即使现在是夏天,那这地面也是冰冰凉的,尔芙这般慌张的样子,一定会着凉的。

    玉洁忙上前,取过了脚踏上的软底绣花鞋,半跪在尔芙跟前,轻轻地抬起了尔芙的小脚,一只只的为她穿着鞋子。

    尔芙还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待遇,毕竟在现代的时候,她没有钱逛那么些有这样服务的奢饰品大牌店,而普通的鞋店,想要让人半跪着伺候,额呵呵呵呵……

    这边穿好了鞋子,那边玉兰已经捧着细盐末和简易牙刷过来。

    尔芙麻利的洗漱干净,换好了一身粉白色绣**花滚银白色边的直筒窄袖旗袍,头上已经梳成了架子头,一对赤金点翠的并蒂海棠的金簪簪在两鬓,一条白玉镂空雕莲花纹的扁方露出两个小角儿,缀着一条簪米粒大小珍珠的步摇坠子,随着尔芙的走动,微微摇晃,甚是漂亮。

    玉清又从丫鬟的托盘上,端过了一旁双色马蹄糕,轻声说道:“侧福晋,您先吃两块垫垫肚子吧!”

    Ps:这几天绾心只觉得好累好累,各种不想码字,但是仍然在努力坚持。

    各位书友大大,要不要多多收藏,多多投推荐票,多多打赏,让绾心也能买两块点心解解馋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