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尔芙吃饱喝足,这心情也就好了些许,接过玉冰手里头的帕子,沾了沾唇角,这才起身绕起了圈圈,减肥。

    玉清则麻利的找出了尔芙今日要穿的旗袍和配套的首饰,这才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玉兰,回到后罩房的小房间里补觉去了。

    这也是尔芙发现她们全年无休,这才特地规定的,四个大丫鬟轮流守夜,第二天休息一整天,隔一天再回到跟前来伺候。

    开始的时候,几个人还有些不适应,可是尔芙板着脸赶跑了守了一个晚上的玉兰,玉兰窝在房间里小憩了一会儿,这精神头还真好了许多,气色也不错,大家伙儿也就习惯了。

    原本院子里的两个小太监是要轮流守夜的,可是尔芙也将两个人的守夜免了,只需要负责去膳房提膳、跑腿传话。

    赵德柱和李守财别提多乐呵了,天天提膳回来,便和院子里同时分来的内务府包衣宫女太监那套近乎,还真让这两个人在府里头混了个脸熟。

    尔芙照常在房间里走了十几分钟后,出了一身细汗,让玉冰伺候着擦了擦身子,这才换上了一袭天蓝色绣翠竹滚深蓝色边的旗袍,头上梳着简单的圆髻燕尾,簪着两支嵌五宝的素银簪子,耳边挂着一对粉玉珠子的耳坠子,又担心气色不好,让玉冰为自己扑了扑粉,这才起身往乌拉那拉氏的院子走去。

    正院那边,乌拉那拉氏三点钟便已经起了身,伺候着四爷穿戴整齐后,简单的梳了梳头发,披着一件长袍子,这才让人在堂上摆了饭桌,陪着四爷简单的吃了点早膳,

    四爷虽然已经出宫开府,但是一直也没个正经的差事,这帮一把,那忙活两天,这心里头别提多堵得慌了,尤其是最近连他一直负责的内务府,也被八阿哥胤禩接到了手里,这股火气就更大了。

    原本想着这趟随圣驾塞外巡视,能在皇上跟前卖个乖,混上个差事,可是没想到又在半路就被赶了回来,好在与四爷同时回来的还有皇太子胤礽、十三阿哥胤祥,不然四爷这脸面上就更过不去了。

    乌拉那拉氏嫁给四爷也已经足足十年了,虽然搞不清楚四爷恼怒的原因,但是却也能看出四爷不高兴,瞧着四爷这只是吃了一个奶饽饽、喝了半碗粥便放下了筷子,虽然有心劝上两句,但是还是张了张嘴就低下了头,放下了筷子,吩咐人撤下去了。

    四爷也很好奇,这乌拉那拉氏自阿哥所嫁给了四爷,平日吃穿用度都是按着份例来,看不出一点喜好,更是次次跟着自己一块儿撂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吃饱了。

    不过四爷也不是只挂心后院的人,微抿了两口茶水,便领着苏培盛往前院走去。

    这次塞外行,对于四爷来说,也不是一无所获的,前些日子过奉天的时候,见到了老师顾八代,老师身子仍然硬朗,精神也不错,让四爷心情很好,更是得到了老师举荐的一名门人,这心情就更像是吃了无数巧克力一般,美滋滋的。

    顾八代,满族镶黄旗人,姓伊尔根觉罗氏,自幼就是个文武双全的好男儿,更擅长骑射,为人也是一身侠气,自打康熙二十三年,被康熙爷一道圣谕送到了上书房,教授四爷,四爷对其敬重非常,后来升任尚书,对巩固边陲,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四爷这次随驾巡视塞外,听闻老师卧病,特地请了皇上的恩旨,前往探望,见老师过的很是清贫,更是送上了一大笔银钱,希望能让老师过的舒坦些。

    顾八代也知道如今朝堂之上,四爷有心做出些事业来,想要让皇帝封上一个郡王,特地推荐了一位门人给四爷。

    而四爷特地让苏培盛给那人送去了名帖,让那人在他进京后来府里头拜见,没想到那人也是个急性子,早在四爷回京之前,这位门人便已经送上了拜帖。

    四爷对于自家老师举荐的人,自然充满了期待,昨个儿连夜让人送去了回帖。

    乌拉那拉氏倚在门边,瞧着四爷那大步生风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回了房间里,让丫鬟们伺候着梳上了旗头,穿上了旗袍,踩上了花盆底鞋子,站在了西次间的书案后,写起了大字。这古代写字与现代不同,大多数都是站在书案后书写,再加上手腕要一直用力,所以要经常歇歇,不然这手腕和肩膀都是吃不消的。

    过了小半个时辰,福嬷嬷这才送上了一杯香茗,提醒自家主子歇歇神。

    而乌拉那拉氏的性子又要强,平日里一日总是要抄上两卷佛经,这一写就是小一天,这年岁还不大,这身上便已经不太康泰,再加上当年生产弘晖的时候,伤了元气,刮风下雨的日子里,这就更难过了。

    福嬷嬷是自小就看着乌拉那拉氏长大的嬷嬷,对待乌拉那拉氏的感情,比起乌拉那拉氏的生母也不差分毫,每每瞧见乌拉那拉氏浑身不适,却仍然忍着不说的样子,这心里头就酸涩不已,但是自家主子又是这么个性子,只能经常提醒主子注意休息了。

    乌拉那拉氏一直写完了一篇大字,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微微转动了下已经僵硬的手腕,端过了一旁仍然温着的茶水,微抿了一口,柔声问道:“嬷嬷,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卯时三刻了!”福嬷嬷瞧了瞧外面的天色,轻声答道。

    乌拉那拉氏微微颔首,坐下了身子,半倚在了太师椅上,福嬷嬷知道自家主子这又是疲了,忙上前给主子松着肩。

    过了一刻钟,乌拉那拉氏这才反手轻轻拍了拍福嬷嬷的手背,吩咐丫鬟送上热水和帕子,起身洗净了手上的墨迹,又有丫鬟捧着妆匣和梳头的家伙式儿过来,伺候着乌拉那拉氏重新上了妆,这才唤进了已经在厢房里喝茶的几个侧福晋和格格们。

    Ps:绾心一定不告诉你们绾心今个儿做了一件特别蠢的事情,把星期二当成了周末过,一直睡到中午才爬起来,连忙跑到单位,被领导一通狠虐。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

    撒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