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脸红

    玉清见尔芙一脸囧囧的样子,只当尔芙是在伤心四爷没来,忙福了福身,出去交代赵德柱去膳房取些开胃的东西,生怕尔芙心里头烦闷,不思饮食。

    尔芙只当四爷不回来了,便让人取下了头上坠得头皮疼的发饰,简单的梳上了两条麻花辫,倚靠在了迎背靠枕上,悠闲的翻起了话本子。

    赵德柱出身内务府,刚才张明生来的时候,自然也听见了那么一耳朵,忙矮了矮身子,一路小跑的往膳房跑去。

    过了片刻,赵德柱便提了两个大食盒出了膳房,刚拐过弯,便遇到了东小院的太监孙子珍,孙子珍那小人得志的样子,阴阳怪气的挤兑人的话,让赵德柱憋了一肚子火,可是一想自家主子到底是刚刚进府,地位并不稳固,也只能冲着孙子珍的背影,狠狠的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真孙子”,脚步匆匆的回了西小院。

    玉清忙让人在堂上摆好了饭桌,又将食盒里的饭菜摆放好,这才扶着尔芙走出了东次间。

    尔芙扫了一眼桌上,只见几道精致的炒菜里都掺进了辣椒丝、干辣椒末,另外还有一盆西红柿豆腐汤,酸辣气冲进了鼻子,尔芙便不自觉的流起了口水。

    玉清忙添了一碗粳米饭,送到了尔芙跟前,尔芙也是笑吟吟的接过了筷子,可是筷子夹着的鱼香肉丝还没送到嘴里,外面便传来了一道尖细的声音。

    “快去通知你家主子,四爷过来了!”

    玉清等人面上一喜,尔芙却再一次的哀嚎了起来,更加暗骂四爷不知道守时,晚膳的时辰都过了才过来,而自己早已经将头发梳成了辫子,这不是存心让自己犯错么!

    果不其然,玉清等人也注意到了尔芙那油光水亮的大辫子,忙拉着尔芙往内室里走。

    尔芙只能扯了扯袖子,说道:“别忙活了,我这头皮还疼着呢,就这个样子吧!”

    玉清有心争辩几句,可是外面已经想起了脚步声。

    门口挂着的软缎帘子,被丫鬟撩起,四爷胤禛穿着墨色长袍,外罩着一件暗黄色的团纹对襟盘口马褂迈步走进了房间。

    尔芙只能无比哀怨的瞧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福身行礼,道:“妾身恭迎四爷,四爷吉祥!”

    胤禛扫了一眼下首半跪着的尔芙,轻哼了一声,甩着袖子往睡房走去。

    尔芙傻乎乎的瞅了一眼玉清,见玉清上前搀扶自己,这才缓缓起身,便想往饭桌走。

    玉清一瞧,便知道这位主子早就忘记了规矩,忙拦住了尔芙,对着还敞着门的内室指了指,扶着尔芙往内室走去。

    尔芙这才意识到,四爷驾到,自己不单单要跪迎,还需要上前去伺候对方洗漱,忙踩着花盆底,一通哒哒哒的走进了内室。

    四爷也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榻上,正满脸不耐烦的瞧着尔芙主仆,尔芙被四爷看得后背发麻,缩了缩脖子,走到了屏风后,指挥着丫鬟们兑好水,这才走出了屏风后的净室。

    铜盆、梳头家伙式儿,自然有丫鬟们端着,尔芙只需要将丫鬟们绞好的帕子,送到四爷眼前,再递上漱口的清茶,这活儿就算完了。

    可是出身现代的尔芙,看着自家的夫君,这幅理所当然等着自己个儿伺候的样子,心里头还是一阵阵的委屈,奈何皇权至上,尔芙也只能低眉顺眼的伺候着,只是因为业务不熟练,不小心的打湿了四爷的衣服。

    四爷这次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房间里伺候的丫鬟们身子都低了三分,尔芙倒是仿佛反应迟钝一般,一边讪笑着送上了干净的帕子,一边让玉清找出了一套干净的衣袍。

    衣袍被撒了水要换下来,四爷也便起了身,直接走进了净室,尔芙忙跟了上去,而四爷已经麻利的扯下了身上的衣袍,正半裸着身子,擦拭着身上的细汗。

    尔芙脸上一红,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四爷的人鱼线和腹肌,猛烈的吞着口水,却不知道走出去避一避。

    四爷被尔芙的反应,逗得心里头一松,将手里头的帕子送到了尔芙手里头,便转过了身子,等着尔芙伺候,尔芙这次倒是机灵,学着小时候老妈给自己擦背的样子,一下下的擦着,感觉着手下男子那有些坚硬的后背,心猿意马的继续吞口水。

    简单的洗漱,四爷倒是洗净了身上的汗珠,可是尔芙却是被羞得(色/诱)的满脸通红、心跳加速,活脱脱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跟在了四爷身后。

    玉清也已经准备出了一套细棉布的中衣和一身紫蓝色的长袍,双手捧着,站到了尔芙跟前。

    尔芙再一次的发了发愣,拿着那系带子的中衣,瞧着四爷伸胳膊、跨立的样子,狠吞了一口口水,强装镇定的走上前,颤抖着双手往四爷身上套了过去,又捏着那中衣内侧的两条带子,生怕碰到四爷身子,松松垮垮的系了一个蝴蝶结,又麻利的系好了外面的两条带子,这才浅浅的吐出了一口气。

    四爷瞧着那两个歪歪斜斜的蝴蝶结,再瞧着尔芙那好像拆炸弹一般的样子,不露分毫的勾了勾唇角,继续板着脸看着。

    穿好了中衣,尔芙便觉得这任务完成了一大半,毕竟不需要再看见四爷那完美的让人嫉妒的身材,麻利的取过了那件紫蓝色的长袍,卖力的伸着胳膊将长袍披在了四爷身上。

    这清朝的长袍,已经和现代的那些说相声穿的长衫差不多,只是料子要好许多,绣工也精致许多。

    而喜欢听相声的尔芙倒是明白这长袍怎么穿,只是这西小院预备的都是针线上做出的新衣,那盘扣和扣子都是严丝合缝,紧得不行,鎏金的雕花扣子又都是圆圆的,尔芙又因为太过接近雄性荷尔蒙旺盛的四爷跟前,这额头上、手心里早已经是一层汗,弄了好半天,才将那几个扣子系好,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反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