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软玉在怀

    四爷胤禛俯身看着身下的女子,只见尔芙面带绯红,睫毛微微颤抖,在眼下打上了一圈阴影,嫣红的唇瓣,因为刚刚的激吻,略有些肿起,耳尖近似透明,一双葱白似的小手,无意识的抓着身下的床褥,原本梳得光滑的长发,散落下了几丝碎发,挡在腮边,乌黑与粉白成为了最鲜明的对比。

    尔芙闭着眼睛,略带着几分期许的等待了好一会儿后,也不见身上的四爷有动作,有些不解的睁开了眼眸,便瞧见四爷有些看呆了的眼神,也便静静的欣赏起了男子。

    棱角分明的脸庞,一双剑眉浓黑,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上,两撇修剪精致的青须,上下蠕动着的喉结,半眯着的眼睛,如深海一般摄人魂魄。

    四爷自然也发现了身下小人儿睁开了双眸,瞧着尔芙那乌溜溜的大眼睛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让四爷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尔芙嫣然一笑,让四爷福身吻住了尔芙的唇瓣和耳垂,尔芙那灵动的眼神,立马又罩上了一层水雾。

    长吻过后,尔芙气喘得滚到了床的最里面,四爷笑的邪魅,声音略微有些嘶哑的说道:“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

    “你胡说……”脸红红的尔芙,娇嗔的说道。

    四爷爽朗的笑了笑,迈步走下了拔步床,吩咐丫鬟们进来伺候洗漱,走到了屏风后头。

    尔芙听着屏风后的水声,一想到其他女人的手,正在他身上游走,心里头便涌起了一抹酸涩,有些失神的靠在床围柱上,单手拂过了还残存着四爷味道的唇瓣。

    重新洗漱好的四爷,穿着松垮的中衣,坐在了外间的炕上,脚下踩着一个深深的木盆,尔芙瞧着站在四爷身旁的玉兰,压下了心底的醋意,也转身走进了屏风后头的耳房洗漱了。

    桐木雕桂花簇簇的铜箍子浴桶里,大半桶温热的水里,飘着一片片新鲜的花瓣,尔芙褪去了身上的旗袍,扶着玉清的手背,迈步走进了浴桶,全身浸泡在了水中。

    温热的水,带走了尔芙心中的酸涩,也带走了尔芙那一丝迷恋,闭目想着她的未来。

    冷情、严肃、暴躁……

    似乎所有反面词汇都是这位四爷的标签,而尔芙见到的四爷,却是一个完美到了极点的男子,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似乎连性子也格外的暖男,尔芙很想沉迷其中,但是一想到那某度娘显示的搜索资料,尔芙就有些怕怕的。

    尔芙更怕,怕她会彻底的爱上四爷,怕她会要求他为她守身如玉,怕他会因为厌烦而舍弃她,而她到时候该如何自处。

    康熙四十年,距离四爷成为皇帝,还需要二十年,再过二十年,她便是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了,她没有了年轻姣好的面容,没有古代女子独有的温柔贤惠,也不明白宅斗、宫斗的阴私,到时候只怕会落个无比凄惨的下场吧。

    也许这些,并不能让尔芙退去,可是原主入梦提醒的话,却如一把悬在她头顶的利刃一般,她不敢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生活,她不想现代的父母双亲和哥哥消失,她该如何选择。

    八月十六的天,不再如夏天一般炙热,相反日落后,房间里还带着一丝寒冷,尔芙也不知道是被心中所想寒心,还是被渐凉的洗澡水着了皮肤,尔芙醒过了神,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甩掉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打定主意,跟随本心。

    玉清一直注意着正在出神的主子,瞧见主子有了动作,忙上前说道:“主子,可是要起来了!”

    尔芙随意的点了点头,迈步走出了浴桶,在雕刻着团纹的青玉地砖上,留下了一个个湿漉漉的脚印。

    玉清捧着宽大的细棉布毛巾,拭去了尔芙身上的点点水珠,又将尔芙那湿哒哒的头发用布包好,玉洁这才上前,伺候着尔芙穿上了一身粉红色的细棉布中衣,扶着尔芙走出了耳房。

    内室里,四爷早已经踩着一双软底的缎面鞋,坐在了大床边。

    尔芙带着淡淡的花香,缓步走出了耳房,坐在了妆台前,玉洁和玉清手里拿着细棉布一缕缕的擦拭着尔芙的湿发。

    片刻,尔芙那一头长发,便让两个丫鬟擦了个半干,玉清刚要为尔芙重新绾发,四爷便放下了手里头的书卷,说道:“天黑了,别梳了……”

    玉清忙放下了手里头的白玉镂空雕湖边夜色扁方,几个丫鬟行了个万福,便退出了房间,更是体贴的关好了碧纱橱。

    尔芙坐在妆台前,有些慌张的捏着衣角,四爷便笑着起身,来到了尔芙跟前,牵住了尔芙那有些冰凉的小手,语气温柔的说道:“这如今入秋了,夜里头冷,你这么不小心身子,也不怕着了凉!”

    说着,四爷便领着尔芙回到了床边,两人肩并着肩,坐在床边,尔芙面上红彤彤的,只是傻傻的点了点头。

    四爷闻着来自尔芙身上的幽香,只觉得身下一紧,再一想到尔芙才刚刚十四岁,瞧着尔芙纤弱的腰肢,只能屏息念着心经,平心静气,可是尔芙哪知道四爷此时如欲火焚身一般的痛苦,听着身边人越来越微弱的呼吸,有些好奇的回过了头,见四爷正半闭着眼睛,嘴巴微微起合,摆了摆手,说道:“爷,您瞧这天色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就安置了呢!”

    “嗯……”四爷被尔芙扰得再也念不下去了,微微应了个声。

    得到了四爷的恩准,尔芙立马就甩掉了脚上的绣花鞋,爬到了床上,麻利的扯过了一旁的被子,围住了她那已经发育好了的小身子,一副防备色狼的样子。

    尔芙半眯着眼睛,一面期待着四爷的亲近,一面不想四爷接近,一面又不想自己太过不矜持,四爷被尔芙的小动作逗得一笑。

    细微的笑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尔芙的脸再一次腾起了一片火红,只能闭着眼睛装睡。

    四爷也没有拖着尔芙说那些让她害羞的话题,吹灭了床边的烛火,反手熟练的勾下了床边的瓜瓞绵绵的暗红色轻纱床幔,拉过了另外一条被子,躺下了身子。

    床幔内的空间里,两个人听着彼此的呼吸,尔芙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四爷再一次的扶额问天,认命的闭起了眼睛默念心经,平心静气,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耳边的呼吸声,变得绵长,尔芙才静悄悄的睁开了眼睛,原来尔芙刚刚并没有入睡,而是因为这样与陌生男子同床共枕的感觉,真是太过陌生,让尔芙不自觉的装睡了起来,而且尔芙这装睡的功夫也不是一般般的,当年为了逃避老爹老妈的碎碎念折磨,特地修炼出的一手绝活。

    当年尔芙凭借着这手装睡的工夫,成功逃过了无数次老爹老娘的折磨,连自小看着她长大的老爸老妈都能瞒过,何况是这位第一次见尔芙睡觉的四爷呢!

    尔芙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嗅着四爷身上的松香味道,感受着四爷那绵长细柔的呼吸声,慢慢的撑起了身子,借着外面皎洁明亮的月光,欣赏起了四爷的睡容。

    只见四爷那长而浓密的睫毛,弯弯的上翘,眉心蹙起,嘴唇微抿,被子盖到胸口的位置,两只纤长的手掌交叠放在胸口,双腿平伸,如一尊最完美的雕像一般。

    尔芙瞧着四爷眉心的褶皱,如被鬼迷了心一般,伸手抚过四爷眉心的褶皱,心疼的暗道:四爷连睡觉都蹙着眉头,想必日子过得也很艰难,人人都只瞧见四爷圈禁了兄弟,可有没有人真的看到了他的一生,他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尔芙相信他绝不是史书上所说的阴晴不定、暴虐的皇帝。

    想着,尔芙浅浅的吻了吻四爷的俊脸,便拉开了四爷的胳膊,放在了枕头旁,略带着几分害羞的靠在了四爷的胸口,一只手搭在了四爷的腰间,闭着眼睛进入了梦乡,而被尔芙观察了好一会儿的四爷却睁开了眼睛。

    原来刚刚尔芙刚刚撑起身子的时候,一向浅眠的四爷便醒了过来,。只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四爷才一直闭着眼睛,没想到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居然伸手到了自己脸上……

    那心疼的眼神,让四爷闭着眼睛都不能忽略掉,最后更是拖着自己的胳膊,躺了上去。

    尔芙这丫头倒不是有心骚扰四爷,也不是想要诱惑四爷,而是觉得如此美男躺在身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对方也不知道,这才壮着胆子吻了上去,躺在了美男怀里。

    软玉在怀,四爷却觉得心里头格外的安宁,没有半点情欲的转身将尔芙抱了个结实,进入了梦乡。

    两人一夜无话……

    晨起寅时初,四爷的生物钟准时提醒四爷睁开了眼睛,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自己被窝,正在怀里头睡得如猫儿一般慵懒的小人儿,浅浅吻上了尔芙的脑门,动作轻柔的收回了手臂,小心的掖了掖被角,这才轻手轻脚地起身掀起了床幔,取过了昨天晚上才换上的那身袍子,踮着脚尖来到了碧纱橱旁。四爷推开了碧纱橱后,还有些担心吵醒了床上酣睡的小人儿,特地回头瞧了一眼,见尔芙并没有醒来,这才轻轻的关紧了碧纱橱,踹了一脚正靠着门边打憩的苏培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recom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